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仙武金庸 > 第五十三章谁言江湖无侠
    “青城派掌门余沧海!你身为一派掌门,亲自带人灭杀福威镖局满门,且强掳总镖头林震南及其夫人,是也不是?”韩守义转头盯着余沧海问道。

    余沧海道:“林家少镖头林平之那个小畜生杀我独子,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我余沧海有仇报仇,何错之有?”

    韩守义道:“林家与你有仇,你就找林家之人便可,那些镖师、镖头他们与你又有何冤仇?他们也有父母妻儿,你杀他们之时,可曾想过其父母妻儿的感受?”

    余沧海冷笑道:“他们是何感受与我何干?若是心中不忿,大可以来找我余某人报仇,左右不过是一剑了账的事情,我余沧海不怕费工夫。”

    韩守义怒笑道:“好!青城派的果然是好汉,做下这等恶事也是直言不讳。不过我韩守义也不是无理取闹之人,你儿子余人彦尚未死去,不过是以青城变脸易容之法躲了起来。诛灭林家满门,根本就是你青城的阴谋,是有意为之。”

    人群中林平之如遭雷击,这才恍然大悟。他一直以为是自己为整个镖局上下招致祸患,却从未想过答案竟然是这样的。

    “百年前林远图一手辟邪剑法,威震武林。闯下了偌大的名声,虽然后来不知为何重伤而亡,但是他的绝世剑法却是有留下。你青城派也是源远流长,却贪图林家的祖传剑法,当真不觉得丢人吗?”说着韩守义已经取下了背后的双拐,遥指着余沧海。

    余沧海道:“黄口小儿!你以为就凭你随便几句栽赃陷害,就能将我余沧海至于不利?江湖···还是靠拳头说话的。七侠门的长辈不教你,我余沧海来教你。”

    说罢余沧海竟然不顾前辈风范,抢先一剑朝着韩守义刺来。

    这一剑剑光九曲十八弯,幽深诡异,宛如有一条蜿蜒隧道在眼前铺开。

    一两年的功夫余沧海也不是没有进步,已经成功先天凝形,可以将剑法化为虚幻的场景,描绘出剑法之中蕴含的真意。

    韩守义双拐一动,以降魔仗法迎了上去。双拐劈风,先天真气层层叠叠,大开大合却另有玄妙,颇有一力降十会之感。

    “好杖法!”岳不群眼中精光闪烁,嘴上忍不住赞叹。

    定逸师太道:“的确是好杖法,脱胎于少林伏魔杖法,似乎又有高人进行过改进。只可惜走的是以力压人的路子,这韩少侠差了余掌门一重境界,想要压制住他只怕不易。”

    此时余沧海与韩守义已经战至一处。

    韩守义双拐如风,转动起来就像是两个风火轮,劲风所过之处,都带着一股灼热的气浪。余沧海忌讳有人暗中出手对他不利,十分手段只用了八分,束手束脚。似乎逐渐被韩守义压制。

    一些江湖上的小喽啰见了都佩服韩守义的英雄侠义,不免为其喝彩。林平之在人群中也看的热血澎湃,麻木的眼神中也多了许多神采。

    只是青城天下独占幽,青城剑法脱胎自青城山,每一剑都幽深诡异,在余沧海的手中更是歹毒。虚虚实实,如潜幽影的剑法,逐渐吸引了韩守义的注意力。

    恰在此时,余沧海从怀里掏出三枚青蜂钉,偷偷朝着韩守义打去。

    这青蜂钉是青城派的暗器绝技,中者无救,歹毒异常。

    “少侠,小心!”定逸师太心直口快,看穿了余沧海的把戏,也不怕开罪青城,直接出声提醒。

    韩守义袖口一张,滚滚真气裹着七八枚铁菱飞出,这铁菱蓝汪汪的,显然已经被剧毒侵泡过。

    青峰钉灵活多变,在半空中凌空虚闪,几乎把握不住轨迹。韩守义的铁菱手段差了几分,只是占了速度快些的便宜。

    双方的暗器并未在半空中碰撞,反而各自错开,朝着对手击去。

    只听见二人同样闷哼一声,竟然是双双被暗器打中。

    二人的暗器上都有剧毒,以先天真气也只能暂时压制,唯有交换解药才能各自获救。

    余沧海面色发白捂着胸口:“小子!这一次我余沧海认栽,我数三声,不如我们交换解药。”

    韩守义伤的更重些,倒在地上,挣扎不起来。

    “想要解药,你需当在大伙面前承认自己的恶行,并且为此付出代价。否则休想。”

    余沧海愤怒不已,冷声嘲讽道:“小子!你先顾好自己的性命吧!中了我青城的青蜂钉,以你的功力最多压制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就会化为脓血而亡。而你的铁菱毒并不算是无解之毒,以我的功力可以压制三天,三天中我一定可以找到人帮我解毒,你信不信。”

    此时刘正风作为正主终于站出来说话:“二位!今日是在下的金盆洗手之日,不如看在我的面子上,此事暂且搁置,有什么恩怨日后再说。二位都是江湖上难得的英雄豪杰,失了谁都不好,且先交换解药如何?”

    “你刘正风有何面子可言?”

    一声冷喝声从刘府外传来,瞬间便笼罩住了整个刘府。

    只见大门口走进四个身穿黄衫的汉子。这四人一进门,分往两边一站,又有一名身材甚高的黄衫汉子从四人之间昂首直入。这人手中高举一面五色锦旗,旗上缀满了珍珠宝石,一展动处,发出灿烂宝光。滚滚的五行气息从这宝旗中散发出来,宝旗中绘制着五岳神山,分数五行,似乎可以调动五岳之力。

    至少当这面旗帜展开之时,这整个巍峨衡山的地脉之力都被这旗帜夺取一半,无形中的九煞七转大阵运转变得缓慢数分。

    “刘师叔,奉五岳剑派左盟主旗令:刘师叔金盆洗手大事,请暂行押后。待到五岳掌门审讯过你的家人还有你之后,再做定夺。”来人语气跋扈,且毫不客气,虽然自言小辈,却毫无对长辈之礼敬。

    古传侠眼神发愣的看着来人,满脑子都是浆糊,瞬间感觉到一股凉意从尾椎骨直冲上脑门。

    “史登达!他怎么会来,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古传侠十分确定史登达已经被他用玉蜂针的毒毒死,但是眼前这个手持五岳令旗的人确实是史登达无误。

    难道说史登达还有个双胞胎兄弟?应该没有这么巧吧!

    刘正风面色不变,甚至微微躬身说道:“但不知盟主此令,是何用意?”

    但见那长的十分酷似史登达的汉子冷漠道:“弟子奉命行事,实不知盟主的意旨,请刘师叔恕罪。”

    刘正风握拳微笑道:“不必客气。贤侄是千丈魔松史贤侄吧?”

    “弟子史登达拜见刘师叔。”虽然如此在说,却并不见有任何动作,手都没有抬一下,更别提晚辈该行的礼仪了。

    “果然是···他!”站在岳不群的身后,古传侠目光无比的复杂。此时的情况莫名的诡异,让古传侠察觉到了危机,仿佛有一张无形的大网正在铺开。

看过《仙武金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