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仙武金庸 > 第七百三十五章留在八百年前的玩家
    即便是大家都心有准备,却依旧发现,剧情早已在不知不觉中,面目全非。能够作为依凭,判断的得出结论的手段越来越少。
  
      完颜不破没有留在八百年前,而是被直接带到了八百年后。岳银瓶也没有死,她安然无恙的活在完颜不破的意识之中,某种意义上,她正和完颜不破合为一体。
  
      但是不知如何从八百年前,残留到了2004年的完颜无泪,却邂逅了瑶池圣母,然后遇见了那个命中注定的单牙僵尸。而负责照顾完颜无泪的,是一个浑身都透着金属光泽的怪人。这个怪人,无时无刻不在向外散发着凌厉的锋芒剑气。
  
      化名任义的人王伏羲,终于忍受不住骆藏空的纠缠,给了他一拳。
  
      于是一栋教学楼无故倒塌,骆藏空也身受重伤,被庄志鸿抬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变形了。隐于暗处的在劫,再次将对骆藏空的怀疑往后挪了挪。
  
      就像是一个征兆,骆藏空负伤后,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戈的气息。
  
      三天之后,白天明等人遭到了突袭。
  
      牛头人战士一时不查,被一道偷袭而来的剑气,直接贯胸而过,在胸口留下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眼。如果不是牛头人战士血气旺盛,天生做坦克的料子,只怕早已毙命。
  
      “好强大的剑气!”
  
      巫师挥动着魔杖,努力的想要将那一丝丝锋锐的剑气从牛头人的胸口抽出来,却无法成功,反而被那剑气炸碎了手中的魔杖。
  
      “是谁?”霍钢手掌一挥,一道猛虎虚影便咆哮而出,朝着剑气偷袭之处扑去。
  
      一道人影闪入暗巷,躲开了霍钢力大势沉的一掌。
  
      “别追!”白天明的喊声终于还是迟了一些,霍钢已经跟着飞扑入了暗巷。
  
      等到白天明和毛道长紧随着扑入暗巷之时,地上只是残留了一滩血迹,霍钢与那偷袭者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这人究竟是谁?能够一击伤了我们中防御力最强的牛头人战士,又能一瞬间击败霍钢,将他掳走。”白天明皱着眉头,苦苦思索着。
  
      这个世界,强人虽然不少,但是按照剧情来判断,符合这个标准的人,却是没有。
  
      “难道是隐藏在剧情深处的盘古族人出手了?”一时间,白天明也只能做出这样的判断。
  
      骆藏空重伤、牛头人重伤、霍钢下落不明,一时间这个临时组成的玩家杏,可谓是损失惨重。
  
      马小玲已经开始传授况天涯道术,作为僵尸的后代,况天涯这个魔星力量非凡,马小玲所教的道术,她几乎都是一学就会,只是她体内的力量太强,经常掌控不住道术的威力,而使得道术暴走。
  
      为了打好关系,毛道长和巫市时候也会教况天涯几手。
  
      关于偷袭者的身份,众人也有几番揣测,只是都不太靠谱。
  
      敌暗我明,这种感觉很不好受。
  
      接下来几天,众人又遭到了几次偷袭。如果不是白天明突然实力开始大爆发,只怕众人已经再度损兵折将。
  
      “这样下去不行G偷袭者,似乎是有意要针对我们,如今被他暗中威胁,我们只能躲在灵灵堂,或是聚拢在一起,根本就无法针对剧情,展开布局。”卓凡皱着眉头,很是有些不爽道。
  
      唯一没有遭到攻击的,就只有内测三人组,或许是因为那些偷袭者,也觉得他们三人并不好惹。
  
      “我一个人出去一趟吧!”半响,白天明做了决定,引蛇出洞。
  
      “不行一个人太危险了!”毛道长曳反对。
  
      “放心!我自有办法G人手段虽然高明,却未必可以要了我的小命!如果不将他引出来,彻底解决,只怕这次任务,我们全都完了。我想大家都有预感才是,这一次的史诗级任务,不仅仅是一次机会,事到如今其实也与我们的性命挂钩。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们却也不能坐以待毙。”白天明说道。自从融入了僵尸真血,他对这个古怪的第二世界,不知为何有了更多的想法,却总是灵光一闪,根本抓不住。
  
      白天明说的不错,在场的众人,能够从诸多玩家中脱颖而出,自然也不寻常。眼下第二世界变化诡异,他们确实不能干坐着,等着最终结局的降临。
  
      到那时,不仅仅丧失了所有的机会,并且也会失去现有的一切,包括生命。
  
      夜晚的香港,依旧繁华、喧闹,车水马龙。
  
      但是当远离了灵灵堂,远离的众人之后,白天明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他仿佛被隔离出了这个世界,行人就在身边,却对他视若无睹。
  
      一脚将一个地上的易拉罐踢起,看着易拉罐抛出一个高高的贿,落在马路正中央。但是来往的车辆和行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一辆高速行驶的宝马车,甚至直接和那落下的易拉罐重叠。
  
      两者相互穿插而过,仿佛对方就是一道虚影。
  
      “这里是我设下的幻剑空间G我在仙剑技能的基础上自创的招数。这里的时间流速是外界的千倍,所以一切在外人看来,都是虚幻。那个霍钢就是在这个幻剑空间,被我打败的。”终于一个声音在白天明的耳边响起。
  
      “是你!?”白天明看着眼前这个浑身闪烁着金属光泽的怪人,声音冷淡。
  
      “看来你认出我来了!”金属怪人的脸上,露出一丝嘲弄的笑容。
  
      “你是谁?”白天明很不识趣的询问。
  
      “可恶竟然忘了竟然敢忘了我是谁?八百年了!八百年了!为了向你们这些无情无义之人复仇,我苦苦忍受煎熬八百年。你知道将自己的生命和灵魂,全都祭献给剑器,每天都要忍受万剑钻心的痛苦,有多难受吗?你不知道···不知道!我苦苦的活着,就是为了要向你们复仇!我要将你们全都杀死,让你们在死亡在痛苦中忏悔。”
  
      金属怪人疯狂的咆哮着。在他的身后,所有路上的行人,全都开始消散,只剩下无尽的漆黑。
  
      而就在这漆黑之中,霍钢被囚禁在一座高耸的剑塔上,一道道虚幻的剑影,在裴刚的身体里来回穿梭着。裴刚那钻心的惨叫声,似乎在白天明的耳边回荡。
  
      “怎么样?那就将是你们所有人的下场。我要让你们都在这幻剑空间,经受千万年的苦痛后,才让你们死去。”金属怪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就是那时候的那个拥有仙剑技能的玩家?”白天明终于回忆起来,那个在离开八百年前朱仙镇时,苦苦哀求他们,让他们带走的那个御剑男子。
  
      “你们没有回归现实吗?竟然真的···。”话说到这里,白天明自己嘴了。第二世界的不同寻常,他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仙剑男作为第一轮任务的失败者,能够活下来,已经是奇迹。至于怎么熬过八百年,白天明不知道,也并不想知道。
  
      “你终于想起来了!没错M是我,如果你们当时肯拉我一把,我又怎么会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半死不活,不是人,也不是鬼,更不是剑。”金属怪人愤恨的说道。
  
      白天明冷笑道:“你自己本事不济,就要怨恨别人。这样的气量,还敢练仙进学,简直就是侮辱了它。”
  
      金属怪人冷声道:“你就尽管逞一时口舌吧!我这八百年的苦修,可不是一点成果都没有。你们都不是我的对手,在我的手上,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那要打过才知道!”白天明并未用僵尸真身和异能,而是一瞬间抽出了长剑,直刺金属怪人的咽喉。
  
      “在我的面前使用剑术,我该嘲笑你是班门弄斧吗?”
  
      “万谨!给我杀!”
  
      虚空之中,无数虚幻的金色剑影凝聚,宛如乳燕归巢一般,朝着白天明飞射而来。
  
      运转着剑刃,白天明施展鬼王剑法,将周身防御的水泄不通。
  
      一口纯阴真气,凝聚不散,不仅没有在无尽的打击中变得虚弱,反而正在不断的增强。
  
      “给我散!”
  
      剑锋一转,鬼王剑法中蕴含的霸道剑意爆发,那些环绕在白天明周身,形成一个巨大阵图的剑影,被他一剑破开。
  
      白天明手持长剑,整个人拉扯出一连串的鬼影,直刺金属怪人仙剑男的胸膛。
  
      

看过《仙武金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