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仙武金庸 > 第二十一章恒山定静


    </>&;&;“史登达!你莫非真敢在这长宁城中动手不成?”

    &;&;“长宁城是左冷禅苦心打造压制魔教的前哨,长宁城的规矩是要整个大明武林的正道中人来守的,你肆意妄为岂不是破坏了左盟主的大计?”

    &;&;“若是因你之故,破坏了长宁城的规矩,导致长宁城中人心涣散,你该如何自处?”

    &;&;“你想过事情传出去,左盟主会怎么惩罚你吗?”

    &;&;“再说重一点,因为此事导致士气大减,输给了魔教中人,丢了这长宁城,你猜左盟主会不会让你继续当这嵩山派的大弟子?”

    &;&;没有应敌的手段,便唯有依靠唇齿之利,嵩山派在长宁城中定下的规矩,反而成为了古传侠对付史登达唯一的武器

    。

    &;&;史登达的确在迟疑,他可以用气势压迫华山众人,却不敢真的动手,只是看着杀死自己弟弟的仇人就在眼前,不动手他如何甘心?

    &;&;气势压不倒古传侠,再继续就唯有出手。令狐冲也是先天高手,对于华山驻地发生的事情定然会有感应,说不定正在交接御剑台,一旦交接完毕,便会赶回来。到那时他便没有机会在出手击杀古传侠了。

    &;&;史登达内心挣扎着,突然双目一红,手里的古纹诸侯剑已经开始闪烁剑光。

    &;&;“史师侄!还是住手吧!这里是长宁城,规矩虽然是嵩山派定的,但是却是我们诸多正道门派共同遵守的,你莫非想率先破坏不成?”一个温和清亮的女声响起。

    &;&;史登达那肆意上的先天气势也被悄然打散,华山派诸多弟子纷纷松了一口气,就像重新回到水里的鱼儿,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史登达握紧了手里的古纹诸侯剑,剑锋微微扬起,要趁着那声音的主人未到之前,抢先杀死古传侠。

    &;&;长宁城的规矩史登达已经不在乎了,作为嵩山派年轻辈的第一高手,他不相信左冷禅会因为这点事而对他做出什么过重的惩罚。

    &;&;劈风破浪,一剑刺向古传侠。

    &;&;剑飞起的一瞬间,古传侠仿佛看到了一座无比宏伟的高山,重峦叠翠却在他眼前坍塌毁灭,带着一种湮灭一切的气势。

    &;&;嗡···!

    &;&;轻声剑鸣。

    &;&;那湮灭的重峦叠翠之中忽然绽放出了无穷的繁花,朵朵素雅高洁,将那湮灭的气息死死定住,纵横的剑气就像被关进了笼子里,不能有分毫放肆。

    &;&;史登达收回巨剑,怒目咆哮:“定静!”

    &;&;“你是要与我嵩山派作对吗?”

    &;&;月光下一个容貌端庄宛如女菩萨的女尼走了出来,手里捏着一串佛珠,那佛珠仔细看来却像是一朵朵未曾绽放的莲花花苞,花苞的每一片花瓣,都如同细碎的剑组合而成。

    &;&;“贫尼不是和嵩山派作对,而是维护你嵩山派的千年清誉,想来即便是左冷禅左师兄在此,也会与贫尼做同样的决定。反而是你,史师侄!你肆意妄为不说,贫尼多少算是你的师叔辈,你直呼贫尼名号,岂是名门正派之风?”定静神情淡然,口齿却犀利。

    &;&;史登达咬牙切齿,沉默不语。

    &;&;他知道今晚是杀不了古传侠了,有定静在此他的手段不管用。虽然都是先天凝形,但是定静早已步入先天凝形多年,几乎要进入法相之境,而他不过是初入,相互之间的差距还是极大的。

    &;&;“哼!古传侠!今日我且先放过你,但是你别以为逃得掉。很快你出城猎杀魔教弟子的调令便会下来,我就不信这个老尼姑会一直跟着你。”

    &;&;史登达再看了定静一眼,丝毫没有打招呼或者道歉赔礼的意思,化作一道宏大的剑光转瞬消失在华山小院之中

    。

    &;&;“多谢定静师伯救命之恩!”此时古传侠才从之前的剑锋压力下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向救他一命的定静躬身说道。

    &;&;定静师太微微点头道:“师侄客气了,恒山与华山同气连枝,我帮师侄也是应该。只是那史登达性子骄纵,为人狂妄,此事怕是没完。”

    &;&;古传侠内心苦笑,知道这事不仅没完,且才刚刚开始。

    &;&;“不如师侄收下这串佛珠,此佛珠乃是贫尼以北冥玄铁炼制,共有一百零八颗,每一颗都由十八柄莲花慧剑组成,其中灌注了贫尼的一些先天真气,必要时可以内力催发,阻挡一些先天高手的攻击。”说着定静直接抬手一送,将手里的那串佛珠朝着古传侠送来。

    &;&;古传侠伸手接住凌空缓移来的佛珠,感受到了手中沉甸甸的份量,这串佛珠价值不菲,只怕就是恒山派本身的核心弟子,也没几个有资格拥有。

    &;&;只是大敌当前,古传侠也没法推辞客套,微微犹豫便收了下来。

    &;&;“师伯厚赐,师侄不敢推辞!今日之恩德,古传侠铭记在心。”

    &;&;定静微微颔首,轻移脚步,便已经如云烟散去,失去了踪影。

    &;&;华山派诸多弟子这才从连番变化中回过神来,一边讨论史登达和定静师太的强大,怒气冲冲的咒骂史登达。一边羡慕嫉妒的看着古传侠以及他手中的那串佛珠。

    &;&;这可是先天凝形的高手亲手炼制的护身宝物,值得多少武林高手打破头,丢出去可都足以造成一场小规模的腥风血雨。

    &;&;古传侠却未必如众人想象般欣喜。

    &;&;史登达带来的压力是其一,定静的态度更是显得微妙。

    &;&;即使是五岳同气连枝,定静对他也太好了一些,简直好的不科学。仿佛是···另有所求一般。

    &;&;“难道定静老尼姑在给我算卦的时候,还算到了什么?”古传侠内心思考着。

    &;&;紫色的剑光闪耀,令狐冲赶回来了。

    &;&;看到诸人都无事,令狐冲这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在和古传侠说了几句之后,便将一心的关怀都记挂在了小师妹岳灵珊身上。

    &;&;而小师妹也是和令狐冲黏黏糊糊的,打情骂俏。两人若无旁人的姿态,对一旁的围观群众单身狗造成了成亿万点伤害,纷纷退回房间,打坐练气疗伤。

    &;&;古传侠手持佛珠,转回房间,继续往经脉之中添加无形的内力枷锁。

    &;&;金关玉锁二十四诀在战斗中有奇效,古传侠自然要加紧对这门特殊内功法门的修炼,多一分本事就多一分活命的本钱。

    &;&;第二天一大早,关于古传侠的调令便下来了。

    &;&;调令是命他随同一起出城猎杀一小股魔教弟子。

    &;&;当古传侠赶到集合地点的时候,就发现整个队伍竟然除了他,全都是嵩山派的弟子。每个修为都有后天十层以上,气息稳定,显然根基厚实,实力不凡。

    

看过《仙武金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