书阁网 > 明末工程师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强军
九月三日,李植整军出发,援剿流贼。
  
  这次李植率领一万六千大军南征,麾下郑开成、李老四、钟峰随军出征。李兴依旧是留守范家庄,他从四个团各抽取一千兵马,率领合计四千兵马守卫后方范家庄。
  
  大军出征需要粮草补给。按大明的规矩,这粮草一般是出征地解决一部分,内地经过的各州县解决一部分。但李植实在对大明朝内陆省份的官僚没有信心,担心到了内地大明官员们拒绝给大军补给。
  
  到时候为了粮草攻打州县就不好看了。
  
  李植干脆一口气雇佣了六千辎重民夫,带上了足够大军食用五个月的粮食。
  
  这些辎重农夫每人管理一架双马马车,车上可以装几百斤粮食辎重。李植这些年缴获了几万匹军马,有足够的驮马,装备六千两双马马车绰绰有余。除了粮食,辎重车还装有铁锅、帐篷等行军必需之物。辎重车行军时候列在军阵内部,受到保护。士兵们的盔甲、武器和被褥等物品也可以放在辎重车上。
  
  这次出征,李植给辎重民夫每个月二两五钱的月钱。辎重车不需要上阵厮杀,李植历次出征从来没死过辎重民夫。听到李植用这么高的月钱招人,应募者如云。李植从几万应募者中选出了身体强壮的六千人,充为民夫。
  
  当天,一万六千虎贲师士兵和六千民夫整装待发,站立在范家庄城南等待大都督的到来。士兵们的亲人们都来看士兵出征,范家庄附近的几万百姓挤到范家庄城南送大军。不过大家对虎贲师的战力有信心,觉得打流贼一定是能战而胜之的,情绪都十分轻松。
  
  天津城中,李植穿戴白漆鳞甲,在房间里和崔合告别。
  
  崔合咬着嘴唇问道:“这次也能打赢吧?”
  
  李植笑道:“肯定能打赢的,放心吧。”
  
  崔合脸上一喜,把一点点大的女儿抱给李植,说道:“给你抱一下。”
  
  李植接过女儿,摸了摸女儿的小脸蛋,说道:“我家女儿真好看,长得像娘亲。”
  
  崔合看了看李植,把女儿抢回来,说道:“不给你抱了,你太疼她就不疼我了!”
  
  李植笑了笑,捏了捏崔合的脸,不再多说。
  
  一甩披风,李植走出了总兵府,跨上了御赐的骏马踏风,带领等在外面的郑开成等人出城往范家庄行去。
  
  李植走出天津城西门时候,城门上锣鼓大作,天津守军欢送大都督出征剿贼。那负责天津城防的天津守备因为上次李植抓拿查登备时候任李植随意进出天津城,被李植高看了一眼。那守备深受鼓舞,此时在城门上摆出锣鼓队送李植,希望能让大都督高兴。
  
  说不定大都督一高兴,报功时候给自己添一笔,自己就要升官了。
  
  天津新任巡抚李继贞率领天津文武官员齐聚城门之外,为太保李植南征送行。李植所部的战斗力大家都知道,没人怀疑李植打不过流贼。如今天津上下都知道此战后李植身份还会提高,再没有人有和李植对抗之心。
  
  那李继贞新来乍到,更没有抗衡李植的能力。他听说了上一任巡抚查登备的下场,处处以对上官的礼仪对待李植。
  
  李继贞看到李植骑行过来,大喊一声:
  
  “祝大都督马到功成!”
  
  其他官员纷纷喊道:“祝大都督大获全胜!”
  
  “祝太保大人大破流贼!”
  
  李植笑了笑,懒得和这些大明官员们客套,骑马从天津官员们前面骑了过去。那些官员们也不在乎李植的冷淡姿态,纷纷抱拳拱手,朝李植作揖行礼。
  
  李植行到范家庄城南,一万六千大军已经等了很久了。大军见到统帅来了,齐声高喊:
  
  “万胜!”
  
  “万胜!”
  
  李植点了点头,一挥手,喊道:“出征!”
  
  一万六千大兵齐声高喊:“虎!”
  
  那一声“虎”发得极为整齐,一万六千个声音汇成了一个声响,气势夺人。看得跟着李植身后的黄公公身子一抖。
  
  在亲人们的目光中,一万六千大军开拔,放出一千侦查斥候,沿官道朝南方开去。
  
  一直跟着李植的黄公公看到李植终于发兵,长舒了一口气。他不再耽搁,便和李植告辞,往京城去报信了。
  
  ####
  
  大军一路向南,日行四十里。走了两个月,到达了襄阳地界。
  
  大军还没到达襄阳城,距离城中还有十里,就看到几千乡亲父老迎在道路两侧,欢迎李植的援剿大军。几个锣鼓队沿着官道排列,看到李植的大军到来,敲锣打鼓迎接虎贲师。又有壮汉扛着刚杀的猪羊等在路边,显然是准备犒劳援军的。
  
  离城十里,“武英殿大学士,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平寇督师,赐尚方宝剑”杨嗣昌率领襄阳城中文武官员,站在官道上等待李植的到来。
  
  杨嗣昌等了一会儿,便看到锣鼓队的响声中,一支雄军迈着整齐的步伐,朝自己这边开来。
  
  这支雄军的士兵身上都穿戴着红色的简练军装,那军装和明军的鸳鸯战袄不同,是用纽扣扣住两襟的。军装的袖口都很小,看上去十分精神。士卒的军装是红色的,军官则是深红色。
  
  此时是秋天,天气微凉,将士们的军服都是两层棉布织就的长袖。显然,这支装备精良的部队还有冬装、夏装。士卒们脚上都穿着一种长筒皮靴,那皮靴一看就十分坚固耐用,适合长途行军。
  
  士兵们此时在行军,并没有穿铠甲。但杨嗣昌眼尖,看到这支兵马的辎重车上绑着一件又一件的盔甲。有的盔甲是一种杨嗣昌没见过的胸甲:那些胸甲没有鳞片,整体锻造成型,看上去像是明光铠的护心镜,但又比护心镜大,显然能够护住整个上身。看那些胸甲寒光闪闪的样子,杨嗣昌怀疑那些胸甲是钢甲而不是铁甲。
  
  而这些胸甲旁边,还绑着同样寒光闪闪的护臂、护肩和裙甲。显然这些盔甲组合起来是一套套全身甲,能够护住全身。
  
  杨嗣昌戎马几十年,还从没见过一支大明军队批量装备这么精良的钢甲。大明的边军一般都装备镶铁片绵甲,内地的官军甚至连绵甲都没有。从来没听说哪支官军用钢甲武装士卒的。穿这样钢甲厮杀的士兵,要有多强悍?
  
  除了这种钢甲,杨嗣昌还在辎重车上看到大量的锁子甲,比那种全身钢甲更多。那些锁子甲的样子更让杨嗣昌心里一抖——杨嗣昌认得这些锁子甲的制式,这不是明军的锁子甲,这全是从鞑子那里缴获的锁子甲!
  
  要杀多少鞑子,才能缴获这么多锁子甲?
  
  杨嗣昌看着李植的兵马,脸色发白。我大明,竟有这样一支绝无仅有的强军。(未完待续。)
  
  
  :。:

看过《明末工程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