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明末工程师 > 第二十五章 许敏策
    瞿氏看着那两吊钱,竟有些呆了。之前郑元说帮外甥李植做事管一日三餐,瞿氏还以为那穷鬼李植根本不发月钱呢!管一日三餐要不少钱,瞿氏只道郑元和李植一起疯,好歹也混了口饭吃。没想到这李植,竟真的在管饭之外还发了二贯的月钱!

    两贯铜钱,足够三口人过日子啊!加上郑元不在家里吃食不花钱,加上自己纺纱赚的钱,手头一下子就阔绰起来了!自家的好日子,真的要来了?

    从郑元手上接过那些铜钱,瞿氏咬着嘴唇,把铜钱在手上掂了掂,听那铜钱碰撞的悦耳声音。

    “真的是铜钱啊!”

    “我们家要过上好日子了?”

    眼泪不争气地又流了下来,瞿氏抓着铜钱,狠狠抱住了郑元,把头埋在郑元的肩膀后面哭了起来。

    郑元轻轻拍着瞿氏的背,慢慢哄道:“媳妇不哭,媳妇不哭,以后再也不过苦日子了!”

    想了想,郑元又得意地说道:“不但不再过苦日子,我们还可以要孩子了!”

    听到这话,瞿氏脸上一红,从郑元的怀里挣扎出来。

    家里穷苦,两人一直没有要孩子的打算,瞿氏极少和郑元合房。少经房事,瞿氏对那些事还有些害羞。此时郑元提到要孩子,瞿氏脸上红得像个大苹果。

    在灶火的亮光下看着媳妇脸红的样子,郑元笑了起来。

    吃了一个月的肉荤,每天干轻体力活,郑元的身体如今十分健康。手上用力,郑元把娇羞的瞿氏拦腰抱了起来,大步往屋里走去。

    肥皂的功用极好,对肥皂的需求,还在不断发酵。

    这天,李植正从纺织品市场转悠回来,琢磨着开发纺织机械的事情,却看到崔文定带着一个头戴儒巾的中年人坐在自家的堂上,弟弟李兴陪在一边。崔文定看见李植回来了,从椅子上站起来迎了上来。

    “李植你可回来了,我都等你半个时辰了!”

    李植看了眼崔文定,暗道这商绅无利不起早,来找自己肯定是要买更多的肥皂了,便打了个哈哈说道:“得罪,我倒是不知道崔相公要来。崔相公的货卖完了?”

    崔文定看了眼李植,正色说道:“我不是来和你要货的,我是来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说完这话,崔文定把李植拉到堂上,指着那个头戴儒巾的中年人说道:“这是我们天津八大商号之一的泰昌行东家许举人许老爷。今天专门来会你!”

    那中年人见到李植过来,上下打量了李植一番,这才站起来说道:“不才许敏策,是泰昌行的老板。李公子肥皂行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不才今日是相见恨晚啊!”

    举人老爷话里对李植十分尊敬,尊称他为公子。话说一个月前别人还都把李植唤作呆子呢,这反差实在有些大。全赖肥皂生意的蒸蒸日上,李植在这大明朝的社会地位大不一样了。

    顿了顿,那许敏策又说道:“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说完这话,许敏策递上一份礼单上来。

    按大明朝的规矩,拜访陌生人家里是要备礼的。若是礼物数量不少不方便拿着,就要备上一份礼单列明自己要送的礼品,然后再派家里的仆人送来实物。不过这礼单的玩意那都是上流社会的东西,一般家庭哪里需要用这个?李植第一次收别人的礼单,倒是被将了一军。接过许敏策的礼单,他也不知道该看看,还是该直接放一边。

    最终,李植还是看了一眼,便见那礼单上都是香料丝绸之类的贵重物品,心中乍舌,不知道这许老爷打的什么主意。对方虽然是个大商人,但政治地位上是个举人,那是能直接候补做官的身份,地位超然。既然举人老爷这么客气,李植也只能换上一副笑脸,说道:“许老爷实在是太客气了,后生招待不周,还请许老爷谅解。许老爷坐!请坐!”

    许敏策见李植客气,心里欢喜,便在椅子上坐了下来。他也不急着和李植说事情,倒是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其实论起见识,两世为人的李植自然高于这许老爷崔相公。但是后世的事情李植不能说,明末的事情李植就没有这些知识分子知道得多了,聊了几句,一直都是许敏策侃侃而谈,李植只能一边附和打哈哈。

    聊了半个小时,换了几次茶,那许敏策才总算绕回了正题,开口说道:“李公子这肥皂买卖,是自己产的,还是从江南运来的?”

    虽然李植一直对外宣称肥皂是江南运来的,但每天大车小车的原材料往李家院子里运,不少人都怀疑李植的肥皂是自产的了。

    听到许敏策的问题,李植心里一凛,不知道这许敏策什么意思。如果被人发现肥皂是自产的,被人惦记上肥皂的配方就不好了。想到这里,李植口中敷衍道:“生产的最关键环节,是在江南完成的。我从江南运来半成品后,再在家里稍微加工,最后做成成品出售!”

    许敏策随口问道:“李公子能否把江南的货源地告诉给许某?”

    李植哈哈一笑,说道:“坦白说,这是在下的商业渠道,不能外泄!”

    那许敏策闻言倒也不恼,还是笑着说道:“既然这样,许某要买肥皂,只能和李公子买了!”

    原来还是来买肥皂的。

    李植也不答他,直接问道:“许老爷要买多少?”

    许敏策看了看崔文定,转头过来说道:“我每个月要买二十万块,贩到江南去卖!”

    听到许敏策的话,李植吸了一口气。二十万块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如今李植在天津和北京销售的总和,也不过一个月八万块。这许敏策上来就二十万块,那是要把李植的买卖翻两、三番啊。

    看来这肥皂作坊,又要扩大了。

    至于自己撒谎从江南买半成品,又把成品卖给许敏策贩回江南去的不合理之处,李植也懒得解释。谁让这肥皂买卖只自己一家呢。你管我是哪里进的货,爱买买,不买拉倒。

    想了想,李植答道:“二十万块,也是可以的。我联络江南的上家,让他增加供应量便是。”

    ...  

看过《明末工程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