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仙武金庸 > 第五十二章八月十五群雄会
    八月十五,衡山城彻底的变得拥堵。
  
      五岳、青城、少林等正道代表,都由门中长老或者掌门亲自带领着大批弟子,来参加刘正风刘三爷的金盆洗手大典。
  
      到了正午十分,整个刘府都格外的热闹起来,诸多正道高人相互问候、攀谈,仿佛看不到隐藏在暗处的暗流。
  
      远客流水般涌到。大明丐帮分舵副舵主张金鳌、郑州*门夏老拳师率领了三个女婿、川鄂三峡神女峰铁老老、东海海砂帮帮主潘吼、曲江二友神刀白克、神笔卢西思等人先后到来。这些都是江湖上的好手,却大多算不上多大的人物,这些人到来反而只会让整个局面显得更加复杂。
  
      古传侠在人群中看到了凌岳阳对他遥遥一笑,忽然一惊。他此刻是一身华山弟子的打扮,凌岳阳见了却毫无意外之色。对了···对了!以丐帮的消息灵通,不可能到现在还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只是这就更加古怪了,按道理他欺骗了凌岳阳,为何这凌岳阳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依旧那般友善?
  
      忽听得门外砰砰两声炸响,跟着鼓乐之声大作,又有鸣锣喝道的声音,显是甚么官府来到门外。群雄一怔之下,只见刘正风穿着崭新熟罗长袍,匆匆从内堂奔出。群雄欢声道贺。刘正风略一拱手,便走向门外,过了一会,见他恭恭敬敬的陪着一个身穿公服的官员进来。
  
      除了三四流的江湖中人,大多数人都是一幅看好戏的表情。
  
      接下来戏剧般的宣旨、谢恩,整个流程简陋而又犹如行云流水般迅速,让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刘正风毕竟是江湖上数得上的高手,朝廷的这番招揽未免也显得太过儿戏了些。
  
      群雄纷纷坐定,仆役上来献菜斟酒。米为义端出一张茶几,上面铺了锦缎。向大年双手捧着一只金光灿烂、径长尺半的精金盆子,放在紫檀木的茶几之上,盆中已盛满了清水。
  
      那清水看似清澈,其实是取自九幽之下的深渊之水,消骨噬魂,双手若是侵泡其中,免不了要遭受一番难言的痛苦。不过这样却也代表了金盆洗手之人退出江湖的决心,一旦这双手入了水中,就算是与深渊缔结了契约,从此不再插手江湖之事,而江湖中人也不能再来找其人寻仇。
  
      既然刘正风决心不插手江湖之事,朝廷这种敷衍的态度也就说得通了,一个只能当做高手供奉,而无法真正起到什么作用的刘正风,对朝廷而言几乎没有什么利用价值。
  
      刘正风笑嘻嘻的走到厅中,抱拳团团一揖。群雄都站起还礼。刘正风朗声说道:“众位前辈英雄,众位好朋友,众位年轻朋友。各位远道光临,刘正风实是脸上贴金,感激不尽。兄弟今日金盆洗手,从此不过问江湖上的事。手入幽泉,九幽为证,不得反悔。”
  
      说罢也不废话,双手就朝着那精金盆里盛放的深渊之水探去。
  
      “且慢!”
  
      一个浑厚的声音响起。
  
      众多武林中人坐直了身体,等着这意料之中的变故。
  
      谁知这走出来的竟然是一个浓眉大眼的青年,背上背着一对铁拐。
  
      “这位英雄!为何阻止刘某金盆洗手?莫非你我有何仇怨?”刘正风好脾气的拱手问道。
  
      “不曾!”青年道。
  
      “那你我莫非有什么未尽的恩情?”刘正风又问。
  
      “在下初至大明,与刘三爷从未有过什么交情。”青年道。
  
      “既然如此,为何阻止在下退出江湖,金盆洗手?”刘正风毕竟是一代高手,有他的威风,气势一变庞大的压力朝着青年压了过去。
  
      青年脸颊通红,双足却站定道:“因为刘三爷是大明江湖上少有的真英雄,因为最近江湖上有一桩无头公案,如今正主和江湖诸多豪杰都在这里,需要刘三爷您做一个公允的评判。”
  
      一说到这里,众人都知道青年所指的事情是什么了,整个大堂里都开始议论纷纷起来,嗡嗡嗡的声音汇集在一起,显得格外的嘈杂。
  
      “你说的可是福州林家灭门一事!”刘正风问道。
  
      青年道:“没错!正是此事。”
  
      刘正风包括大堂里的不少人都用诡异的眼神看着青年,似乎是在揣测眼前之人与林家的关系,余沧海看向青年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探究和期待。
  
      “你与福州林家可是有什么关系?”刘正风问出了在场不少人的心声。躲在角落里扮成乞丐的林平之,看向青年的眼神也有些许期待。
  
      “并无任何关系,在听闻林家灭门惨案之前,在下连福威镖局是什么都不知道。”
  
      紧接着青年道:“但是江湖不平事,自当有人管。江湖上的公理,也要有人维护。逝者含冤而逝,总该有人站出来为他们鸣一声不平。”
  
      “哈哈···现在的年轻人,为了出名当真是什么事都敢做,却不知江湖水深,淹没了多少你这样少年郎的头颅。”余沧海毫无一派掌门风范,直接开口讽刺。
  
      “好小子,就冲你这胆量,你今日身首异处,我胡十九为你买一副上好的柳州棺木。是男子汉,就先报上名号。”人群中也有人起哄。
  
      青年朝着四方拱拱手,神情平淡:“在下,七侠门,韩守义!”
  
      四周瞬间平静了。
  
      直到五六息之后,方才有人低声问道:“这七侠门是什么来历?”
  
      “七侠门是昔日南宋七怪之首柯镇恶晚年所创,此门派中人,武功倒是一般,但是却个个生的是侠肝义胆,最是急公好义。九州武林不屑七侠门,甚至厌恶七侠门的人不少,但是当着其面却无人不叹一声好汉。”有人问,自然有人低声解释。
  
      “嘿嘿!江湖水深,武林路黑,这样奇葩的门派竟然还能存在,而不被灭掉,当真是异数。”有人冷笑道。这是人之常态,自己卑劣便见不得旁人高尚,只盼望着这世上的人都如同自己一般。
  
      “想灭七侠门的人多了,但是别人的祖师爷了不得啊!柯镇恶可是郭靖郭大侠的首位师父,他传下的七侠门,郭大侠如何不多照看几分?”
  
      “我说呢!有郭大侠当靠山,这七侠门只要不招惹到破命级别的强者,那就是可了劲的作死。看在郭大侠的份上,也没人敢真的与他们计较。”
  
      人群中自有人高深莫测的冷笑:“在南宋是这样,但是在大明···郭靖的手还伸不了这么长。这个韩守义只怕很快就会身首异处。”
  

看过《仙武金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