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明末工程师 > 第三十八章 珍妮纺纱机
    徐氏手巧,给家里人做过不少衣服了,熟悉做衣服的各个步骤细节。布庄掌柜把话一说,她立即就明白了其中的好处,倒是对李植本事感慨了一番。想了想,她问道:“掌柜的,这宽布多少钱一匹?”

    “这李家棉布两倍普通布宽度,一匹长的布要折做两匹卖。折算后价格和其他的布匹一样,一两银子一匹。”

    “还能再便宜些不?”

    “这是新品,便宜不了了。也罢,看你诚心想买,我便少你二分银子,九钱八分一匹卖给你。”

    “好,我买一丈一尺!”

    买了李家棉布,徐氏便回到家里,拿起剪刀针线为要出嫁的女儿做起了新的衣服。果然,宽布在裁剪时候规划衣服的余地更大,为徐氏节约了不少边角料。而且那宽布可以直接剪出衣服的前襟后襟一整块,倒是省了一道缝线。

    做好了新衣服,过了几天徐氏便去女儿婆家铺嫁妆了。林家是中产之间,做的嫁妆不算丰盛,但也绝不寒碜,项链、盆桶,床上用品、箱子和衣服都有。嫁妆多做些,以后女儿在婆家的日子就好过些,徐氏并不十分节约。

    其他的东西都是普通物事,唯有徐氏用李家棉布做的衣服,吸引了女儿婆家人的注意。

    举起那套百褶裙反复看,女儿的姑姑笑着说道:“这百褶裙好稀奇,怎么不是前襟后襟缝起来的,只有背后中间有一道缝线,这么好看。”

    见未来的姑姑夸奖自己的嫁妆,徐氏的女儿心里一喜,看向了娘亲。

    徐氏走到姑姑面前,麻利地说道:“这是李家宽布做出来,前襟后襟裁剪时候就连在一起的,自然不需要再缝一线!”

    “还有这样的布?那不时以后做衣服都不用缝两道线了,都只在背后缝一条线就好了?”

    “是呀!”

    “这李家宽布真是个好东西,亲家娘你哪里买的?”

    “我在董家布庄买的。”

    “我过几日也去买几尺来做衣服。”

    李植的宽布有种种好处,在市场上很流行,收棉布的董至义也就乐于收购李植的棉布,李植的宽布便不愁销路了。算下来,织坊一个月能织出七千五百匹宽布,折合普通布匹一万五千匹。这些布匹李植以九钱一匹的价格卖给董家,再刨去棉纱成本和人工开支,织坊一个月能为李植带来一千四百多两的利润。

    织坊虽然比不上肥皂的暴利,但也成为了李植财务上一个重要板块。

    加上肥皂生意一个月三千两的利润,李植如今每个月能赚到四千四百多两。即便在富商云集的天津卫,李植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实业家了。

    有了钱还必须有保卫这些钱的力量,否则光有钱当真是一件坏事。为了震慑觊觎自己产业的小人,李植又招募了六十个人加派到自己的家丁队里。加上原先招募的十多个人,李植已经有七十多个家丁了。

    这些家丁,李植以十人为一组,从第一批十个家丁中选取武艺较好的人担任组长。七组家丁,其中两组驻扎在肥皂作坊,由钟峰率领。一组驻扎在李植家,李植直接管理,用以保护李植的家庭财产。另外四组驻扎在织坊,由李老四率领。

    李植这几个月观察下来,发现李老四虽然出身苦,但十分忠诚可靠。武艺可以训练,但忠诚却难得。而且李植未来准备用火器武装自己的家丁,对于使用火枪和大炮的军人来说,个人的武力并不十分重要。李植把四十个家丁交给李老四,心里放心。

    李老四和钟峰担任队长,月钱自然就要提高,李植分别给两人五两和三两一个月。

    得了这么高的月钱,李老四更加感激李植,做事更加用心,唯恐哪里疏漏了对不起李植的月钱。钟峰加入李植的队伍不久,没有立功,还不宜给予太高的月钱,暂时拿三两银子的月钱担任队长。

    这些家丁轮流在织坊站岗巡逻,闲时就训练队列作战。李植提供足够的肉荤给家丁们,家丁们不缺乏蛋白质,身体越练越强壮。练一个月下来,家丁们在突刺木球的项目中基本上都能十刺中五。

    不列突刺的时候,李植又让这些家丁练习队列,组成西班牙方阵。西班牙方阵是这个时代经过战火考验的队列战法,李植当然会拿来使用。他让家丁们按照西班牙方阵的样子列成两排,第一排往右刺杀敌人,第二排直刺对面的敌人。

    李植要求很严格,要求家丁们练到几十人如一人,能用长棍或长枪完成进攻和防御。

    李老四和钟峰都很勤勉,带头苦练。加上有高薪加高福利,这些家丁们练得很用心。估计再练几个月,这些家丁们就能成为出色的阵列战士了。

    忙完了家丁队的扩张,李植开始制造珍妮纺纱机。

    在后世的历史上,随着飞梭织布机的出现织布的效率大幅提高,棉纱就有些供不应求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英国人詹姆斯·哈格里夫斯在一七六四年发明了一种新式的纺纱机。和原来的纺纱机不同,这种纺纱机将纱锭都竖着排列,用一个纺轮带动,极大地提高了纺纱的效率。哈格里夫斯以女儿的名字命名了这种新机器,便是闻名世界的珍妮纺纱机。

    明末也有多锭的纺纱机,但是这些机器依然横置纱锭,最多只能排列五个纱锭。实际上明末五锭的纺纱机都未普及,市面上更多的纺纱机都是四锭的。

    李植作为一个工业设计师,当然了解过纺纱机的构造原理,便是珍妮纺纱机他也会做。他把家里一间厢房当作实验室,找来几个铁匠木匠分别打造各个部件,自己带着李兴把各个部件组装,花了两天,便做出了一台二十锭的珍妮纺纱机。

    这种珍妮纺纱机构造简单,但设计十分巧妙。纺纱时候,只要操作者转动纺纱机的大转轮,带动转轴,转轴就会通过绳套转动锭杆。完成后这一步后,小小的倒转一下大转轮再顺转,使的纱线从锭杆钩上脱下。最后放下锭子压板使锭子与锭杆同轴转动,将纱线卷绕到锭子上,便完成整个过程,将棉花纺成棉纱。

    ...  

看过《明末工程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