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仙武金庸 > 第三十一章神鹰之上
    巨大的神鹰背上罡风凛冽,淡金色的云纱漂浮在四周,将刮骨的寒风挡住。云纱之中身穿蓝色软甲的牧鹰人赫然便是一位先天强者,那种交感天地的气质骗不了人。

    铁面阎罗摘下面具,露出面具后的花容月貌,一双如鹰眼般锐利的双眼却更为吸引人,甚至容易见者忽略她的美貌,为其眼神所摄。

    “瑛姑娘!您既然已经出了岛,为何不到天鹰教总坛去?你可知道教主有多想你?”牧鹰人虽然是责问的话,语气却不重带着一股溺爱。

    摘下面具的铁面阎罗,淡淡笑道:“我也很想曾祖爷爷!只是都说这大明风云将起,我确实有些好奇,如此风云际会之下,究竟会诞生何等样的英雄豪杰。本来···我还有些失望,五岳和日月神教似乎都没什么特别过眼的人物,不过最后还算遇到了一个有点意思的人。”

    牧鹰人笑道:“怕是瑛姑娘眼光太高了的缘故,日月神教的东方不败号称大明第一,距离破命也就只有一步之遥。五岳盟主左冷禅枭雄之资,自创寒冰真气几可与昔日的玄冥神掌匹敌。少林别院的方证心思深沉,面慈心恶似乎修了佛魔法相,实力深不可测。岳不群坚毅隐忍,成就法相多年,却不露丝毫痕迹,似乎是欲成大事···。”

    “如此多的风骚人物,却也几乎不逊色于明尊当年搅动天下之时了。”牧鹰人娓娓道来,竟然将大明武林中诸多高人的老底都揭穿。

    铁面阎罗瑛姑娘冷笑道:“天下风云尤为偏爱青年才俊,只待时机一到便可扶摇直上。你说的这些人虽然不错,却都是冢中枯骨,静候着那天命之人的降世,最终成为其登临巅峰的踏脚石。除非如昔日曾祖爷爷他们那般,全力辅佐天命之人,同样获得宿命之力,方有堪破宿命,打破命运的机会。”

    “只是就我这些时日的观察,这大明武林虽然武力不至于彻底凋敝,但是侠义忠孝皆已丧失,天命之人若无意外怕是要饱经折磨与我父当年却是大有区别。”

    若是古传侠在此,一定会被震傻过去。从这瑛姑娘的种种言辞之中,似乎隐隐可以推出,她与天鹰教有关,其父亲又是昔日的天命之人,答案不难猜测。

    “那么瑛姑娘是准备真正入场吗?瑛姑娘虽然是女儿身,但是未必不可争一争那天命之位。有我们天鹰教鼎力相助,没什么是不可能的。”牧鹰人的语气中带着一种自傲。

    瑛姑娘却摇头道:“天命之人我们不用想了,我们终究是外来者,窃得一些旁枝末节的宿命之力便好。做得太过有些人却会看不过眼,这大明的水也不浅,最起码大明皇宫里还住着一个葵花老祖。虽然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但是他的存在却是一定的。”

    神鹰飞驰很快就飞出了大明之地,直入那混乱的时空乱域,这是一片异常混乱的地方,时间和空间都被扭曲,空气中都夹杂着致命的剑气。这是昔日独孤求败强行斩断时空,分割九州留下的后遗症。

    而就在这样的时空乱域之中,却不知隐藏了多少藏在历史背后的隐世门派,他们或许都曾经风靡一时,如今躲在这混乱之地,默默的积蓄着力量。

    长宁城中古传侠得到了英雄般的待遇,在一众嵩山弟子的恶意眼神中,古传侠被奉为了五岳后天弟子中的首位。

    众多正道弟子聚拢在一起,好一通胡吃海喝,酒足饭饱之后才各自返回住处。

    一轮正邪大战基本上已经步入了尾声,正邪双方再一次拼了个两败俱伤。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正道稍稍占了上风。

    华山小院内,古传侠感觉到了自身莫名的变化。

    他似乎修炼内力的速度变得更快了些,冥冥中有一缕缕的灵气汇入他的体内。

    “这就是宿命之力吗?时来天地齐借力,难怪那么多人要在天地风云之时争名夺利。”

    一些原本藏在心中的疑惑,也逐渐解开。

    左冷禅身为五岳盟主,已经是大势在手,只需要徐徐图之便可将五岳收入囊中,突然激进行事只怕正是因为要在这天地风云起之时,站到最高的位置,获得最大的好处,以图破命。

    “我不过是在这长宁城中小小的出了下风头,便有如此好处。真不知那些真正获得主角之位的人,他们的进步又是何等惊人。”

    夜幕本已降临,天地一片漆黑。

    忽然就在刹那间,天地一片光明,一轮红日骤然升起,悬挂在天边。

    所有沉睡或者修炼中的人都不自觉的走出来,目光朝着那红日升起的地方望去。

    红日之上,有隐约人影,身穿红袍独立苍穹,震撼人心。

    “那是谁···?”

    无数人心中都有疑惑。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浩荡的声音传出,整个长宁城都震动起来,浑厚约十米的城墙轰然倒塌,无数的正道弟子在这浩荡的声音面前被击伤,七窍流血心脏狂跳几乎就要心碎而亡。

    古传侠也捂住胸口,竭尽全力的呼吸着,他的心脏特殊,让他在这样的压力面前,依旧还能支撑。

    南面飞驰来一片霜云,整个长宁城似乎都被冰封起来,那些即将心竭而亡的正道弟子被这股寒冰冰封,暂时保住了性命。

    正西方紫气升腾,剑光中岳不群犹如仙人一般降临,却被那大日一照,紫气收缩被压制住,剑光无法动弹。

    寒霜飞舞,大雪纷飞,滚滚的风雪汇集化作冰龙,就要将那大日一口吞下。

    然而大日陡放光明,光线就像是一枚枚穿透时空的金针,将冰龙刺死,将紫云碾碎。

    左冷禅和岳不群的闷哼声传出,若非此刻长宁城被冰封,只怕他们要颜面尽失。

    “阿弥陀佛!”

    巨大的佛陀在云端浮现,宛如山岳般的手掌朝着那大日拍去。

    大日震动,宛如水中倒影,荡漾出一圈圈的波纹。

    “滚!”

    声音冷冽,那佛陀虚影被大日吞噬,日光更加炙热,融化着冰城。

    “三日之内,清空长宁城,退出河北。否则···我会一一上门讨教。”大日收敛,天地间唯一只剩下那一抹艳红。

    岳不群、左冷禅和方证并排而立,看着那一抹艳红的身影,都是满面苦涩。

    “葵花宝典!好一个葵花宝典!要对付东方不败,唯有找到昔日渡元禅师手书的辟邪剑谱。才能一窥葵花宝典的奥妙,打败这个魔教妖人。”方证大师双手合十,叹息说道。

    岳不群和左冷禅目光闪烁,显然已有深思。

看过《仙武金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