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明末工程师 > 第六十七章 县令的轻视
    许敏策和李植商量好,第二天巡抚的命令就下来了。李植的上司,运坊里防守官的尤化超骑马来到了李植的范家庄,传达了巡抚的命令。
  
      尤化超虽然来之前就听说了李植在范家庄的大动作,但亲眼看到大工地似的新范家庄,他还是很惊讶的。谁见过一个百户搞这么大的城镇建设工程的?等他走到李植崭新气派的百户官厅门前,就更是惊诧无比了。
  
      这李植什么路数?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建新的衙门?
  
      不过他知道李植是巡抚大人的私人,他不敢议论李植的行为。巡抚让一个管队去剿灭几百人的山贼,这里面肯定有蹊跷,但尤化超哪里敢多问?他宣读了巡抚让李植去庆0y县剿匪的命令,便急冲冲离去了。
  
      临走时李植塞给他十两银子,倒是让他眉开眼笑。
  
      得了巡抚的命令,李植就可以带兵出征了。李植让李兴坐镇范家庄,自己临时雇佣了一百个民夫用独轮车运输辎重,带上装备了米尼步枪的第二营第一连一百二十五人出征庆0y县庆0y县在河间府最南面,距离范家庄有三百里的路程。李植每天行军三十里,带着两百多士兵民夫走了十一天才走到庆0y县城。
  
      没有马,李植的部队一路上是全靠两条腿走的。
  
      随军出征的第二营营长钟峰一路上走得辛苦,就提出建议了:“大人,鞑子每人都有两匹马,所以一日能行百里穿插迂回。倘若我们的士兵也配马,那作战能力要大大提高!”
  
      李植算了算,一匹马二十两银子的话,两千名选锋营士兵配马要四万两银子。但战兵一人单马的话辎重队跟不上,部队还是走不快。战兵一人双马的话能用马匹载上辎重,才能真正提高行军速度,但花销就要八万两银子了,再加上养马的维护费用,这可是一大笔银子。
  
      李植答道:“此事所费太大,需要从长计议。”
  
      钟峰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等众人走到庆0y县县城,便派传令兵快马去县衙通报了。
  
      李植只道自己这是奉巡抚之令来帮助地方剿匪的,自然该受到地方的款待。他把部队停在城门外一里处,准备等待庆0y县官员乡绅们的迎接。
  
      但李植却没有等到他想象中的欢迎场面。
  
      李植从巳时等到午时,肚子都等得咕咕叫了,只等来两个报信的吏员,官员和乡绅的人毛都没有一个。那两个传话的吏员看到李植也不行跪礼,大咧咧拱手说道:“百户大人,我家老爷严世则请你到县衙叙话!”
  
      李植听到这话,知道这知县是不准备迎接自己了。自己是巡抚派来的官军,这知县怎么这么托大?李植心中腹诽,无奈只能招呼部队开拨入城。没想到这边人马还没动,那几个吏员就赶紧上来拦住:“百户大人入城就可以了,军队就驻扎在这里!若军队进了县城扰民,便大大不妙了!”
  
      听到这话,钟峰忍不住骂道:“你个破落胥吏,你没看到我们是来帮你们剿匪的官军吗?怎么恁不知道礼数,也不让我们进城歇息?”
  
      两个吏员鄙夷地看了李植的人马一眼,说道:“山贼有三百多人,百户大人这一百多战兵,除非一个个都是天兵天将,否则怕是讨灭不了山贼吧?”
  
      钟峰顿时就火大了,骂道:“你敢小看我们的人马,看我不揍你!”
  
      见军官发火要打人,两个吏员十分惊恐,慌张地往李植身后躲避。
  
      李植明白了:文官士绅本来就轻视武官,自己的官这么小,带来的人马又这么少,这是被庆0y县上下彻底鄙视了。他制止了发怒的钟峰,不耐烦地对两个胥吏说道:“你们二人带路,我和你们去见县令!”
  
      那两个吏员这才带路,把李植带进了县衙。
  
      县衙的二堂里,知县、县丞和几个当地士绅已经坐在那里。这些人看着穿着官袍的李植进来,也不欢迎,一个个直直地打量着李植像是看一个下级。尤其是那知县严世则,十分托大地坐在二堂中间直视李植,仿佛李植该给他行跪礼一样。
  
      明末以文御武,武官地位低下,正六品的百户见了正七品的县令下跪是常态。不过李植只道自己是来帮你剿匪的,哪有向你行跪礼的道理?虚虚拱手一下就算是行了礼。
  
      “见过知县大人!”
  
      那县令见李植不行跪礼,脸上有些拿不住,板着脸半天没有说话。
  
      李植见场面僵在那里,淡淡说d县尊大人今日派个向导给我们,我们明日就到盐山剿匪。”
  
      县令见李植不行跪礼一肚子的火,也不让李植坐,看了一眼李植冷笑说道:“剿匪?那三百多悍匪可是积年老盗,又岂是你这一百新兵可以剿灭的。你来熟悉熟悉情况,了解了解形势,便赶紧修书给巡抚要求派更多兵马来!”
  
      李植淡淡说道:“本官的士兵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足够打败匪徒!”
  
      那县令哼了一声,问道:“你说你的家丁装备精良,那有多少人披甲,配有多少马匹?
  
      李植老实答道:“本官的士兵们没有披甲的,除了几个军官,其他人也没有配马匹!”
  
      县令摇了摇头,又问道:“我听说你刚刚上任做管队,你的家丁练了多久?”
  
      李植淡淡说道:“练了两个月!”
  
      “练两个月就敢上战场以少敌多?”
  
      听到这话,县令似乎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坐在旁边的县丞和士绅们也是一脸不屑,笑成一片。半响,县令严世则才停了笑声,冷冷说道:“李植!我真不知道巡抚怎么想的,居然派你一个小小管队来对付这积年悍匪!你上山送死事小,激怒了那三百悍匪报复我们庆0y县你该当何罪?”
  
      李植听到县令的嘲笑,只直接说道:“本官奉巡抚大人之命带兵来剿匪,县尊大人只管提供向导带路便是,其他言语,等在下剿灭匪徒,又或者战死沙场之后再说!”
  
      听到李植这话,几个士绅们对视了一眼,都道这武官虽然没有实力,却有一副视死如归的气魄,倒是有些气势。
  
      听到李植大义凛然公事公办的言论,那县令有些尴尬,也是对李植多了一丝尊敬。他收起了嘲笑,正色说道:“好!李植!不管怎样你倒是个不怕死的,既然你一意要去剿匪!我便为你配个向导,”
  
      严世则朝堂外大喊一声:“秦六,你熟悉道路,便去为巡抚大人派来的管队官带路,去盐山剿匪!”
  
      那门外的秦六听到这话,跑进二堂噗通一声跪在堂上,哭天抢地地说道:“大人,你不能让小人去送死啊!小人上面还有老母要供养!”
  
      严世则见秦六这么胆怯,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他偷偷看了一眼李植,见李植没有鄙视的表情,这才大声说道:“让你带路又不是让你上阵!你怕什么?”
  
      那秦六跪在地上求饶道:“大人,那盐山的山贼那么凶悍,看见小人带路还不是要把小人杀了?”
  
      李植看了一眼秦六,站在那里淡淡说道:“秦六你放心,死不了你!”
  
      县令见自己人如此胆怯,也觉得脸上无光,大声骂道:“秦六你若不去,本官以临阵脱逃罪斩了你!”
  
      那秦六看了县令一眼,脸色惨白地跪在地上,再不敢说话。
  
      李植和这县令在嘴巴上过了几招,知道这些文官士绅们也不会给自己摆接风酒了,就大声说道:“好,本官今日也不叨扰县尊大人了,今夜本官就随士兵们在城外扎营,明日就去盐山剿匪!这个向导秦六,我带走了!”
  
      说完这话,李植就一把拉起地上的秦六,把他带出二堂一路往外拉去。
  
      看到雷厉风行说走就走的李植,县令、县丞和几个士绅都愣在那里。半响,那县丞才说道:“这李植怎么这么自信,莫非他真的有办法打败山贼?”
  
      旁边一个县里的士绅说道:“父母大人!我听说这李植是巡抚大人的亲戚,巡抚大人派他来剿匪,恐怕是有把握的!”
  
      就连瞧不起李植的县令严世则也呐呐说道:“莫非这李植真能靠一百多新兵打败三百多悍匪?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众人呐呐看着李植走出去的方向,说不出话来。
  
      ——————
  
      感谢哥盖的打赏

看过《明末工程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