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明末工程师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盖伦船
    二副符尔堡凑上来说道:“船长,这是明国总兵李植的舰队,他们一直往福尔摩沙北部的殖民地运送农民。他们船上全是农民没有水兵,无法接舷战,所以只能用大炮对准我们,想用炮战分出胜负。”
  
      大副卡隆说道:“对!他们的船上只有农民没有水兵。我们冲上去接舷战把他们的船缴获了!研究研究他们的船为什么不需要风帆!”
  
      福雷斯顿点了点头。
  
      虽然在一月份进攻新竹时候被郑晖打死三百多人,但福雷斯顿这几个月在福尔摩沙西部劫掠成果颇丰。巴达维亚的联合东印度公司总部对福雷斯顿颇为重视,三月份时候给福雷斯顿补充了人手。总部给他补充了三百士气高昂的尼德兰水兵和两百名强壮的爪哇水兵。
  
      如今福雷斯顿九艘船上有一千二百名水兵。如果和对面只载有农民的明国船只接舷战,福雷斯顿相信自己一定能战而胜之。
  
      至于李植的大炮,福雷斯顿没有太放在心上。这个时代的战船虽然都配备了大量火炮,但起决定性作用的往往还是跳帮战。相信在自己的船队跳帮作战之前,敌人的大炮最多在联合舰队的船只上打几个洞。
  
      “传令下去!所有船只往敌方舰队冲去,争取接舷战!”
  
      传令兵在旗舰的桅杆上挂上了五颜六色的令旗,通过旗语把福雷斯顿的命令传到了其他八艘战舰上。九艘战舰挂满了帆,对准了李植列在前排的八艘炮舰,准备冲上来肉搏。
  
      借着南风,尼德兰人的船开得很快,起码有七、八节的速度。一艘十八门火炮的盖伦船冲在最前面,直接往李植的旗舰新星号冲来。
  
      李植的八艘炮舰装弹装药,准备射击。
  
      炮手们用药勺在火药桶里抓一把发射药,把发射药倒入炮膛。接着炮手用木舂舂实火药,放入开花弹弹丸,然后再舂实一次;完成装弹后炮手们把炮口推出炮孔,炮手在大炮尾端的火门处倒入少许火药作为击发药。
  
      荷兰人的九艘帆船排成一条线冲过来,各船之间距离不过百米。最前面的盖伦船距离新星号三里,二里,一里,李植的新星号开火了。
  
      炮长们调整炮口瞄准了冲过来的盖伦船,猛地一拉燧发击发器,用燧石点燃了火门上的黑火药。火花瞬间就蔓延进了大炮底部,点燃了那里面的黑火药。黑火药轰一声炸开,化作了火焰和烟雾,把十六斤重的炮弹狠狠射了出去。
  
      新星号上左舷的九门火炮从前到后,一门接一门地射击。黑色的烟雾立即在左船舷边炸开,像是一朵朵黑色的花朵。整条轮船震了一下又一下,往右边一压再压,在海面上压出一排浪花。
  
      不仅是新星号开火了,新星号旁边的三艘轮船也同时开火。轰轰的炮火声震耳欲聋。
  
      三十六发炮弹呼啸着飞向荷兰人的盖伦船,有两发炮弹命中了盖伦船,从盖伦船船头砸了进去。
  
      两发射进船头的炮弹,一发射入了第三层甲板,撞破了两层船内隔板停了下来,另一发射进了第二层火炮甲板,撞在了一门二十四磅重炮身上停了下来。
  
      荷兰人情绪很稳定,毕竟这些荷兰人没见过李植的开花弹。按这个时代的实心弹的威力,即便挨上十几发炮弹,盖伦船还是会安然无恙速度不减地冲刺。最多,也就是冲到船里的铁炮弹砸死几个水兵。又或者炮弹砸开船板时候带出来的飞舞木块刺死个把水兵。
  
      但事情的发展,却让荷兰人惊得目瞪口呆。
  
      两发炮弹被障碍物阻停后,在盖伦船的中段爆炸了。巨大的冲击波分别在第二层船甲板上和第三层甲板迸出。第三层甲板还好,这是水兵的休息区,此时没什么人。而掉在第二层甲板上的开花弹则掀起了一片铁血风暴。无数铁弹丸从炮弹中迸射而出,射进了甲板上操作火炮的几十名炮手身体里,刹那间就夺去了他们的生命。
  
      不仅如此,炮弹爆炸掀起的冲击波炸破了船身和甲板。从新星号炮手的角度看过去,那炮弹炸得盖伦船船身木屑纷飞,像是开了两朵花一样,在船身上炸出了两个三、四尺大的巨洞。
  
      荷兰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剩下的四艘轮船开炮了,第二波三十六发炮弹又射向了这艘盖伦船。
  
      这次有三发炮弹命中目标,射进了船体中。
  
      恐怖的爆炸又在船身中发出,火花和铁弹丸像是一片暴风雨,在船舱中横扫,将第二层甲板和第三层甲板炸得稀里哗啦,也不知道炸死了那里面的多少人。一枚最晚爆炸的炮弹顺着前面炸开的甲板大洞滚进了底层甲板,轰一声把船底炸开了。
  
      海水像是喷泉一样从船底涌了出来,飞快地吞噬着整条盖伦船。盖伦船上的水手、水兵们慌了,船底漏了船就会沉下去。他们本来都站在最上面的甲板上准备接舷战,此时一个个丢下武器冲到底层甲板里去,用木板拼命去堵住涌出来的海水。
  
      荷兰人的旗舰上,舰队长福雷斯顿惊讶地看着最前面的盖伦船,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好久,他才结结巴巴地说道:“天啊,明国...明国的炮弹会爆炸?”
  
      大副卡隆脸色一片惨白,喃喃说道:“我的主啊,我从没见过这样的炮弹。”
  
      二副符尔堡已经失去了继续战斗的信心,说道:“船长,明人的炮弹会爆炸,我们的船这样冲上去会被炮弹炸沉的!”
  
      福雷斯顿讪讪说道:“那怎么办...火炮对射更射不过他们...只有逃了么?”
  
      “可李植的船,比我们的船快...”
  
      福雷斯顿感觉身体有些无力,扶着船舷,脸上越来越白。
  
      最前面的盖伦船上,几十个水手拼命地用木板堵水用钉子封洞,花了几分钟,好不容易封住了船底的大洞。
  
      然而噩运才刚刚开始。
  
      新星号率领八艘炮舰用明轮和尾舵快速转了个身,朝北方开去。蒸汽机带来的澎湃动力作用在明轮上,让八艘轮船比顺风的荷兰人开得更快。八艘轮船把距离拉开了一些,又调转船身,用右舷的大炮向荷兰人开火了。(未完待续。)

看过《明末工程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