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仙武金庸 > 第八十章拒绝
“对不起!我拒绝。”古传侠最终还是压制住了心头的激动。

    “为什么?我可以给你医经作为交换,你要是想学劈空掌,我也可以教你。你为什么不答应?”林岳姚睁大眼眼睛,很不满意古传侠的回答。

    古传侠道:“因为我帮不了你!九阳神功再神奇,它也需要时间修炼,而以我现在的功力,根本没有能耐帮助你。”

    “那你什么时候可以帮我去救我师父?”林岳姚问道。

    古传侠道:“至少也要等到我九阳神功第一重大成,修成九道阳气。”

    “好!那我就跟着你,直到你九阳第一重大成,等到你九阳第一重大成,就和我去北宋擂鼓山救我师父好不好?”林岳姚继续哀求,仿佛听不懂古传侠话中的拒绝之意。

    “我会医术,还会炼制灵丹,我很有用的。让我跟着你好不好。”

    古传侠道:“会九阳神功的不止我一个,你为什么要缠着我?”

    林岳姚道:“不行的!张泳思是女人,即便是练了九阳,她练出的阳气天然就夹杂着一缕阴气,就算她肯帮我,也救不了我师父,反而只会害了她。至于其它的人···我···我也不认识啊!”

    “那你就跟着我吧!”古传侠只能无奈答应林岳姚。

    去北宋本来就在古传侠将来的计划当中,如今有个人北宋人跟着,多少对那边也多一些了解。更何况林岳姚还会医术,会炼药,典型的奶妈妹子。重点是···是妹子。这才是关键。

    林岳姚兴奋的跳起来:“太好了!我一定会帮你尽快修炼到第一重大成的。你等一会把你的蟠桃给我,我可以用秘境中现有的灵药配合蟠桃,炼制一种增元灵丹,你吃了之后一定会真气大增。”

    将灵物炼制成灵丹,的确比直接吞服要来的更有利用率。

    对于林岳姚的好意,古传侠自然也不拒绝。

    不急着出秘境,古传侠、林岳姚、谢瑛三人留了下来,在秘境中进行了半个月的闭关。

    古传侠在灵丹和炎晶的帮助下,成功的将纯阳练到先天大成,开始修炼少阳之气。

    少阳一成,古传侠的先天真气量直接增加了一倍。本来古传侠的根基就远胜于寻常先天,如此一来真气量更多。很多对手只怕打消耗都直接被古传侠耗死。

    至此古传侠在后天期积蓄的潜力耗尽,想要再练更多的阳气,需要古传侠自己去花更多的时间去感悟、积累。

    三人出了秘境,小心的走出昆仑,披着鹰纱渡过毁灭区域。

    横渡了无数艰难险阻,终于返回了大明。

    而此时的大明武林却早已波澜再生,正邪的碰撞更加激烈。

    “听说了吗?华山派的大弟子令狐冲和魔教妖女有染,被岳先生赶出了华山派。这华山派本就没有几个出色人物,一个古传侠失踪多日,听说是因为身怀独孤九剑被左冷禅派人暗中杀死。令狐冲又被赶出了华山。想来这华山至岳先生之后,怕是要更加没落了。”酒肆之中多江湖豪侠,他们的消息往往是最灵通的。

    随便走进一家酒肆,古传侠便侧耳倾听着这些江湖客们的对话,了解如今武林的局势。

    “嘿!你的消息落伍了!我听说令狐冲之所以被赶出华山派,是因为偷偷练了林家的辟邪剑谱,而不把辟邪剑谱交出来。”

    古传侠听到这里,疑心大起。

    按道理风清扬已经将独孤九剑传了他,对于前辈剑法已经有所交代,不会再传第二人才是。难道···令狐冲真的练了辟邪剑法?

    想想令狐冲翘着兰花指,捏着绣花针的样子,古传侠打了个冷颤。

    谢瑛手中一枚骨符闪烁,放在耳边倾听着什么。

    半响放下骨符,谢瑛说道:“我刚刚确认过了,令狐冲的确剑法大进,境界也到了先天凝形。但是不是辟邪剑法,有人曾经看见,令狐冲挥剑之时,每一剑都夹杂着龙吟之声,剑法如同惊龙,迅猛闪烁,甚至可以牵引天地雷火之力。”

    “龙形百剑!”古传侠低声暗道。

    对于这门剑法,古传侠不陌生。

    这是华山昔日龙剑长老所创的绝学,原本龙剑长老说过要传给古传侠的。只是古传侠一直没到先天境界,修炼这门剑法有危险。等到古传侠在幻境中终于达到先天之时,正邪大战爆发。接着是古传侠道破自身身份,然后幻境崩毁,一切推倒重演。

    “令狐冲肯定也已经入过幻境,并且同样得到了龙剑长老的看重,学会了龙剑长老的龙形百剑。”

    这门剑法,古传侠见龙剑长老施展过,如果不算上最核心的孤独剑意,这门剑法比起唯有破灭剑意的独孤九剑不差分毫。

    “令狐冲果然不愧为一时天定的主角,即便是被我抢走了机缘,却又会衍生出新的机缘。”

    古传侠对谢瑛道:“我要回一趟华山。”

    谢瑛道:“回华山?岳不群可不好对付。他知道你身怀独孤九剑,肯定会打主意。他自己养大的大弟子,他都舍得下毒手,对你他更不会心慈手软。”

    古传侠道:“我知道,但是我有我的理由,必须回去。”

    拿出一块玉佩,将玉佩递给谢瑛。

    “这是我们古家商会的总令符,你拿着它去找古泉,古泉自然会知道该怎么做。无论是人还是财,古家商会有的,予取予求。还有···青城派也渗透进了商会,你若是看不过眼,便除了他们。我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交情。”

    谢瑛接过玉佩,大大方方的悬挂在自己的腰上,反而忽然给古传侠一种送定情信物的感觉。微微觉得有些尴尬,反而还不如人家姑娘看得开。

    “林岳姚!你先跟着谢瑛。我此上华山,颇为凶险。带着你只怕不方便。”说着古传侠又对跟在来大明的林岳姚吩咐道。

    林岳姚乖巧的点点头,只是眼神有些担忧。

    她自然不是担心古传侠本身的安危,而是怕古传侠有个三长两短,她又得重新去找男性的九阳传人。

    辞别了谢瑛和林岳姚,古传侠乘坐着向谢瑛借来的巨鹰,飞往华山。

    如果剧情还有惯性,此时的华山应该已经是个空壳,华山一众早已秘密前往了洛阳。岳不群已经真正开始下手,抢夺林家的辟邪剑法。

    当然古传侠并不会依赖剧情,因为从衡山开始,整个节奏便已经乱了。令狐冲被逐出华山的时间,似乎提前了。

    “看起来,这一次令狐冲与岳不群之间的矛盾更大。”

    想想也对,龙剑长老是华山剑宗的嫡传祖师爷,令狐冲得了龙剑长老的传承,岳不群还容得下他也就怪了。这和令狐冲得到独孤九剑传承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独孤九剑并非剑宗传承,甚至算不上是华山剑法。

    ;

看过《仙武金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