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明末工程师 > 第二十一章 高兴的柳氏
    张嫂刘嫂他们去买了一次,也是空手而归。结果第二天她们不做早食天不亮就出门,硬是抢了几块回来。张嫂她们说,哪怕清早就去排队,每人也只能买两块,所以不能帮柳氏捎带一块来。

    在井边洗衣服的时候,张嫂他们炫耀性地用肥皂清洗衣服,把那些脏衣服洗得干干净净,让还用着洗衣棒的柳氏心里发堵。

    自己最早推荐的东西,却变成张嫂她们的利器,让自诩贤惠持家的柳氏心有不甘。因为这个事,柳氏煮饭做家务时候都有些蔫蔫的,让丈夫都奇怪地询问了几次。

    丈夫哪里知道,这都是为了一块小小的肥皂。

    不过柳氏还是想去碰碰运气。

    这一天,煮好早食的米粥,不等丈夫和儿子吃完,柳氏就急匆匆往东城横大街赶去。走了两刻钟,柳氏在辰时到了那家肥皂铺子前。

    那肥皂铺子前,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起码有六、七十个等在队伍里。听旁边人说只有等在队伍里才能买到肥皂,柳氏也赶紧学别人一样排起了队。

    在队伍里,柳氏听到其他人的议论。

    “昨天这个时候,店家已经不让别人继续排队了,说是卖完了。”

    “我听人说这肥皂好用,今天已经是第二次来了,上回没买到!今天店家没有出来说话啊,莫非还有货?”

    “嗨,这肥皂还真是紧俏,买都买不到。就怕等下轮到我们了,店家又说卖完了!”

    柳氏听到这些议论,不禁有些紧张起来。一大早老远跑来,还要在队伍里等待,可千万别又让自己白忙一场。

    随着队伍一点点往前挪动,柳氏盯着那肥皂门店里忙碌的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少年。看着他们一点点卖光手头的肥皂,又看着他们时不时走进里屋搬出更多的肥皂,柳氏心里越来越紧张。

    身边的其他人依旧不咸不淡地议论着:

    “哟,今天货挺足啊!”

    “就快到我们了,还有货!”

    终于,前面长长的队伍挪完,轮到了柳氏。看着那门店里桌上摆着的十几块待售肥皂,柳氏知道自己这次成功了,她有种激动得想哭的感觉。

    二叔李道收下了柳氏的铜钱,见柳氏表情激动,随口说道:“小娘子好运气!要昨天到这时候都没货了。今天东家运了一千块来,货源充足,所以到现在都有货!不过,一人还是只能买两块!”

    柳氏强摁着激动的情绪,付钱拿到了属于自己的两块大肥皂,心情一下子好极了,几天来的郁闷一扫而空。捧着肥皂离开了队伍,柳氏兴奋地在地上跳了两下。

    见柳氏如此激动,旁边等待的人都调侃起来。

    “小娘子好高兴啊!”

    “恭喜小娘子买到肥皂啊!这可是大事!”

    被人取笑,柳氏脸上一红。不过看着怀里的肥皂,柳氏又觉得这一趟来得真值。这下子,自己也可以和张嫂他们一样扔掉洗衣棒,在井边轻轻松松地洗衣服了。从此以后,再也不怕脏衣服衣领和袖口上的污垢了。

    捧着肥皂,柳氏喜滋滋地往家里走去。

    #####

    过了半个月,李植凑齐了一半给崔文定的货,就先交了一半的货——两万五千块肥皂库存,一车一车运到了崔家的院子里。崔文定在天津见识够了这肥皂的紧俏,本来还担心李植不及时供货呢。收到货物崔文定才放心下来,立即把一半货款结清——又给了二百一十二两五钱银子给李植。

    崔文定的货款加上门店这半个月的利润两百多两,李植手上已经有了六百两银子。比起刚穿越时候的窘境,李植现在已经是当之无愧的小富豪了。

    有了银子,李植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自家三口人,以及在作坊里做事的亲戚们做上几套新衣服。

    李植自己当然要做新衣服。以前李家穷得叮当响,李植穿着一间破旧不堪的棉衣,棉衣上满是各种补丁。穿着这样的衣服,出去谈生意别人都怀疑你的实力,事倍功半。如今有钱了,李植要做一套新袄子,以及三套换洗的绸缎直辍,三套打底的中衣。

    有了肥皂事业,李植足以穿上绸缎衣服了。

    李兴和母亲郑氏,也和自己同样的待遇。

    不过听到李植要为自己做绸缎衣服,郑氏一脸的不舍得,说道:“植儿,咱这刚赚了一点钱,还是节约一些,娘亲的衣服就先不做了!”

    李植笑着对郑氏说:“娘亲,现在我们一天就能赚三十两银子,还差这几套新衣服的钱?”

    李家现在是李植当家,钱财都是李植保管入账。之前李植并没有和母亲算过账,此时郑氏听到李植的话,吓了一跳。

    “植儿你没有算错吧?我们一天能赚三十两银子?要说十两为娘还是信的。”

    李植笑道:“当然没算错,娘,我们店里如今每天卖一千块肥皂,加上每天为崔相公做的一千多块肥皂,这当然就有三十两银子的利润!”

    郑氏愣了愣,摸着心口说道:“我的天啊,我还没想过能赚这么多钱!”

    李植拍了拍手,笑道:“所以娘你就放心吧,我们家如今也算是富人了,有穿绸缎衣服的本钱了。”

    郑氏这才不再分辩,只是慢慢说道:“植儿,你真是出息了!”

    自家三口人做绸缎衣服,而那些帮工的亲戚们,则每人做一套新棉袄,外加三套青布袷衣、三条白棉布裤。

    这些来帮工的亲戚们,都太穷了,有些甚至比半个月前的李植更穷。他们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有些都不能挡风寒。开工至今只有半个月,月钱还没有发放,他们是没有钱做新衣服的。

    如今他们来到李植家做事情,吃得好了,李植还要把他们的穿提升上去,帮他们做新衣服让他们过上体面的生活。不过这些亲戚目前还是蓝领阶级,暂时穿棉布衣服就可以了。

    这天晚上做完工吃完晚饭,李植让亲戚们都留在院子里。从裁缝街叫来三个裁缝,李植让大家量了量衣服尺寸。众人听说李植要为他们做新衣服,一个个都兴高采烈,配合裁缝量好了尺寸。

    那领头的裁缝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见到这情景忍不住说道:“稀奇!稀奇!这是哪来的好东家哦?做事还管做棉袄做新衣?”

    ...  

看过《明末工程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