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仙武金庸 > 第六十五章东方之死
    古传侠点了点头,没有拒绝曲非烟。

    华山他是回不去了,老岳应该已经知道他获得了独孤九剑的传承,若是等老岳抽出手来,定然会将他囚禁在华山,逼问独孤九剑的秘诀。

    虽然华山之上还有一个风清扬,但是古传侠并不确定他会不会出手。

    群玉院中有一口水井,平时看起来并无异样,但是只要开启机关,抽空水井里的水,就会露出一条秘密通道来。

    古传侠、曲非烟、韩守义三人顺着密道直通到了衡山城外五十里处的一个小湖边。

    推开堵住密道的石块,头顶上方的打斗似乎已经结束,天地间昏昏沉沉的,仿佛失去了各种颜色。天的正中间破开了一道丑陋的伤口,无穷的孽气从其中散发出来,破灭着一切。看着这个大口子,古传侠似乎感觉到独孤九剑的总决有了突破。

    “快走!”看不出结果,古传侠却能够本能的察觉到危险。

    “韩兄!咱们就此别过,改日再聚。”古传侠牵着黑山先将曲非烟扶上马,转身对韩守义道。

    韩守义道:“古兄!后会有期!不过古兄!在下有一言相告,虽然魔教中人不乏性情之辈,但是你与魔教中人交往,切记不要被蛊惑心智,堕入魔教之中。否则日后让我知道,少不了兵戎相见。”

    “韩兄!保重!”古传侠微微一笑没有作答,未来的事情他说不准。

    黑山迅疾,化作一道黑影驮着古传侠和曲非烟直往洛阳。

    河南为正道力量最为庞大的地区,洛阳古都更是如此。身为魔教圣女,任盈盈隐居在洛阳,不得不说其中究竟耐人寻味。

    初入洛阳,古传侠走到哪里都听到江湖中人在讨论衡山一战。

    酒馆之中,古传侠和曲非烟假扮成兄妹,慢慢的吃着饭菜,听着周围的交谈和讨论。

    “听说了吗?衡山一战,衡山掌门莫大先生重伤,定逸师太断了一臂,即便是恒山圣药天香断续胶也医不好。左盟主和岳大先生似乎也隐隐有些内伤。最惨的是泰山的天门道长,直接被东方魔头一爪掏出了脑浆,死的凄惨无比。”

    “我也是听我表哥的二舅的七叔说的,他是嵩山派的一个外门管事。这一战我们正道中人算是吃了大亏。但是···我还听说···东方不败···那个大魔头,他···死了!”

    “什么?东方不败死了···?”周围不少人,包括古传侠都惊叫出声。

    “嗯!东方不败死了,但是奇怪的是,无论少林、五岳还是其它的武林正道门派,全都收缩势力,没有趁机打上黑木崖。倒是魔教的一些分支势力蠢蠢欲动。”又有一人插嘴说道。

    “江湖风云,诡异莫测。嘿···东方不败死了?我看这根本就是魔教布局,就等着不知死活的人上钩。”一个带着斗笠的汉子低声阴沉的笑道。

    “不可能吧!东方不败怎么说都是魔教教主,堂堂的大明第一人,他用得着用这样的手段?”

    “这可说不准,左冷禅、岳不群、方证、冲虚这些人都有赶超东方不败的潜力,而且我还听说华山风清扬有传人入世,叫古传侠。独孤九剑啊!那可是正宗的剑魔传承···。”这却是有人说到了古传侠身上。

    “那个叫古传侠的可真是好运气。听说他还没有入先天,你们说有没有可能抓住他,然后逼他交出独孤九剑?”也有人低声阴笑着建议。

    坐在这人旁边的一人翻了个白眼道:“你以为独孤九剑是辟邪剑谱吗?林远图在的时候,有人敢打林家的主意?风清扬一日没死,谁打独孤九剑的主意,谁就准备好棺材吧!”

    “你怎么不说上少林寺抢易筋经呢?虽然我们大明的少林只是几十年前立的分院,但是依旧也有易筋经神功坐镇山门的。”

    “话说辟邪剑谱究竟花落谁家?有谁知道吗?”

    “应该是青城和华山两派吧!青城破了林家,说不定已经找到了秘籍。至于华山得了林家遗孤林平之,而且大弟子令狐冲据说见过临死前的林震南夫妇。”

    “嘿嘿!岳大先生这次倒是捡了便宜,青城苦心经营,污了千年的名声,却是成全了华山派。余沧海只怕是要气的吐血了。”

    “他气的吐血又如何?他打不过岳不群,再气也只能憋着。江湖上拳头大的是大爷,刘正风谦谦君子,不也照样落得家破人亡,自身还被魔教掳走吗?”

    “说的也是,其实这些事情,距离我们都太远,唯有酒是真的!喝酒喝酒!”

    话题一瞬间结束,又等了一会,直到没什么有用的讯息,古传侠才带着曲非烟离开酒馆。

    牵着曲非烟,古传侠心中细想着衡山一战的后续。

    从讯息上来看,刘正风和曲洋被魔教控制。东方不败不知为何传死讯于江湖,却无人相信。而魔教的一些分支教派、三教九流开始蠢蠢欲动,很有可能是任盈盈和向问天已经找到了任我行的下落,开始要有所行动。

    城东,经过几条小街,来到一条窄窄的巷子之中。巷子尽头,好大一片绿竹丛,迎风摇曳,雅致天然。刚踏进巷子,便听得琴韵丁冬,有人正在抚琴,小巷中一片清凉宁静,和外面的洛阳城宛然是两个世界。

    “好一派隐世乐土,中隐之地。只可惜···。”古传侠摇摇头。隐匿之所,未必为乐,心有苦海,何以超脱?

    铮的一声,一根琴弦忽尔断绝,琴声也便止歇。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贵客枉顾蜗居,不知有何见教。”

    “呵呵!”古传侠轻笑两声,语气讽刺。

    曲非烟大步上前,跪在竹舍之前:“曲洋之女曲非烟求见圣姑,还望圣姑念在昔日的情分上,搭救我爷爷。”

    “你走吧!圣姑不想见你!”苍老的声音过了一会传出。

    “圣姑···!”曲非烟还欲再求,古传侠一把将她拉起。

    “走吧!一群故作姿态的虚妄之辈,何苦去求他们?实在不行,我带你去求风师叔。他老人若是出手,想要救出曲前辈和刘师叔,想来是更有几分把握的。”

    “想不到真的是你得了独孤九剑的传承。我父和祖爷爷就说过,独孤九剑可谓大明武林第一绝学,葵花宝典都比不上。”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突然从竹屋中传出。

看过《仙武金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