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明末工程师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跋扈

  川楚交界的夔州城外,左良玉的中军大帐里,左良玉看着张献忠的信使,脸上阴晴不定。
  此前,张献忠在玛瑙山和何家坪接连大败于官军,张献忠只能带领几千人突围逃窜入川楚交界的兴归山中。如今,张献忠已成苟延残喘之势,只要左良玉施以铁拳入山剿贼,张献忠恐怕就要大难临头。
  此前玛瑙山之战,张献忠占据玛瑙山固守,本想以逸待劳击败官军。谁知道官军左良玉、贺人龙和郑崇俭等将帅团结一心,迎着张献忠山上的工事猛攻。官军不但团结,还收买了投诚的流贼刘国能伪装成给张献忠运粮的农民,在张献忠军阵中大肆放火,里外夹击张献忠。
  官军那时内外合围,差一点就阵斩了张献忠。
  张献忠率领几千精锐,冒死突阵,从官军包围的薄弱处冲了出来。而张献忠麾下的其他人马,就全部被官军围歼了。
  张献忠麾下的扫地王曹威,白马邓天王等全部被官军斩杀。飞山虎、过天龙、扒山虎,走山飞、过天蟒、钻天鹞、上得天、下得海、展翅飞、霍宗等先后被俘。张献忠的妻子被俘后被官军杀死,张献忠八岁的儿子被俘后自刎。张献忠另外两个妾也被俘,军师徐以显、潘独鳌也在水石坝被俘。
  献军的一万多骡马,全部被官军夺取。张献忠的印信,虎符,金鞭等,全部落入官军手中。张献忠几万人的大军,几乎全军覆没。
  不仅如此,张献忠从玛瑙山突围后,在何家坪迎战官军四川副将张令的时候,又被官军包围。左良玉、贺人龙等再率十万大军包围张献忠。张献忠抵挡不住,率军再次突围逃跑,从此躲入了兴归山中,收拢人马蛰伏不出。
  消息传到京城,天子大喜过望,进杨嗣昌太子太保,进左良玉太子少保,发御前赏功银一万两,再发五万金,锦帛千端为军赏,期望官军能一鼓而下,擒拿张献忠。
  此时的流贼陷于低谷,不但张献忠躲入深山中,李自成也躲在山里面。李自成被官军围于鱼腹山中,军中将领许多人都出降于官军,李自成弹尽粮绝,差一点就自尽了。
  只要拿下张献忠,可以说天下就再无大贼。就算李自成再突围而出,追剿张献忠的大军汇合追剿李自成的大军齐攻李自成,那李自成也绝无生路。
  兴归山位于川楚交界一带,说起来是易守难攻的雄山峻岭。然而此时献军一败再败,对阵官军时候已经毫无士气。围剿张献忠的官军中最能战的是左良玉部,献军最怕左良玉。只要左良玉用心搜山攻打,张献忠是插翅难飞,只有被杀被俘一个结局。
  然而在此关键时刻,左良玉动摇了。
  左良玉这些年来极为跋扈,无论带兵经过哪里,他都是纵兵大掠,劫掠钱财妇女,作风和流贼几乎没有区别。正是因为有纵兵劫掠的收益,才让左良玉的兵马士气高昂敢战能战。
  杨嗣昌作为剿贼总督,对左良玉是不得不用,却又十分不满,处处猜疑,一心想削弱左良玉。
  左良玉是援剿总兵,挂平贼将军印。明代的宣府总兵、辽东总兵、援剿总兵等总兵有将军号,称为镇朔将军、征虏将军、平贼将军等。这些有将军称号的总兵地位高于一般的总兵。
  左良玉挂平贼将军号,战时可以节制其他总兵。
  杨嗣昌为了削弱左良玉,此前和贺人龙说,只要贺人龙敢战,就让贺人龙取代左良玉的地位。
  然而玛瑙山,何家坪大捷后,左良玉连取大功,杨嗣昌又改变了主意,想留下左良玉。贺人龙羞愤之下,把杨嗣昌的话说给了左良玉听。左良玉从此每日猜忌杨嗣昌,处处保存实力,不敢搜山死战。
  张献忠显然感觉到了这一点,决定再加一把火,便派使者来游说左良玉。
  此时在夔州城外,左良玉的中军大帐里,张献忠的使者就跪在左良玉面前,侃侃说道:“将军骄纵已久,屡屡不听帅令,又在多地四出劫掠。杨阁部久有不满。如今因为我家大帅张献忠在,所以杨阁部才重用左将军。若是我家大帅不在了,左将军的祸不久矣。”
  听了这个使者的话,左良玉脸上由白转红,又由红转白,许久都没有说话。
  那个使者看着左良玉的脸色,知道火候已到,再不多说,拱手退出了左良玉的营帐中。
  左良玉坐在大帐中,看着帐外的兵马,一动不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左良玉的部将赵柱走入了大帐,问道:“大帅,明日我率三千人入山搜贼,大帅有什么要交代的么?”
  左良玉看了看赵柱,说道:“明天不入山搜贼了!”
  赵柱愣了愣,有些反应不过来,问道:“不搜山了?”顿了顿,赵柱拱手说道:“大帅,献贼已是强弩之末,我部再加一点力,献贼就要灰飞烟灭,此时是最好的时机。”
  左良玉淡淡说道:“这段时间多雨,搜山作战太艰难,待雨季过了之后,再做打算!”
  赵柱张了张嘴巴,觉得左良玉这命令有些不可思议,却又不敢多问。
  ####
  五月十三日,李植带着郑晖和亲卫骑马走在新竹的新田边,看着正在田里播种育秧的农民们,心情愉快。
  高立功在浙江太平县联系了两千户种稻老农后,李植便派船把他们接了过来。如今这七千户太平县老农和八千户天津农民按照每成丁或壮女二十亩的配额,栽种刚刚修好灌溉渠的七万多亩水田,是新竹的第一批农民。
  高立功还在福建联系了一批耕牛,李植用轮船运到了新竹,借给了农民们。
  此时农民种的是晚稻,五月播种,预计十月底收获。新竹这里烧出厚厚一层草木灰的新田极肥,若是管理得当,估计这一季稻子就有每亩一石五斗的收成。虽然今年这些水田只能种一季,收成也远超天津的旱田。

看过《明末工程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