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仙武金庸 > 第一百一十九章出征黑木崖
    “这么说来,任我行早就发现了?”古传侠问道,语气中没有太多起伏,这本也是有过几分猜测的事情,如今也不过证实猜测而已。

    曲非烟狠狠的点头道:“这是自然!蓝姐姐告诉我的每一只尸虫内刻有尸虫操控者的精神印记,一旦尸虫死亡或者脱离控制,操控者都会有感应。教主他也一定知道了,现在趁着大家都还没有回神,你赶快走。最好离开大明,不要回来。”

    古传侠却不着急,好奇问道:“你怎么确定任我行会赢?如果他输了,东方不败不会再放过他。如果他死了,自然没有办法再将我如何。”

    曲非烟看古传侠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着急的跳脚,咒骂道:“你个蠢蛋、白痴、傻瓜,亏我还以为你很聪明。你难道没有发现星空的异样吗?教主现在有星宿海的那位帮忙,此战已经胜券在握。东方不败再强,他也绝不是破命强者的对手。”

    “丁···。”古传侠还未说话,嘴边被一只温软的小手堵住。

    “他正看着这里,所以不要说出他的名字,连江湖诨号也最好别提。”曲非烟低声提醒道。然后小脸一红,将手收回来,和古传侠拉开一些距离。

    “他为什么会帮任我行?”古传侠问道。

    曲非烟摇摇头,皱着眉头道:“这我哪里知道!我也不敢去问任姐姐。何况任姐姐只怕也未必知道。最近一段时间,任姐姐似乎在令狐冲和教主之间很为难。”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任我行要重回黑木崖,夺回教主之位,需要的是一场绝对的胜利,没有什么比一个鲜血浇筑的战场,更加适合宣告他的重归大位。但是令狐冲天性善良,不忍生灵涂炭。觉得小股人潜入黑木崖,悄悄解决掉东方不败便好。

    现在的令狐冲已经是法相高手,并且还在快速的进步,且是任盈盈未来的夫婿,话语权不低。

    更何况令狐冲的意思,其实也代表了一大部分左道中人的想法。他们大多只是依附于魔教,并不愿为了魔教的上层斗争而打生打死,消耗自身的力量。

    “黑木崖一战,我有不得不参战的理由。倒是你,最好先离开。找个地方躲起来。你爷爷···我会想办法救出来。”古传侠对曲非烟说道。

    曲非烟倔强的摇摇头:“不行!我要去!我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

    古传侠看着曲非烟,直视着她的眼睛,看到了她眼中的坚定,知道自己也说服不了她。

    “好吧!到时候你记得不要冲在前面。我会让黑山跟着你,现在它实力不弱,可以保护你。”古传侠说道。

    听到古传侠提到黑山,曲非烟绷紧的小脸露出一丝笑容:“黑山呢!我又有好几天没有看到它了。”

    古传侠笑着说道:“黑山在燕京城外寻了一窝角蟒,吃了之后头上长角了,头皮正发痒,现在指不定在什么地方撞墙呢。”

    曲非烟道:“我去找它,用刷子帮它刷一下,这样就不痒了。”

    向任我行回禀了任务完成之后,古传侠便闭门苦修,开始不断的炼化胸口的那朵焚天花。争取在黑木崖大战之前,将九阳神功第二重练到大成,修为接近法相的程度。

    时间匆匆。

    二月二龙抬头,前日月神教教主任我行,伙同前日月神教左使向问天,召集神教旧部十余万人,挥军直发黑木崖。

    一路上势如破竹,很快就将日月神教的各个分舵攻破,最终包围了黑木崖。

    此刻黑木崖上也是一片混乱。

    东方不败依旧假死不出,大总管杨莲亭统领一切却无法服众,本身的才能也极其有限,根本不是任我行的对手。

    若非有童百熊率领一部分精锐占据地利优势殊死抵抗,只怕黑木崖也已经被任我行攻破。

    即便是如此,若是东方不败再不出现,他们也唯有败亡一途。

    更戏剧化的是,杨莲亭眼见童百熊声势日渐超过自己,神教之中多有人归心童百熊,大敌当前竟然起了忌惮之心,想要除掉童百熊。

    “教主有令:风雷堂长老童百熊勾结敌人,谋叛本教,立即擒拿归坛,如有违抗,格杀勿论。”正在前方抵挡向问天的童百熊,骤然听到这个消息,浑身一震,接着全身都萎靡下来,怒声咆哮。

    “小人杨莲亭!东方兄弟为何要将神教重任交托给你这样的卑鄙小人?我童百熊一万个不服!”说罢硬生生受了向问天一掌,却折返回了黑木崖总坛,要去与那杨莲亭理论。

    早已被任我行收买的上官云趁机打开黑木崖上的部分阵法,让任我行率军攻打了进来,一路直冲总坛。

    总坛之中,童百熊此刻已经被几十个神教高手围攻,浑身沾满了自己和敌人的鲜血。巨大的身躯遍布伤口,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更加凶恶。

    “杨莲亭!我要杀了你这个卑鄙小人!东方兄弟定然是让你悄悄给害了。东方兄弟···我这就为你报仇。”说罢童百熊原本如小山般的身躯再度膨胀几分,一拳挥出就如同巨峰坍塌一般,充满了压迫感。

    总坛日月魔火之下,站着一个面白无须,面容俊雅的中年男子,看着童百熊,满眼阴冷的一挥手。

    只听得铁链声响,押了十余人上殿,有男有女,还有几个儿童。这些人无不被沉重的寒铁链条贯穿了琵琶骨,浑身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

    之前在九重楼大放厥词的童百豹也赫然在其中,此时精神萎靡,哪里还有当日的威风。

    童百熊一见到这干人进来,登时脸色大变,巨大的身形一顿,伤口崩裂,鲜血如瀑布般洒落下来,提气暴喝:“杨莲亭,大丈夫一身作事一身当,你拿我的亲眷儿孙来干甚么?”

    杨莲亭道:“童百熊!你不听教主号令,拥兵自重。暗中与那任我行互通,你莫非以为无人知晓吗?”

    “今日我便是要拿下你,杀一儆百。任我行如今即便再如何得势,只待教主一出关,他便是土鸡瓦狗,再也无足为虑。”

    童百熊咆哮道:“杨莲亭!你倒行逆施!如今任我行的大军已经打上来了,我即便是先走一步,你也活不久。”

    杨莲亭冷笑道:“还说没有勾结任我行!此番言语,便是罪证!左右还不将他拿下吗?”

    十几条寒铁锁链已经如同毒蛇一般从四面八方朝着童百熊射来,转眼便将他的四肢统统缠住。而铁链的另一端,却是拴着几十头巨兽,每一头巨兽都有上十万斤的巨力。

    几十头巨兽一同发力,就要将童百熊硬生生的撕裂。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看过《仙武金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