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明末工程师 > 第十章 家族
    李兴吃了一块肉,点头支持李植的话:“我看也是,二爷爷关键时刻不帮我们,如今找他做什么?”

    郑氏却不同意儿子的观点:“他虽然不愿意筹钱,可还是说要帮你们做保不是?”

    李植正要拒绝母亲的话,却听到一声叫唤声从院子外面传来。

    “大嫂!大嫂!我和二叔来了!快开门!”

    听声音,李植知道在门口喊叫的人是二叔李道。李道口中的二叔,自然就是李植的二爷爷了。听到这叫唤,李植三人面面相觑地放下了筷子,暗道这说曹操,曹操就到,这族长二爷爷也不知道吹了哪阵风,居然带着李植的二叔来到李植家了。

    郑氏把手在裤子上擦了擦,赶紧满面笑容地去开了门,把两人迎了进来。李植和李兴是小辈,自然也只有站起来迎客。

    一个须发皆白身材中等的老汉,穿着八成新的棉袄,拄着一根拐杖走进了李家院子,便是李植家的族长二爷爷李有盛。他后面跟着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戴着瓜皮帽穿着一件满是补丁的破袄子,便是李植的二叔李道。

    “李植今天买了羊肉,二叔和弟弟来了,刚好一起吃点肉!”

    郑氏把两人迎了进来,又赶紧去厨房拿了两副碗筷,在饭桌上的主位上给两人摆了碗筷。李植的二爷爷笑了笑,大咧咧地坐在了主位上。李植的二叔看着锅里的羊肉,笑着搓了搓手,也坐下了。

    李植也懒得和两人客气,用筷子指着锅里的肉说道:“这是新鲜的羊肉,二爷爷,二叔,不要客气,吃!吃!”

    李植说完,便自己带头吃了起来。

    除了族长李有盛家里富足一些,其他人都是穷苦人家,平日里家里肉荤都少有。此时看到喷香的羊肉自然有食欲,也你一块我一块地吃了起来。

    吃了一圈,李有盛咳嗽了一声,打开了话匣子。

    “李植,我看你这些天变化很大啊!”

    李植装作不知道,随口答道:“二爷爷!我有什么变化?我怎么没发现?”

    李有盛见族孙不配合自己的话,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不爽说道:“你倒是变机灵了!以前呆呆傻傻的,现在鬼机灵。”知道李植是记恨自己不为他筹银子还钱,故意抬杠,李有盛不等李植答话就转过身对着郑氏说道:“你们这肥皂生意,是怎么来的?”

    李植的二叔李道咽下一口羊肉,在一边说道:“你们这生意做得好大啊,现在全城人都在议论你们的肥皂,说这物事洗衣服又省力又保护衣服,还能洗澡用,当真是好东西。”

    李道又说道:“这肥皂买卖好就好在纯属新创,做得再大也不抢人饭碗,不会引人记恨惦记。”

    郑氏见二叔把肥皂说得这么好,赶紧笑着答道:“这肥皂,对外说是从江南运来的。实际上呢,是植儿从一个道士那里学来,自己在家里做的。”

    李有盛饶有兴趣地问道:“哪里遇到的道士?”

    郑氏哪里知道李植何处遇到什么道士?听到族长询问,便看向李植:“植儿,你在哪里遇到的道士高人?”

    李植夹了一块羊肉,看也不看二爷爷,淡淡说道:“这是秘密,说不得。”

    李植一句不冷不热的话,顿时让桌上陷入了尴尬。半天,还是李植的二叔打圆场说道:“既然是有道行的道士给的秘方,自然是不能随便说出来的!李植,我们也是随便一问,不关心你的秘方怎么来的。”

    族长李有盛被李植一句话噎着,有些拉不下脸,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干脆直接说道:“李植,我不是要你的秘方!”顿了顿,李有盛直接说道:“我今天来你家是想说!现在你这肥皂这么紧俏,你店里是不是要招人!如今这兵荒马乱的年景,各家生意都不好做,家族里不少子弟都是游手。如果你要招人,不如就在家族里找几个人给你打下手!家族里的人帮不上大忙,但至少不会做害人的事情,你也放心些是不是?”

    李植夹了一块肉放在嘴里,无赖地说道:“害是不会害我,但救命时候也靠不上!”

    李植这是影射二爷爷不愿意为自己凑钱了。

    李有盛被李植激得脸上一红,大声说道:“什么靠不上?我不是说要为你做保去做别人家仆人么?欠了钱去做下人,这本来也是命。我们李家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家家都不容易,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你家原先一点进项都没有,借钱明显还不上,我怎么可能让这些穷亲戚凑钱去填你那无底洞一样的窟窿。”

    气得把胡子一吹,李有盛说道:“保你做别人家仆人,也是一碗饭吃,如何就没有救你们的命了?”

    李植想了想,觉得二爷爷说得倒也有些道理。他把头歪向一边,没有说话。

    李植的二叔见状,笑着说道:“李植,二爷爷是族长,自然有族长的难处,不可能随便动员整个家族去帮扶哪个小家庭。二爷爷那时说为你做保去做下人,也是一条活路不是?”

    李植听到二叔的话,这才转头回来,不过还是没有说话。

    李兴倒是比李植转弯得快些,也来劝说李植:“大哥,我看二叔说的是个理。”

    李植见李兴也这么说,只好同意。把筷子放到桌上,李植说道:“好!好!二爷爷你要派谁来做帮工呢?”

    见李植答应下来,族长李有盛满意地吹了吹胡子。顿了顿,李有盛指着李植的二叔李道说道:“第一个人,就是你二叔李道!”

    李植二叔李道的小日子,过得也不怎么好。和李植父亲李成分家后,李道就分到城西碗筷街的一处小院子,靠出售碗筷过日子。这本小利薄的生意能有什么赚头?李道勉强养活自己一个人,到四十岁还未能娶妻生子。

    李植也知道二叔日子过得不好,如果来自己店里做帮工生活能有很大改善,点头说道:“好,二叔来我欢迎。每个月二两银子工钱,还管一日三餐。”

    一日管三餐,那二两银子就可以全部省下做家用和储蓄了,这是少有的好待遇了,存上一、两年钱,说不定李道还能赶个晚集娶上媳妇!听到李植的话,李道喜上眉梢,脸上都红润了几分。他看了看李植的母亲郑氏,又看了看族长李有盛,一脸的欢喜。

    想不到自己苦了一辈子,到中年了却靠侄子摆脱了赤贫的日子。

    ...  

看过《明末工程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