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仙武金庸 > 第七百三十二章僵尸还原成人的可能性
    “不可能!某种意义上,僵尸可以算是一种妖物,天地万物皆可成灵,天地万灵皆可为妖。所谓僵尸,其实可以勉强算是一种尸妖,尸体处在特殊环境下,由死转生,具备了灵智,开始修炼,逐步进化。虽然拥有灵智,但是与生前之人,从灵魂上来说,完全是两个个体。不具备过多联系,最多也只有记忆一定程度上的共享。所以僵尸修炼可成神,却绝不会再还原成原本的那个人。这是一种不可逆转的因果。”
  
      毛道长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就算是这些所谓的盘古族僵尸与众不同,但是一旦僵尸毒素感染,本身的生命形态,就会改变。就像类人猿一旦进化成人类,就不会再还原成类人猿。除非出现。”
  
      “返祖!那是极个别情况,在不崩溃基因链的情况下,还原成原始的状态。如果说况复生的真正天赋是这样,那么他由人变成僵尸,又由僵尸变成人,也勉强可以解释的通了。”魏国华十分官僚的摇晃着杯中的红酒,灯光下鲜红的酒液在高脚杯里,闪烁着特殊的光晕。
  
      白天明又通过一些特殊手段联系鬼王,依旧没有得到回应,有些失望的长吁了一口气道:“不止如此!我们必须搞清楚的是,况复生的还原成人,究竟是因为他自身的天赋,还是盘古族的原因。如果是盘古族的原因,那么就说明,盘古族本身拥有一种抑制或者解除盘古僵尸毒素的药物,当然如果是况复生自己的天赋,那么我们就有另一只解释。”
  
      “我记得很久以前,有一系列西方电影叫战警,战警中的变种人也能用特殊药物,解除变异。那是不是说,所谓的盘古族僵尸,也可以算是变种人?”静忽然脑洞大开问道。
  
      “这么说也没有错,盘古族僵尸除了最基本的黑眼僵尸之外,大多数都会诞生异能。而且身体素质也会大幅提升,和变种人的确更加接近一些。”诺力看着静笑了笑,回答道。
  
      他们都是一些普通人,骤然得到了超乎寻常的能力,有出生于现代,会这么想,也是理所当然的。不过认真来讲,僵尸其实也可以算作变种人。
  
      或者说含有特殊血脉的人类,都可以算是变种人。含有特殊血脉的人类,在诸天万界并不罕见,能否觉醒血脉,与该世界灵气浓度有关。
  
      五大僵祖之中,便有三个原本是人类转变而成。即便是将臣的后裔,也多是人类为原身。故而才会误导众人,做出了如此推论。
  
      当然冥冥中,却又有无形的因果,记录着他们的推论,将他们的思想、脑洞等等都记录下来,补充进一本书里。
  
      “现在是一则特别新闻报道,血库盗窃案再次发生,案件发生在九龙西区,一间政府医院,根据现场人士透露,有两名警卫当场身亡,这宗已经是至2001年开始,第九十二宗血库盗窃案件。”
  
      挂在客厅墙壁上的液晶电视,忽然传出了这样的一则新闻。
  
      “怎么回事?完颜不破不是已经被马小玲封印了吗?”霍钢不解道。
  
      “不!不是完颜不破!这应该是上一次灭世大型任务的余波,马小玲和况天佑虽然阻止了女娲灭世,但是这个世界已经到处都是僵尸,他们潜伏在暗处,为非作歹。如果非要刨根问底,这恐怕也是盘古族的一招棋局,只有世界被这些僵尸搅得混乱不堪,命运才会真的生出灭世之心,将一切清空,回炉再造。只有这个时候,命运才会从虚无之中,显现出来,引导世界的毁灭。”卓凡细心解释说道。
  
      “如果以战警的故事作为参照,假设僵尸是变种人,冲突很快就会发生,两个不同的种族,相互之间又有着根本上的矛盾,只怕这冲突远比人类与变种人之间,来的还要大些。”诺力接口说道。
  
      “不!更加严重。原本的剧情之中,完颜不破身为真祖级别的僵尸,虽然隐藏行迹,却经常现身帮助那些僵尸,并且一定程度上,抑制他们胡乱作恶。但是现在完颜不破已经被封印,没有了完颜不破的帮助和抑制,僵尸与人类之间的矛盾,会更加的尖锐与明显。乱象已现。”白天明总结道。此刻他更加忧心忡忡,他知道这个世界是由鬼王掌控的。
  
      但是自从女娲灭世开始,鬼王就一直隐匿,让他有很不好的预感。
  
      “归根结底,关健依旧还在那几个人的身上,马小玲、况天佑、完颜不破、况复生,我们必须搞清楚,他们究竟是谁的棋子,是命运还是盘古族。或者两者兼有之。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还进行布局,破坏盘古一族的计划。贸然的插手进去,即便是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剧情,也未必是件好事。”魏国华说道。
  
      “那么!毛道长,有个任务,非你莫属了!”魏国华笑着转头,又对毛道长笑的有些猥琐的感觉。
  
      白天明道:“你是想让毛道长去接近毛忧?”
  
      魏国华道:“毛道长和毛忧的先祖毛小方长的如此想象,又都姓毛,我想应该很容易搭上线。现在毛忧是香港政府的人,我想通过毛忧这条线,我们可以掌握不少的主动权。”
  
      视线一下子,全都集中在了毛道长身上。
  
      毛道长苦笑了一下,没好气道:“这个任务,我想我是拒绝不了了!”
  
      “只是希望别碰上何应求。”毛道长内心又补了一句。他的道法是何应求传的,栓起来还是何应求的徒弟,转过身来却要去装人家祖师爷,怎么想都不厚道啊!
  
      他却不知,他的所作所为,都被古传侠这个何应求看在眼里。
  
      “好了!毛道长的任务安排好了!剩下的事情还有接近马小玲,寻找天逸先生以及地藏王。这两个人一个是天书一个是人书,都是理论中天道组成一部分,找到他们尤为关键。”卓凡似乎隐隐将自己摆在了团队领袖的位置上,众人虽然未必服他,但是只要他的计划没有差错,却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与他分辨。
  
      “接近马小玲的话,就由我还有魏国华、霍钢来吧!我们打过交道,现在虽然关系未必算好,却也不算差,更何况马小玲现在应该很想见到我吧!”白天明主动的将接近马小玲的任务揽了过来。毕竟他还有一笔账没有找马小玲结清。以马小玲财迷的个性,必然不会放弃。
  
      灵灵堂,马小玲清理了一大批账单之后,嘴里果然念叨着:“想不到这张支票真的可以兑现,还好赚了一笔,不然这一次准破产。还有尾款没有打给我,我什么时候去收一下好呢?”
  
      一身粉色的连衣超短裙,露出笔直修长的大腿,马小玲苦恼的打着电话。而况复生正在教导箭头,如何使用一些现代化的家电用品。
  
      果然对于一个拜金女来说,破产才是人生之大劫。原本对于白天明他们很有些瞧不上的马小玲,这一次再重逢白天明之后,果断的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别这样笑了!这让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人傻钱多的凯子!”白天明搓了搓胳膊,有些不适应的说道。
  
      “你不是吗?”马小玲心满意足的看着茶几上,堆的如小山般的港币,双眼都泛着金光。而起初对白天明等人来访,并不是很友好的况复生,现在端茶递水,跑的飞快。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么?”看着况复生,白天明又瞟了马小玲一眼。
  
      “你这是什么意思?”马小玲果然敏锐,察觉到了白天明眼神中恶意的揣测。
  
      “没什么意思!只是一种对于某些高贵人格的敬仰,以及她即将后继有人的感叹。”白天明唏嘘道。
  
      马小玲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掏出了棒棒,威胁的看着白天明。
  
      收了大比现金,马小玲却丝毫没有拿人手短该有的态度。
  
      “好了!既然你拿出这么大一笔钱来,有什么要求就提出来吧!只要不过分,我都可以答应你。”马小玲让况复生将现金全部放进保险柜,这才询问道。
  
      白天明故意色色的看着马小玲,从上到下来回几次,在达到马小玲忍耐极限之后,才说道:“请问你的不过分,定义是什么?”
  
      马小玲黑着脸道:“我乐意做的事情,都在不过分的范畴。我不乐意做的事情,都叫过分。”
  
      “那就是说,我说什么事,是我的事。你做不做,是你的事了!”白天明叹了口气。
  
      “就是这个道理!”马小玲高傲的回答。
  
      “果然啊!就不该先付款的。亲!你的好评肯定没有了!”白天明义正言辞。
  
      “随便!”虽然不太理解白天明的意思,但是马小玲觉得,还是不要顺着白天明的话继续说为好,总感觉继续说下去,会被绕到什么奇怪的圈子里去。
  
      “闲话不多说,我们的来意很简单,就是跟着你,阻止某些事情的发生。这期间,我们希望,你尽量不要避开我们。”白天明说了实话,却说的很笼统。
  
      “什么事情?”马小玲果然问道。
  
      “不知道!我们只知道,你是事情的中心,跟着你才能阻止事情的发生,其余的一概不知。”白天明双手一摊推脱道。
  
      马小玲是一个果断的人,既然问了一次,得不到答案,自然不会再询问第二次。
  
      就这样,在交付了大笔的保证金与住宿费之后,白天明三人住进了灵灵堂,每天跟着马小玲出出入入。
  
      马小玲因为不再缺钱,而没有训练飞虎队,教他们除灵。而飞虎队的除灵训练,迎来了新的导师毛道长。
  
      显然毛道长已经成功的和毛忧搭上了线。
  
      未完待续。

看过《仙武金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