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仙武金庸 > 第四章学剑令狐冲
    白云出岫、有凤来仪、天绅倒悬、白虹贯日、苍松迎客、金雁横空、无边落木、青山隐隐、古柏森森、无双无对、金玉满堂。

    华山的基础剑法在令狐冲手中简直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古传侠即使不断用百窍心打磨过的华山基础剑法,相比起令狐冲的剑法来或许更加严谨,却始终缺少了一缕灵性。而这一缕灵性却是最重要的。

    一套剑法耍下来,令狐冲翻身闪烁,整个人化作一缕剑气,重新坐回到位置上,毫不客气的抓起桌上的酒坛子,仰头便喝。

    “痛快!”

    “师弟!师兄我喝了你一坛酒,也不委屈你,你有什么疑问,就尽管说出来吧!”令狐冲潇洒豪迈,却并不傻。古传侠的打算他一眼就能看穿。只是他平生好酒,即便知道古传侠在算计他,他也毫不在意,反而将古传侠视为朋友。

    没错是武剑!如果说令狐冲出剑像舞,剑与剑之间充满了灵动、潇洒和写意,那么古传侠的剑就是纯粹的武,每一剑都拥有着极强的目的性,一剑一剑宛如教科书般完美。

    “好剑法!好剑招!师弟在这门基础剑法上的造诣,确实已经超越了师兄我。”令狐冲坦言相告,没有丝毫隐瞒和为难。

    “但是更深一层来讲,我的剑法远不如你。”古传侠并不欣喜,这本就是心知肚明的事情。

    令狐冲大口喝酒,眼神却清醒,有神光凝聚。

    “你的剑沉稳有力,剑招完美无缺,但是却缺少了一股意境,也就是说你没有找到自己的剑心。你的剑在动,而你的心却没有动。你学剑,却不知为何学剑,你武剑,却不知为何武剑。这就是你的问题所在。想要更进一步,就首先要找到自己的剑心。”

    “剑心!”古传侠喃喃自语。

    “没错剑心!每一个绝世的剑客,首先都有一颗绝世的剑心。它不是外在的力量,而是你内心的准则,这准则会让你诚实的面对你手中的剑,剑法如人。”令狐冲依旧在喝酒,眼神中已经略带醉意。寻常的凡人之酒,自然无法醉倒他这个已入先天的剑客,只是令狐冲愿意醉倒在这酒中,酒不醉人人自醉。

    剑光闪烁,令狐冲已经携酒而去。

    “师弟但凡还有好酒,不妨就直接去找我,有酒我就在。”华山上下内门、外门弟子加起来数千,想要找令狐冲这个嫡传大弟子请教的不知多少,故而去令狐冲的居所往往是找不到他人的,令狐冲天性自由,怎么会耐得住性子教导师弟、师妹们。不过令狐冲给古传侠留下这么一句话,显然是对古传侠带来的好酒极为满意,为了一壶好酒,令狐冲也是节操掉满地。

    而原地古传侠依旧在领悟剑心之秘。

    剑心说起来很高端,其实就是一种自我的约束或者说是一种找寻自我,它不是剑气需要强横的内力或者真气去推动,也不是剑意,需要强大的精神意志去干涉现实。它仅仅只是一种作用于自身的心理暗示。但是剑心的重要程度却超过了剑气和剑意。

    “我的练剑是为了什么?打破命星?万古长存?是的!这是我的目标,但是太笼统,也太抽象。这样的目标天下芸芸众生皆有,无法为持。我需要找到更确切的,更具体的原因。”

    百窍心开启,智慧大增。

    但是以往无往不利的百窍心这一次却不管用了,情感与智慧无关。

    久远的记忆浮现,那隔了一世,却仿佛间隔了无数年的记忆缓缓重现,终于凝聚出一双明眸。

    记忆破碎,心脏抽搐。

    古传侠的脸色难看起来。

    “想不到我自诩无情,以为可以看透,原来我还是舍不得她。”

    “前世虽然是为了不想她因为失去我而绝望,而故意伤了她,但是这么做真的对吗?打破命星!亘古长存!这或许都是我的目标,但是归根结底,我还是想看看当武道走到巅峰,我是否也可以如独孤求败一般,割裂时空,打破天地的禁锢,重新看她一眼···。”

    剑法挥舞,一招一式之间不再刻板呆滞,杀机凛冽之中却带着一种用情极深的决绝,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剑心。为了情而绝情,为了爱而狠辣。

    这样的剑法,这样的剑心,若是发挥到了极致,凝聚了剑意,只怕会让人忍不住送命在这样的剑下,真情而亡,甘之如饴。

    拥有了剑心,古传侠的剑法终于补上了最后的短板。

    一手华山基础剑法在华山派中只怕再无敌手,恐怕就连岳不群,在这基础剑法上的造诣,也未必可以胜过古传侠。

    再有六个月便是华山新一年的内门大比。

    在此之前,古传侠必须将十二正经打通至少六条,进入后天六层的境界才有资格参加真正的内门比斗,争夺内门第一。

    内功修炼,一步一个脚印,丝毫马虎不得,古传侠依旧不慌不忙的修炼那第一口内气,不断的将其提纯、扩大,撸实基础。

    每隔三五天便会提上一坛好酒去找令狐冲,不是让令狐冲教剑,而是与令狐冲比剑。

    只用剑招,不用内力,在华山基础剑法的比斗中,却也和令狐冲斗的不落下风。

    “你还不打算冲开手太阴肺经吗?”。比剑结束,令狐冲享受着好酒,眯着眼问道。

    古传侠道:“不着急,我最近苦读孟子经典,对于养吾剑法有了一些新的领悟,这一口浩然之气还有的提纯。”

    令狐冲道:“也罢!由得你!你这样的人,不当我的师弟可惜了,师父定然很喜欢你的。”

    古传侠知道令狐冲说的是入真传的事情。岳不群是正经的气宗嫡传,对于练气的看重远胜于练剑,令狐冲喜动不喜静,有时候很不得老岳待见。

    古传侠性格坚韧,凡事皆有计划。

    打通经脉扩充内气,其实就是一个内气衍生的过程,每打通一条经脉,内气便会倍增,当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皆通,那么便会在体内形成小周天循环,不断的提炼和增加内气,当体内内气的质量接近外在天地灵气的质量时,就可以尝试打通天地通桥,接引天地灵气入体,凝聚先天真气,完成大周天。

    所以内气的纯度和质量很重要。当然这其实就是一个先后的问题,如古传侠选择了先提纯内气,在扩充内气。而更多的人选择先扩充内气,等到内气充盈,百脉皆通的时候,再提纯内气打破后天极限。

    一口浩然之气继续在丹田中静养,古传侠的养吾剑法逐渐练到了巅峰。

    这门华山派中较为独特的剑法难度不小,攻击力虽然不强,但是防御力却极为可观,将这门剑法练到巅峰,内力相当的情况下,古传侠首先立于不败之地。

    在距离大比不足两月之时,古泉送上来了一个蛇篓。

    蛇篓中是一条已经成精了的剧毒大蝮蛇,而这大蝮蛇早就被无数灵药喂养的满身奇香。

    青色的蛇皮上,布满了星星点点的银辉。

    这是七年前古传侠模仿梁子翁喂养的一条剧毒大蝮蛇,虽然从蛇种到喂养用的灵药以及喂养时间上,都远不及梁子翁的那条大蝮蛇,但是它的血依旧有着极强的效果,食用其血可以极快的壮大内气。

    按照古传侠的计算,吸食了这条银辉大蝮蛇的血,他可以一举打通足太阳膀胱经,成为后天七重的小高手。

    而古传侠不断的蕴养一缕浩然之气,就是学习郭靖,只要那一口原始内气精纯,即便是在极强的蛇血药力冲击下,也只会壮大内息而根基不毁。

    要知道郭靖也只是学习了全真教的基础内功,并且并不懂得去冲击经脉,提升内力修为。正是吸食了梁子翁的大蝮蛇蛇血,才一次性贯通百脉,突破天地通桥,由后天转入先天。也正是入了先天,才有资格修炼丐帮的不世绝学降龙十八掌。

    五龙潭相传有五条五色神龙居住其中,为昔日华山真仙陈抟弟子,只是华山派自华山祖师郝大通立派在此千年,依旧不曾见过。只是这五龙潭潭水极寒,每逢月圆之夜便有五色霞光照射其上,颇为神秘。

    蛇性阴凉,但是古传侠喂养的银辉大蝮蛇已经长出了肉冠,几乎有化蛟的趋势,故而蛇血变得燥热,需要用五龙潭的寒潭之水来镇压。

    古传侠褪去衣裳,盘坐在五龙潭内的一块大石之上,抓住蛇篓内的银辉大蝮蛇。

    大蝮蛇正用无比恶毒的眼神看着古传侠,极力的想要扭动身躯张口咬住古传侠的手腕。但是它的七寸处被一枚金色的钉子钉死,导致浑身无力,根本无法伤害到古传侠。

    这枚金色的钉子是一位战国诸侯棺椁上的棺材钉,数千年凝聚了煞气和贵气,阴阳趋于平衡。用来镇住这即将化蛟的银辉大蝮蛇却也恰当。

    抬起大蝮蛇,古传侠直接张嘴咬住了大蝮蛇的肉冠。

    原本吸食大蝮蛇的血不用着搞得这么血腥,但是古传侠不知道血放出来会不会影响药性,索性就生吞活剥。

    蛇血入腹,一股燥热的暖意瞬间流动全身,整个人都像要爆炸了一般。

    那一团盘旋在丹田中的紫色内气瞬间变胖了一大圈,然后化作一道利箭朝着十二正经第一经手太阴肺经冲去。

    

看过《仙武金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