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仙武金庸 > 第四十二章五绝洞
    收敛心神,古传侠知道他此上华山,最大的收获和宝藏就在身后,但是他必须压制心头的激动,让自己显得淡然,让一切顺其自然的发展。

    风清扬既然已经现身,而且在幻境中救了他,就绝不可能就此撒手不管。

    转过身来,却见洞口丈许之外站着一个男子,身形瘦长,穿一袭青袍,须发皆白,神气抑郁,脸如金纸。

    “这就是风清扬,华山唯一仅存的清字辈高人。”

    看见此人,古传侠恭敬行礼:“华山弟子古传侠,见过师叔祖!”

    “我可不敢当你的师叔祖,你的师父不是李清长么?龙剑师祖都曾经教你剑法,你唤我一声师叔就罢了。”风清扬的语调平缓,听不出是什么意思。

    古传侠却知道,他在幻境内的一举一动都被风清扬看在眼里。

    古传侠面露悲戚:“幻境内···世界破灭,师叔祖他们会如何?”

    “一切推倒重演,只是缺少了你。”风清扬回答道。

    “世界···不是破灭了吗?”古传侠记得五龙说过的话,只是却又及时收口,风清扬未必知道五龙的存在。

    风清扬似乎没有注意到这点细节,淡淡道:“你倒是知道的多。不过这个五绝洞幻境却是另有玄机。”

    “莫非是因为昔日数代五绝留下的气息?”古传侠想起了龙剑长老说过的话。

    风清扬道:“不全是,五绝虽然在此交战、分定,却未必在此留下多少痕迹。真正让此处幻境如此生生不灭,即便是外力也极难打破的原因是因为这里埋葬着的两个人。”

    “他们一个至刚至猛却天命属水,一个至阴至毒却天命归金,犹如阴阳的两面,生死的两端。死后气息不绝,一直在此相互纠缠,化作一股混沌的黑白阴阳二气,有这股气息的稳定,幻境才得以不灭。只是这道气息似乎因为某些原因,被硬生生的切割成了数段,这才隐匿起来,极不明显。”

    古传侠听闻此言,瞬间想到了答案。

    洪七公和欧阳锋,他们终归是死在了这里。死在了现如今的华山思过崖,曾经的五绝洞。

    欧阳锋也罢,洪七公一代豪杰竟然没有破命而出,古传侠得知真相,多少心中有些失落。暗想连洪七公这样的人都没有破命,破命何其之艰难。却并不气馁,反而更加坚定了破命之心。

    破命之下,先天之上,寿数极短,无论是凝形、法相还是合一,都是三百年而终,即使是有灵药续命也难逃五百大劫。

    收拾心情,古传侠打蛇随棍上,对风清扬道:“还未感谢师叔先前的救命之恩。”

    风清扬看着古传侠,哈哈笑道:“你认我为师叔,就是认了李清长为师,龙剑长老为祖师,今日起你便是剑宗弟子。你不怕岳不群杀了你吗?他可是内成法相的高手。”

    古传侠道:“岳不群于我而言只有引路之恩,然龙剑长老于我却是情深义重。于情于理我都不能辜负,更何况华山从未有何剑气之分,一脉剑法、气功都被魔教妖人破的干干净净,争这些有的没的,有何意义?”

    风清扬道:“你说的没错!的确是一点意义都没有。剑法、气功都被破的一干二净,争一个华山正统也不过惹人笑话。”

    古传侠内心一惊,他没有料到风清扬竟然不按照剧本来,承认了魔教长老将华山乃至五岳之武学破解的干干净净。

    “师叔!难道···华山剑法和武学真的···。”

    “没错!当年以韩霸为首的魔教长老个个都是天人之资,掳掠五岳弟子,得到部分真传后,以此反推尽然将五岳绝学破解的干干净净,一丝不漏。若非如此,五岳强者怎会联起手来,在这五绝洞中引爆五绝气息,与他们同归于尽?”风清扬唏嘘道。

    “只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五岳覆灭的危机是被解除了,无数先辈积累出来的五岳绝技也都湮没在此,不见天日。”

    “师叔不是知···。”古传侠话只说了一半,另一半说不下去。

    如果如今华山还是那个华山,风清扬自然不会掩盖这个秘密。然而华山早已是气宗一家之华山,剑宗弟子死的死,走的走,风清扬却是心冷了。

    古传侠暗想他若不是意外之下,入了嫡传的剑宗门墙,只怕风清扬未必会出手救他。他又不是令狐冲,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特别对风清扬的胃口。

    这是先天的性格,没得改了。

    何况古传侠也并不愿意成为令狐冲那样,看似潇洒不羁,其实随波逐流者。

    “师叔!我既然可以从这幻境之中得到华山传承,那是不是说其余五岳弟子也能得到各自的传承···甚至魔教中人也可得到那十大长老的传承?”古传侠问道。

    风清扬道:“说的不错!确实如此,所以这个幻境不能轻易暴露,除非华山派拥有如少林、武当、灵鹫宫、侠客岛那样的底蕴,否则这个幻境一旦暴露,便是无穷的祸端。”

    古传侠知道风清扬这是在警告自己。

    “师叔放心!弟子定然守口如瓶。”

    “只是···万一这幻境曝光,针对五岳武学之法暴露出去,我等该如何自处?”古传侠忧虑不已道。

    “你不是还会全真绝学吗?想来是另有奇遇,却是不用担心。”风清扬道。

    古传侠内心是狂野的,风清扬···你不按照套路来啊!

    又不是令狐冲,这个时候还有一个田伯光不要命的冲上华山来装逼,然后被打脸。话说田伯光冲上华山也是被逼的,否则他胆子哪有那么大,真当岳不群是死的,当思过崖一路上那些守山的猿妖都是摆设么?

    “看来这事急不得,先和风清扬搞好关系,拖住他为妙。免得他又消失的无影无踪,找都找不到,那可就真没辙了。”

    古传侠开口道:“师叔说的不错!弟子侥幸得到了全真前辈赵志敬的伊泽,修炼了一些全真绝学。不过我华山本就是全真一脉,武功倒也可以算是同出一源。”

    “只是弟子毕竟见识浅薄,对于全真、五岳绝学都有许多不解的地方,师叔若是有空,不妨多指点一下弟子。”

    风清扬道:“你的华山武学是龙剑长老亲自教的,我没什么好教你的。全真绝学我也不懂,说了也白说。我看你天赋不错,自行领悟也该走出自己的一条路来。”

    “我擦咧···风清扬你玩我!”

看过《仙武金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