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仙武金庸 > 第三十二章日出东方
    一夜之后,屹立在河北河南交界处近十年的长宁城被正道中人主动拆毁,这座耗费了五岳剑派无数资源的城市摧毁之时,有十几个已经年纪不小的五岳弟子一头撞死在了断裂的城墙之上。

    所有驻扎在长宁城的五岳弟子都统统返回各门各派,不得继续在河北逗留。

    关于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极少人知道。大多数人唯一记得就是那一声极为霸道的‘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毫无疑问是魔教教主东方不败出手了。只是还是有很多人不敢相信,仅仅只是一个东方不败,就让那么多的正道高人屈服。放弃了来之不易的胜利,放弃了苦心经营的长宁城。

    古传侠同样在撤离的队伍之中,对于长宁城他倒是没什么感情,甚至他的内心是巴不得快点走的。

    那一夜他虽然同样被左冷禅的寒气冰封,却因为心窍未曾闭合,双目尤能视物,他模模糊糊的看到了那一战。看到了夺目的大日,看到了无处不在无坚不摧的金针,还看到了寒霜和紫霞在那大日面前的孱弱,以及它一口吞掉了降世的佛陀。

    东方不败真的很强大,强大的简直就像已经破命了一般,不再是个人,而像是神、是仙、是佛、是魔。

    古传侠疑惑的是东方不败在忌惮什么,居然没有出手杀死左冷禅、岳不群和方证三人,更没有亲自出手毁灭长宁城。

    他不相信一力压服三大顶尖强者的东方不败没有这个能力。除非他还不是真正的不败···。

    “难道是风清扬?”如果只是单纯看笑傲原著,古传侠此刻能够猜到的唯有风清扬。理论上风清扬和东方不败是没有交过手的,孰强孰弱不好说。但是这个世界已经不是印象中的那个故事了,它的古怪与诡异古传侠似乎永远也摸不清楚。

    “无论如何,这一次回华山,想办法上思过崖。不学会独孤九剑,什么笑傲主角都是妄想空谈。”古传侠暗暗下定决心。

    为了争取主角之位,古传侠曾经好好的回忆过笑傲全文,总结下来令狐冲崛起于江湖,成为人人传颂的大英雄、大豪杰,最关键的有三个点。

    第一便是学会独孤九剑,第二便是泡到了魔教圣姑任盈盈,第三便是上黑木崖杀死了天下第一高手东方不败。

    总结来说,就是学最牛叉的武功,睡最耀眼的女人,然后干死最凶残的敌人。做到这三点,自然可以吸引天下人的目光,成为天下人争相讨论的对象,成为当之无愧的主角。

    其它的一些事情,无疑都是围绕着这三个核心点展开的。

    能不能泡到任盈盈,这要靠机遇,男欢女爱不是请客吃饭,想来就来。但是独孤九剑和杀死东方不败···,好吧杀死东方不败的事情以后再谈,古传侠真心觉得即便是学会了独孤九剑,再加上任我行、向问天等人干死东方不败的可能性也不大。

    总而言之一句话,独孤九剑必须到手。

    东方不败出手,让长宁城被毁,正道大败亏输的消息风一般的吹遍了整个天下武林。同样一些细小的改变已经逐渐发生,只是无人察觉。

    福威镖局成为了许多人暗中窥视的目标,一个个的强者枭雄开始针对林家编织巨网,然后在幕后推动着一切,让曾经辉煌一时的林家走向注定的灭亡。

    东方不败带来的压力,让很多人感觉到了危机,同时也对他们的自信心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对于辟邪剑法,古传侠倒是没什么想法。且不提那想想就蛋疼的练功方法,围绕着辟邪剑法有多少麻烦,这门从葵花宝典中衍生出来的剑法本身有着很大的问题。它似乎关系到了一个骗局,当然具体是什么,古传侠不清楚。原著中看来的蛛丝马迹,在如今这个世界并不完全通用。

    人物或许还是那些人物,但是实力绝不划等号,心性、算计更是如渊似海。

    至少古传侠就绝不相信,现如岳不群、左冷禅这样的人物会自宫练剑,更何况以他们的功力本身就可以做到断肢重生,真忍住心中的别扭,给自己那里来一刀,也跟玩似的,没什么大不了。

    随同东方不败大败正道三位顶尖强者一起传扬天下的还有许多消息,其中就有古传侠以及古传侠那堪称狂到爆炸的外号。

    只是更多的人将这个外号当成了一个笑话,等着看古传侠什么时候死,死的有多难看。

    无敌之名本就惹人注目招惹非议,自古无敌更是小觑了天下古往今来的英雄,多少人混迹江湖为的就是一口名。可以踩着古传侠的尸体上位,多少人求之不得。

    返回华山的路上,古传侠一共遭到了十九次挑战,出手的虽然都是后天,但是一次比一次遇到的对手强。有好几次,古传侠若不是偷偷使用太极拳劲只怕就会落败。

    古传侠算是知道,名声不好挣,维持这名声更难。

    效果却也显而易见,虽然对于他的外号依旧满是非议,却也稍微多了一丝丝的认可,那些被古传侠打败的人,为了自己的名声考虑,也会不留余地的吹嘘古传侠的厉害。

    随着名声的缓缓增强,宿命的眷顾也越发明显。

    在抵达华山之前,古传侠成功突破了第十一条正经足少阳胆经。内力再强一倍。

    就在古传侠想找机会摸上思过崖之时,岳不群却找了过来,并交代给了古传侠一个任务。

    “什么?让我带着小师妹到福州城外潜伏,注意福州城的动向?”古传侠还真没发现老岳这么看得起自己。

    “等等这情况不对啊!原本这个任务应该是劳德诺的,目的是让劳德诺将消息传递给左冷禅引左冷禅入场,把水搅浑。但是现在是什么个意思···?”

    “难道···老岳也在怀疑我?”古传侠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再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一身的全真内力,又精通全真剑法还施展过金雁功,以老岳的眼力和境界,说不定一眼就看穿了。怀疑他是全真教的奸细也十分合理。

    “老岳这是想要让我引全真教入场啊!”古传侠简直哭笑不得,他从什么地方搞一群全真教的人出来?

    但是这事,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岳不群此人心机深沉,你越是解释他便越是怀疑,到时候黄泥巴掉进裤裆里,彻底说不清了。更麻烦的是这样就等于撕破了脸皮,逼着岳不群杀他。还不如索性背下这口锅,看在他背后全真教的面子上,只要没有利益冲突老岳应该不至于那么快下手。

看过《仙武金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