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仙武金庸 > 第七十六章白骨爪

第七十六章白骨爪

  张泳思眼见古传侠如此,双手向下,五指微曲。纤细白嫩的手指尖忽然凝聚出一股阴冷的萧杀之气,灰白色的气流在指尖循环往复。

  一道撕锦裂帛的声音,古传侠目光一转,只看到那白嫩的手指已经直刺他的心口。一瞬间全身酸软,有一股异常之气息入侵,整个人都被摄住了心神。

  九阴白骨爪共有五重,第二重便是摄魂。

  识海中的破灭剑意一闪,将这股异常的摄魂气息斩灭,古传侠下一刻回过神来,脚下一松,整个人翻滚出去。

  胸口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已经被撕裂了一大块皮肉。

  清晰的爪印印在胸口,久久不散。其中充盈着一股死气,腐蚀着古传侠的内力。

  只是这气息虽然邪异,其中却还夹杂着一缕精纯的至阴之气,乃使得这九阴白骨爪不至于堕入真正的邪道,而是从死亡之中淬炼至阴之气,以死亡练就至阴之道。

  “这张泳思莫不是已经得了全部的九阴真传?”古传侠内心打鼓。独孤九剑再强,也只是一门剑法,九阴真经胜在更加全面,张泳思家学渊源,想要打败她当真是难了。

  不待继续思考,张泳思的下一爪已经来了。

  这一次古传侠终于以破掌式看清了这一爪的轨迹。

  正是因为看清了,古传侠才更加觉得无法对抗。

  因为张泳思的手掌竟然不是在现实之中穿梭,而是借助着死气在幽冥之中横行,跳转空间一瞬即至。

  这让古传侠根本看不到她爪法之中的破绽。

  破绽不是不存在,因为世间不存在没有破绽之物,除非不在世间。

  叮!

  天虹剑再度悲鸣,古传侠凭着直觉将长剑竖起,险险的挡住了张泳思的一爪。这一爪在天虹剑上抓出了三道深深的抓痕。

  古传侠心疼的摸着剑身上的抓痕印记,感受着印记之中残余的死气,脸上挂着苦笑。

  这一场几乎根本就没法打下去。

  但是要让他认输,他也不甘心。

  古传侠转换剑法,以泰山绝学岱宗如何对战张泳思。

  岱宗如何是一招算剑,是根据对手上一瞬间的行动,在心中模拟计算其下一刻最后可能的行动、进攻方式。

  寻常时候当然比不上独孤九剑的直接看破,但是当张泳思的九阴白骨爪看不破的时候,这种更加低一层次的计算方式,反而更加起到作用。

  古传侠以岱宗如何对抗张泳思的九阴白骨爪,虽然陷入下风苦苦支持,却不再如之前那般狼狈。

  只是百窍心开启毕竟时间有限,不过数息时间,古传侠就已经感觉到心脏一阵阵的绞痛,再继续下去只怕会折损寿元。

  算准下一击打的轨迹,古传侠终于出手。

  夺命连环三仙剑!

  既然挡不住,古传侠反守为攻。

  三剑连出,体内连开十八个气锁,内力暴涨,经脉都差点涨破。

  天虹剑上剑气暴涨,化作三色巨剑横空而行。

  张泳思目光一闪,双手连弹,十指拉伸,四周的一切昏昏暗暗,似乎已经不再处于同一个画面之中。

  当眼前的画面破碎,一道幽暗之气化作无边的幻境袭来。

  恍惚间古传侠似乎看到了一个血腥铺满白骨的修罗炼狱。无数的冤魂在炼狱之中哭号,魔音穿脑,怨鬼勾魂。

  噗!

  幻境一瞬间消失,而古传侠被张泳思一掌劈在胸口。

  最后一击张泳思收手了,如若不是这般,古传侠已经被她用五指刺穿了天灵盖。

  将淤血吐干净,古传侠在张绍翀的搀扶下,艰难的站起身来。

  “是我输了!”

  “你的剑法不弱!只是可惜内功心法太差。全真教的玄门内功固然无穷无尽,却也需要大量的时间打磨修炼,将一身精神全部炼入一口真气之中。”张泳思说道。

  古传侠道:“多谢指点!”

  古传侠与张泳思一战后,分出了一二三名。

  古传侠因为没有再战之力,名列第三。

  之后又是数场比斗,分列为张老九第四,陆将第五,张绍通第六,张绍翀第七,林岳姚第八,杨天豪第九。

  依次进入那潭水之中,接受考验,通过考验便有资格得传九阳、医经、毒经任意其一。

  张泳思先进入了潭水之中,不过十息,便见那潭水翻滚,隐隐有赤色闪烁,滚滚热浪扬起,张泳思已经脚踩赤光飞出。

  一身气势高涨,不再如之前那般阴冷,阴阳似乎已经有了平衡的趋势。很显然张泳思已经通过了考验,获得了九阳传承。

  谢瑛紧随其后,在潭水之中侵泡了有一炷香的时间。

  一炷香过后,谢瑛被水龙托出,面色沮丧。

  “可惜了!”谢瑛摇摇头,也没说自己为什么会失败。

  第三个轮到古传侠。

  古传侠伤势在秘境的灵药和充沛的灵气帮助下已经好了一大半,接受考验并没有问题。

  只是除了张绍翀和谢瑛对古传侠暗道加油以外,其余众人都巴不得古传侠失败为好。

  跳入潭水之中。

  古传侠就感觉自己仿佛侵泡下了寒冷的油脂之中,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拽着不断的往下深潜。

  当意识逐渐模糊的时候,他仿佛冲破了某种阻碍,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当古传侠睁开眼,就看到一辆深红色的的士迎面而来。

  嘎吱···!

  破旧的的士艰难的刹车,车窗里伸出一个脑袋来。

  “你妈的个大****,你要死不会去找辆宝马撞啊!走路带没带眼睛?尼玛的臭****,信不信老子下来抽你!”骂骂咧咧没完没了。

  古传侠没有理会,有些恍惚的看着四周的高楼大厦,看着街上的车水马龙,看着街上打扮清凉的女孩。

  “我这是···穿回来了?”

  “不对!这应该是我内心的恐惧。”

  “潭水可以照射出心中的恐惧,而我需要渡过恐惧,战胜它。”

  “只是我难道是在恐惧回到过去,回到上一世?”

  “我难道不是应该期待的吗?”。

  一瞬间古传侠纠结起来。

  顺着大街走着,看着这熟悉又陌生的一切,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看着他们忙碌着生活的琐碎。古传侠忽然明白自己为什么恐惧。

  “这从生到死,平淡而又受到无形支配的生活···我果然是讨厌并且害怕的啊!”

  “我以为我是想要回来的,其实这不过是一种伪装,即便是回来···我也不该是以这种方式,重新变成一个毫无力量的普通人。”

看过《仙武金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