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仙武金庸 > 第八十二章剑宗三基友
“来的可是剑宗的三位师叔?”古传侠站在门楼之下,九阳神功运起,万里灵气皆有感,一声出数百里内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三人中丛不弃面色微变:“好厉害的的内功,好深厚的真气修为。”

    成不忧冷声道:“前面是哪位小辈,好不晓得道理,知道我们是你师叔,还不唤你师父来?你还没有资格与我等说话。”

    声音尖锐刺耳,宛如剑割裂钢铁的声音,虽然不如古传侠方才百里回音来的震撼,却别有一种萧杀之威。那些功力弱些的人,倒也分不出其中的差别。

    古传侠道:“三位若是前来与我师父饮茶论道,在下自然代为通传,只是尔等来势汹汹,面带杀意。显然不是来做客吃饭的,既然是敌人,那就没什么好说的。想见我师父,容易!先打败我再说。”

    说罢古传侠毫不客气,率先出手。

    时间紧迫,如今的华山之上,除了风清扬唯一的先天高手就是他。打退了剑宗,只剩下魔教和嵩山派的人,风清扬出手的概率大大提高。

    纯阳真气在体内飞快的运行,一股浩荡的真气充斥在天虹剑锋之上,真气动荡四周磅礴的灵气也被同时搅动。

    “区区小辈,也敢放肆!让师叔我今天教你什么叫师长的疼爱!”成不忧同时一剑朝着古传侠刺来,剑锋之上有混元流转,显然是已经将混元气修到了极为高深的境界,虽然是剑宗弟子却并没有放下修炼真气,反而更加看重。

    这一剑来的又凶又猛,剑宗弟子本就精修剑道,从视觉效果上来看,成不忧的这一剑要胜过古传侠的一剑太多。

    古传侠率领的一众华山弟子,统统惊呼起来。

    成不忧也是面有得色,这一剑看似简单,其实是他苦修多年的快剑,这样的快剑他一共创了四招,每一招又有一百多种变化,极尽变幻迅猛之能。

    古传侠面不改色,仿佛由长剑操控着身体,瞬间飞腾。

    很简单的一招白云出岫。

    但是一股极为均衡霸道的剑意附着在其中,浩瀚精纯的真气流转不息。

    一剑直指成不忧快剑的破绽。

    “着!”

    成不忧手中的剑被一击磕飞,手掌被割破鲜血直流。

    古传侠还是手下留情了,毕竟风清扬就在华山后山看着,他若是真下狠手除了这几根剑宗独苗,只怕风清扬就真的不会出手相助了。

    “什么?绝不可能!我···我还有三剑!小辈看招!”

    成不忧瞬间心神大乱。

    以指代剑,用真气凝聚出有质无形之剑,唰唰唰三剑同出,迅猛非凡且变幻莫测。换了一般人,一定会被迷惑,看不清真假虚实,被迅猛剑气所伤。

    然而这些在古传侠面前都不好使。

    一剑!

    依旧只有一剑,成不忧最为自傲的三招剑法同样被破去。

    “不可能!你区区一个气宗弟子,怎么可能破掉我苦心专研十几年的剑法?”成不忧心神大乱,已经忘了此来的目的。

    古传侠心中叹息,就这样的心理素质,也难怪和两位师兄在荒野搞基十几年,右手都快成麒麟臂了,还不是岳不群的对手。

    “因为他用的根本不是气宗的剑法,甚至不是我华山的剑法。他用的是风师叔的独孤九剑!他就是那个传闻得了风师叔传承的古传侠。”封不平上前来,盯着古传侠,目光中满是嫉妒和愤怒之意。

    成不忧怒道:“独孤九剑···独孤九剑!风师叔好不晓得道理,这样的绝世剑法,不传给我等剑宗弟子,却传给了区区一个气宗小辈,气煞我也!”

    “成师弟!慎言!”封不平喝道。虽然心中依旧愤慨难平,封不平却知道此上华山,争夺华山主导权,最大的底牌就在于风清扬。否则的话,他们也不敢与嵩山、魔教合作。

    “小子!你凭借风师叔的独孤九剑胜我,我不服!”成不忧死死盯着古传侠,大声喊道。

    古传侠冷笑道:“你不服便不服,关我屁事?有本事你咬我呀!”

    “三位师叔!你们恁多废话,却不战不退,是何道理?莫非真要当华山叛徒,眼睁睁的看着嵩山和魔教中人,覆灭我华山道统?”古传侠冷喝问道。

    丛不弃道:“虽然是个小辈,却也说的有道理。我等三人是来找你师父,夺回掌门之位的。你若拦得住我三人,我们这就退去。倘若拦不住···就请把你们师父叫出来。”

    “好!”

    再无废话,古传侠再度出手。

    剑光闪烁,滚滚真气倾泻而出。

    这一次古传侠没有施展独孤九剑的奥义,而是以剑宗绝学夺命连环三仙剑对付剑宗三人。

    “狂妄!竟然在我们剑宗之人面前施展剑宗剑法。”封不平冷笑道。

    “知道反派和主角的差距在哪里吗?”古传侠回答的却是毫不相干的话题。

    “区别就在于,主角以嘴遁降敌,反派却死于话多。又不是主角,你的废话···太多了!”

    “落!”

    艳阳高照,封不平三人感觉到空气之中似乎都多了许多炙热的味道。

    当光线刺痛了他们的眼,模糊中就只看到三道浩瀚的剑光从天而降,然后狠狠的镇压下来。

    轰!

    就如同三重巨大的剑峰垂直落下,剑宗三人被古传侠一剑镇压。

    剑宗三基友···重伤。

    “绑了!”古传侠一声令下,众多华山弟子嗷嗷的扑了上去。剑宗弟子想要上前抢回师长,却又被古传侠的威风所震慑,畏首畏尾不敢上前。

    将战场交给众多华山弟子,古传侠剑光一挺,化作流光朝着西南方向飞去。

    那个方向的战斗应该是最为惨烈、残酷且压力最大的。

    “秋道长!顶住啊!”

    西南山脚下,此刻已经是血流成河。

    魔教三教九流的弟子操控着毒虫、鸟兽不断的冲击着华山弟子的阵营。而华山弟子的防御空间不断的被压缩,越来越多的华山弟子重伤、死去。

    秋道长此时也被毒虫啃断了一臂,只剩下左手持剑,狼狈的施展着剑法。

    “大家不要怕!和这些魔崽子拼了!他们就这么点手段。用完了就是一群土鸡瓦狗,任由我们砍杀。和砍菜瓜没什么区别。”

    “呸!老杂毛就会吹逼!以前没发现你这么会装!临死前也算是看到你的真面目了。”一个华山外门的大汉吐了口带血的唾沫说道,他的面色赤红,浑身肌肉隆起,筷子粗细的经脉凸起,不断的抽搐着,有血水渗出,显然不是用了某种燃烧生命力的邪门武功,就是吃了某种临时爆发战斗力,却最终会要命的古怪毒药。

    ;

看过《仙武金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