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仙武金庸 > 第六十四章上古妖影
    妖影十分模糊,看不出原形,但是滔滔的凶威中弥漫着的却是浓郁的血腥味,天地间一片萧杀,方圆数十里的草木都开始枯萎。

    左冷禅口中念着的上古密语又急促高亢几分,那妖影似乎异常愤怒,却受到一定的约束,放弃了汲取天地的生命精华,转而扑向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的背后日月同辉,阴阳在他身上肆意的转变,但是无论他转化成什么气息,那妖影都死死的跟着他。如一团阴影,却极为强大。

    东方不败停顿身形,竟然摆出了一个标准的礼佛姿势。

    霎时间天地之间,日月同时绽放光明,一个巨大的宝瓶出现在东方不败的头顶,宝瓶旋转。那妖影仿佛遇到了令他最为恐惧、惧怕的事物,想要逃走。

    但是宝瓶的力量极强,妖影根本无法摆脱那股庞大的吸力。

    一声咆哮,妖影膨胀开自己的身体,化作一股无差别的黑风。黑风所过之处,销骨噬魂。

    护住衡山城的王圣手书开始变得枯黄,力量大减。左冷禅、岳不群等法相高人的脸上也多了几缕皱纹,被硬生生的夺走了一些时间。

    定逸师太和天门道长最惨,原本定逸师太看起来还算是个风韵犹存的俏尼姑,如今却彻底成了欧巴桑,看起来苍老了几十岁。而天门道长原本虽然长须飘飘,看着却年轻,如今须发皆白,像足了老道士,却多了几分高人风范。

    二人欲哭无泪。先天之上破命之下,都只有三百年的寿命,妖影一个自爆便夺走了二人至少八九十年的寿命,潜力大减。

    东方不败收起宝瓶,一掌隔空朝着左冷禅拍去。

    日月横空,化作匹练,左冷禅来不及反应,只能用五岳令旗横挡。

    咔嚓!

    五岳令旗为数辈五岳强者熔炼了无数奇珍灵材,汇聚了五岳之山河精气炼制而成,乃是真正的奇兵。如今却被东方不败一掌劈碎。

    碎裂的五岳令旗散落下去,掉入衡山城中。

    很多留在衡山城中的武林好手都纷纷行动起来,去寻找五岳令旗的碎片。

    古传侠、韩守义、曲非烟三人运气好,正好有五块一大四小的碎片落在他们面前。

    大的那块有大拇指指甲盖大,小的只有一丝丝丝线,但是其中却充盈着十分澎湃的五行之力,有滚滚的精气从其中溃散出来。

    “好东西啊!这些五岳令旗碎裂后散出来的精气极为精纯,可吸收炼化。甚至还可以从中提取到五岳五行真气。”韩守义大喜道。

    五块碎片收集起来,古传侠得大片,曲非烟和韩守义一人两块小片。虽然古传侠算是占了些便宜,但是按照韩守义的说法,五岳令旗本身就是五岳派的,古传侠身为华山弟子,理所应当得大头。

    精气散去的极快,三人也不废话,直接寻了个无人的僻静之所便开始炼化。有王圣手书庇佑,那高天之上的斗争一时半刻也波及不下来。

    双手重叠在胸口,掌心中捂着那指甲盖大小的五岳令旗残片,古传侠开始吸收其中散出来的精气。

    滚滚精气汇入体内,古传侠感觉到任督二脉一阵酥麻,似乎有了冲破的可能。

    直接将一枚灵素造天丹吞入腹中,滚滚的内力咆哮,直接破开任脉,然后冲撞着督脉的封闭。

    作为八脉之末,督脉最为坚固,一股无形的气墙,就如同铜墙铁壁一般难以冲破。古传侠内力震荡,几次冲击都没能将督脉冲开,以他的经脉强度最多还能全力冲击三次,再多就会导致经脉破损。

    但是若不一口气冲开督脉,天地灵气就会通过任脉倒冲进来,将任脉重新堵死,并且更加坚固。

    又是一粒灵素造天丹入腹,内力再强盛几分。

    一股庞大的精力也从五岳令旗碎片中被汲取出来。

    轰!

    仿佛推开了一扇大门。

    八脉之末,督脉开!

    八脉一开,十二正经与奇经八脉正式连通,滚滚浩荡的的内力在体内形成了小循环。只要古传侠催动识海中的五岳剑意就能成功的接引天地灵气,打通天地通桥,成为先天强者,凝练真气。

    这一套,古传侠并不陌生,幻境之中他已经走过一遍。

    但是古传侠并不着急,他不想以五岳剑意成为先天。而想凝聚出独孤九剑中的破灭剑意,选择用破灭剑意凝练真气。

    至于独孤九剑中隐藏最深的孤独剑意,那是属于剑魔独孤求败的核心传承,现在的古传侠还远远触摸不到。

    小周天圆满,配合独孤九剑,古传侠已经有把握对抗先天凝形初期。不过眼前正是法相以及法相之上的强者大战,拥有匹配先天凝形初期的战斗力,似乎也并没有太大的卵用。

    睁开双眼,松开掌心。

    手掌心的那大拇指指甲盖大小的五岳令旗残片已经彻底化为飞灰,轻轻吹一口气,便消散。

    曲非烟和韩守义也都炼化了各自的残片。

    “非非!你爷爷有没有交代你,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古传侠问道。

    等到大战结束,无论是魔教胜还是五岳胜,曲洋和刘正风都只会成为他们的战利品,曲非烟是威胁他们二人配合的利用道具。以曲洋的老奸巨猾,行动之前不可能没想过这种可能性。

    曲非烟点点头,看了韩守义一眼。

    韩守义道:“我先去那边看看。”

    等到韩守义走远了,曲非烟才用小手拉着古传侠的胳膊道:“古大哥!爷爷说过,如果他被抓住,就让我去找任姐姐,说只有任姐姐才有办法救他和刘爷爷。”

    “而且爷爷已经和刘爷爷提前挖好了密道,就在群玉院。群玉院是刘爷爷的产业···。”

    古传侠仔细整理着这两句话中的意思。

    从曲洋的意思来看,他觉得最后获胜的会是东方不败。而他让曲非烟去找任盈盈,为的是让她向东方不败求情···还是···?

    “爷爷还说让你护送我去找任姐姐。他给你留了一个藏音盒,里面藏了他和刘爷爷合奏的笑傲江湖曲。只要你将盒子给任姐姐,她就会帮我们。”

    说完曲非烟拉着古传侠,可怜巴巴的看着古传侠,仿佛古传侠只要不答应,她便会嚎啕大哭的样子。

看过《仙武金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