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明末工程师 > 第一章 穿越后的窘境
    崇祯七年一月的天津卫城。

    刚刚过完年,天气还很冷,呼啸的寒风刮在大街上,扫得人脸蛋生疼。东城横大街上的行人都穿着棉衣,大多数人的棉衣上都满是补丁,黑不溜秋的,和这座卫城里黑灰色的建筑保持着统一基调。路上很脏,到处是泥垢和马匹的粪便。道路两侧的下水道早已经垃圾堵住,脏水在垃圾旁边结成了冰,冻住了整个下水道。街角和巷尾也堆着垃圾和粪便,幸好此时天气寒冷,否则那气味也足以让走在街上的李植吐出来。

    这就是明末。

    李植是个穿越者,六天前刚刚从二十一世纪穿越到明末的天津卫城。虽然李植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身份,但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时代的一切。

    穿越前,李植是个工业设计师。

    奇妙的是:李植在二十一世纪叫李植,而穿越到这明末的年头,自己的灵魂占领的这个十八岁的少年人恰恰好也叫李植。占领了少年李植的身体,穿越者李植还获得了这个少年全部的记忆。

    但李植穿越后面临的情况,不太好。

    披着孝衣,李植走进李植家所在的东城井边坊,感觉马路上的垃圾少了些,街角也没有那些堆积的人畜粪便,显然这是一个较为富裕的街坊,家家都有茅房。但李植还没有缓过气来,就听到街坊们议论声。

    靠着马路的住宅都设有店铺门面,那些坐在门面里的妇女伙计看到李植,一个个都议论起来。

    “李成这甩手一去,李家怕是完了,如今这呆呆傻傻的李植当家,李家如何过得去?”

    “别说了,听说李成临死前看病花了六十两,全是从肖家借的。再过三个月,李家还不出钱,就要拿李家院子抵债了。”

    “六十两?花了那么多钱啊!”

    “还有利息呢!五分的息!”

    “李家那胡椒买卖也不兴旺,如今这呆子李植当家,哪里还得上钱?啧啧,那李家不是完了,难道要流落街头了么?”

    “不说了,这么多年街坊了,没想到李家竟是这样收场。”

    听到街坊的议论,李植皱了皱眉头,不高兴地停下了脚步,扫视了那些长舌的街坊一眼。不过这个李植的名声是素来呆傻,没有人把他的不快放在眼里,都继续自顾自地议论着。李植见自己的抗议无效,头一低,快步往自己家里走去。

    李植家是靠着横大街的一个院子,靠街的门面是一个宽敞的店铺,正是李家的胡椒店。李植的弟弟李兴,一个眉目清秀的十六岁的少年,穿着一件满是补丁的破棉袄坐在门店里,百无聊赖的守着两袋南洋运来的胡椒。

    货是在那里,顾客却一个都没有。

    见到李植回家,李兴只看了一眼,招呼都没有打一个,显然他对这个素来呆呆傻傻的哥哥并不尊敬。

    店铺里面是一个两进的院子,门口盖着黑瓦的门楼照壁,院子里一水的青砖铺地,布局颇为讲究,证明着这个家庭曾经的富裕。不过此时院子早已破败,砖瓦都有些残缺,没有了往日的光彩。李家人也顾不得以前的体面,在院子里的墙角下开辟出一片区域,用竹栅栏围着,在里面养着鸡。第二进院子里有一口水井,两边还开有两块菜地。此时天冷,倒没有种下菜苗。

    一个披着孝服的中年女人,也就四十岁出头的年龄,却已经是头发花白满脸皱纹,正在堂屋的织机前忙碌着。头上的头发虽然斑白,却挽得妥妥帖帖,身上的棉衣虽然破旧打着补丁,却干干净净的。

    这便是李植的母亲郑氏。

    这织布是个劳累的活,每日从清晨忙到晚上,也才能挣上一碗饭吃,但家道中落,郑氏也只有每日这样辛苦,才能安心睡得着觉。

    见李植回来,郑氏扔下了手上的织机迎了出来,有些焦急的看着李植。

    “植儿,你二爷爷愿意筹钱救我们么?”

    李植出门这一趟,是去家族里的族长,李植的二爷爷处筹钱。

    三个月前,李植父亲李成得了一场重病,每天都要呕血。那时一家人慌慌张张,在郎中那看了诊,说是什么肝胃积热、瘀血阻滞。平日里,李家一家四口人守着个胡椒铺子,生意惨淡,哪里有多少积蓄?但是买药要钱,为了抓药救命,李植便以自家屋子为抵押,向坊里的富户肖家借了银子。

    先是五两,然后十两,十五两,最后生生借了六十两银子,以半年为期,一个月五分利息。有屋子做抵押,又说定了五分的高息,肖家倒是一次次都借了。但谁知道银子砸下去,这药却毫无用处。病情汹汹,一个月前,李植他爹手一摊便去了。

    如今,李植家里无力还钱,眼看着就要拿房子抵债。房子没了,李植一家三口人就要流落街头。李植这次去找族长二爷爷,是希望二爷爷能在族里号召一下,让各个亲戚为李植家凑上几十两银子借给李植,先把肖家的欠款还上。

    但这也只是李植家人的空想。李植家两个男的就要成丁,眼看就要结婚娶妻,到处是花钱的地方。一家三口守着一个生意惨淡的胡椒铺子,进项少出项多,亲戚们都知道:借钱给李植明显是要打水漂,要不回来。

    早在李植穿越之前,李家的族长已经拒绝李植好几次了,穿越者李植知道这个情况,本来也不想再去求人,只是郑氏反复要求,李植这才去了一趟。但结果,依旧是不行。

    李植淡淡答道:“二爷爷不愿意为我们筹钱。”

    郑氏听到这个答案,脸上一滞,眼睛里就泛出一片泪花。扶着堂屋的门框,郑氏无奈地说道:“这兵荒马乱的年景,我们一家要流落街头么?”

    李植说道:“二爷爷说,钱是没有,不过可以帮我们做保,让我和李兴去大户人家家里做仆人。”

    说完这话,李植笑了笑,仿佛是嗤笑二爷爷的话不着边际。

    去大户人家做仆人,是这个时代最卑贱的活计。一般的仆人不但社会地位低下,随便主人家打骂,就是打死也没有人管。而且做仆人酬金很低,恐怕一辈子都没钱娶媳妇。

    自己一个穿越者,就算没有王八之气上来就招纳小弟无数,又怎么会沦落到做仆人的份呢?

    ...  

看过《明末工程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