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明末工程师 > 第三百四十章 天津一镇

第三百四十章 天津一镇

  转眼,已是崇祯十三年七月。『天籁小说Ww『W.⒉

  乾清宫内,盛夏的热浪席卷各处。一个小太监正举着大扇子为朱由检摇扇祛暑。但朱由检的脸上,却是一片铁青,仿佛挂着寒冰。

  朱由检手上握着杨嗣昌从襄阳来的塘报。虽然杨嗣昌在那塘报里百般辩护,却依旧掩饰不了连番大败的局面。

  张献忠败了两场后,蛰伏在兴归山中,逐渐收拢溃卒恢复了实力。在张献忠最脆弱的这几个月,左良玉、贺人龙等明军将领养贼自重,只在山外坐视,没有一支官军真正深入深山歼灭张献忠。

  六月,张献忠在大山中休养了两个月后,杀了出来,往四川攻去。与此同时,在大山外包围张献忠的官军却是莫名其妙地士气低迷,疫疾横行。张献忠的贼军仿佛下山猛虎,在川东楚西的两省交界处大杀八方。

  六月初九,张献忠在川东的土地岭大败京营总兵张应元,副将汪云凤部,全歼五千余官兵,斩副将汪云凤。

  六月十七,张献忠乘胜攻击驻守黄泥隘,竹菌坪的四川总兵秦良玉和四川副将张令。久有勇名的张令在战场上被弩箭射死,三万官军大溃。秦良玉收拢溃兵再战,官兵又溃。秦良玉只身一人逃往重庆。

  六月二十六日,张献忠装作粮饷不足,以计谋将四川巡抚邵捷春诱入深山。邵捷春一入山,伏兵四起,他新募集的两万新兵被几万流贼团团包围,几乎被全歼。邵捷春力战不敌,战死于军中。

  短短一个月,杨嗣昌夸口一片大好克期平贼的局势就变得一片狼藉。官军十万大军转眼间就被张献忠歼灭五万。官军战死巡抚一人,副将二人。杨嗣昌企图在楚、蜀交界地带歼灭张献忠的“专剿”“圆盘”计划,化为泡影。

  大明天子朱由检上个月还沉浸在流贼已灭,中原太平的幻想中,给杨嗣昌和讨贼诸将大肆封官封赏。此时一下子被残酷的现实狠狠击碎了幻想,不禁有些恼怒。

  朱由检吸了口气,试图压住心里的怒火。他抬起头,只直愣愣地看着乾清宫的屋顶。

  好久,沉默了好久的朱由检才冷冷说道:

  “杨嗣昌所谓十面张网,就是加税增兵。所谓亲自督师,就是增兵围剿。如今十万大军包围几万人的张献忠,却无论如何都拿不下!反而被张献忠各个击破,十万人转眼就折了五万多。”

  “枉朕那时如此信任他,引他为入阁封相...”

  “如今秦良玉已败,左良玉、贺人龙都不听他调度,坐视献贼攻击官军,各不相救。杨嗣昌还怎么剿贼?”

  “这杨嗣昌,当真是个蠢才!”

  朱由检说完这话,就啪一声把手拍在了御案上,然后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王承恩小心地看着朱由检的脸色,说道:“圣上,张献忠这是要入蜀啊!张献忠一旦入蜀,怕是要愈做大,没有兵马能拦得住他了。”

  朱由检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王承恩又说道:“圣上,事到如今,只有调李植的兵马平贼了!”

  朱由检身子一摇,似乎听到了最不想听的话。

  王承恩说道:“圣上,再不用李植,恐怕张献忠要压不住了!”

  朱由检睁开了眼睛,看着王承恩。

  许久,朱由检才冷冷说道:“不是朕不知道李植兵马强盛,实在是不敢用。”

  “那李植击退东奴立功后如此跋扈,已经要私自杀天津巡抚了。若是让李植平灭了张献忠,朕拿什么赏他?封爵么?若是封了伯,他要骄纵到什么程度?恐怕天津诸官在他面前一个不字都不敢说。”

  “朕这一年来有心不用李植,就是害怕李植再立新功,把天津变为国中之国。”

  王承恩愣了愣,没有说话。

  朱由检站了起来,背着手在乾清宫中来回走动。

  “如今东奴又在攻打锦州,蓟辽的兵马都被牵制不得动弹...”

  “十万多大军围剿张献忠,当真是不少了。然而这一群文官武将一个个束手无策。难道除了李植就无人可用了么?那么多总兵,那么多巡抚围剿,就连一个张献忠都平灭不了?”

  王承恩咬了咬牙,说道:“圣上,事到如今只能那个调李植平贼了。宁愿以天津一镇付李植,也好过让整个川蜀被张献忠蹂躏啊!”

  朱由检听到这话愣了愣,停下了脚步。

  王承恩说道:“圣上,李植再跋扈也只是个藩阀,并无反心。若是让献贼做大,那可是见谁杀谁,要一路杀到京城来的啊。”

  “而且闯贼李自成如今也破围而出突入河南,不知道要掀起多大的风雨。剿贼的兵马都在湖广,中原十分空虚。若是不尽快平定献贼,恐怕整个中原都再无宁日。”

  朱由检站在乾清宫中间,看着宫外那层层叠叠的飞檐斗拱,没有说话。

  王承恩不敢再多说,弯着腰小心地陪在一边,等待天子做定夺。

  许久,朱由检开口说道:“王承恩,你说的有道理。宁以天津一镇付李植,不能把中原川蜀全部交给流贼蹂躏。”

  “传旨,让李植带兵入蜀,平灭张献忠!”

  ####

  天津总兵府内,李植摸着崔合的大肚子,笑道:“再过一个月,就要生了呢!”

  崔合瘪嘴说道:“她老在肚子里踢我?”

  李植笑道:“他踢你疼不疼?”

  崔合挽着李植的胳臂,瘪着嘴说道:“有时候疼,有时候不疼。”

  李植俯身贴着崔合的肚子,说道:“给我听一听。”

  李植正在那里要听胎儿的声音,却被床下面跑个不停哇哇乱叫的儿子李欢吵到了,听不清崔合肚子里的声音。

  李植朝儿子喝道:“李欢,不要吵闹!”

  李欢睁着大眼睛看着父亲,大声说道:“我要吃糖!”

  “吃什么糖?”

  “状元糖!”

  李植无奈地从桌子上拿了一块状元糖给李欢,说道:“不准再吵了!”

  李欢志得意满的接过状元糖,一把就塞进了嘴巴里。

  李植这才俯身到崔合肚子上,仔细听了一会。

  “哈哈,我听到了!她在动!”(未完待续。)

看过《明末工程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