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仙武金庸 > 第二章月明风微剑冷如霜
    明月高悬,宛如银辉。
  
      古府西侧乘风亭内,琴师抚琴,雅韵阁的花魁正在跳最擅长的流袖舞,曼妙的身姿旋转,宛如月下凌波的仙子。
  
      古传侠和玉风道长对坐品茗,却谁也没看那醉人的舞蹈。
  
      铛!
  
      琴弦崩断了一根,逐渐激烈的丝竹之声戛然而止。
  
      风骤停!
  
      瞎眼的琴师摸索着断裂的琴弦,食指微微颤抖。花魁的舞步稍稍有些凌乱,虽然依旧曼妙,却已然失了神韵。
  
      “你们先离开吧!”古传侠开口吩咐道。
  
      琴师、侍女、花魁、隐于暗处的仆从全都鱼贯离开。
  
      在场的只剩下三人,古传侠、管家古泉以及玉风道长。
  
      “余观主既然来了,何不现身同饮一杯,遮遮掩掩反而显得小气了。”古传侠朗声说道。
  
      “你个瓜娃子确实聪明,只可惜怎么都不肯入我们青城门下。”
  
      月下松影斑驳,苍翠的古松上临风站立着一位矮瘦的道士,面色枯黄,留着长长的老鼠胡,浑身气息阴冷诡异。
  
      古传侠冷笑道:“余观主!真人面前何必说这样的假话。你打的什么主意,莫非真当我古某人不知道?入了你青城派≥,..门下,我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给你们当送财童子,没日没夜的敛财罢了。真功夫你可会传我一两分?”
  
      余沧海也是真小人,闻言哈哈笑道:“说的不错!你若只是寻常人,拜入我青城派,但凡有几分资质,我定然会大力培养。只是你这敛财的本事太强,可以掌握的资源太多,真功夫传了你,就怕这日后的青城派再也没有我们姓余的说话余地。”
  
      古传侠道:“余观主倒也是实诚,只是我古传侠即便是死了,这万贯家财也落不到你头上吧!大明朝上下眼馋我这家产的,可不在少数。”
  
      余沧海阴冷笑着,用怪异的尖锐的声调,刻意压制住川音道:“古公子年少风流,偶有在外开花结果,却自身不知也是有的。子承父业却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任谁也说不出个不字来。”
  
      “余观主果然是余观主,我确实高估了你的下限。”
  
      “既然如此,也只有先分出分晓再说。想要我古传侠的家财,就看你余观主的牙口是否真的锋利了。”
  
      说罢古传侠退后一步,向着玉风道长微微一礼。
  
      “道长还请您出手,为我退去此强敌。”
  
      玉风道长伸手拔出背后的铁剑,铁剑看似寻常却隐隐有青光流转,锋锐异常显然是难得的神兵利器。
  
      上清观虽是道门,却又锻铁炼剑的手段,如今江湖上最出名的便是石清、闵柔的黑白双剑,都是入了神兵利器榜的上等兵器。而玉风道长手中的这柄藏青剑虽然不如黑白双剑,却也是上清观出的精品神剑,劈山断流都不在话下。
  
      看着玉风道长手中的藏青剑,余沧海的眼中毫不隐藏的暴露出贪婪之色。
  
      “真是好运道,看来今日不仅万贯家财到手,还能收获一件神兵利器。”余沧海没有将玉风道长放在眼里,大明朝内除了那些隐藏的破命强者,他青城余沧海也算是一号人物。
  
      说罢余沧海抽出腰间的古绽松纹剑,从枝头轻身一跃,一剑快如闪电朝着玉风道长刺来。
  
      这一剑名为‘松阳神针’,是余沧海自身从青城派传承的松风剑法中参悟出来的,舍了松风剑法之中飘逸、潇洒之意,独取了快、险、狠,是杀招中的杀招。
  
      先天真气涌动,那一剑袭来的威势几乎就要凝聚出真正的形象,显然余沧海的实力距离真气凝形,也只有一步之遥。
  
      玉风道长不慌不忙,意境高妙。面对余沧海这几乎是必杀的一剑,他轻轻松松一抬手,藏青剑便绽放出一道道青翠色的光华。
  
      隐约间仿佛有一座玉山形成的山影在玉风道长的剑下成形。
  
      “真气凝形!”余沧海一声惊叫,快如闪电般的身形在半空中硬生生扭转宛如巨蟒。纵身一跃便飞出了古家府邸,毫无高手的气度,便这样逃走。
  
      看着余沧海远去的背影,玉风道长也不追赶,唯是微微冷笑。
  
      古传侠在一旁也看的目瞪口呆。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便已经结束。
  
      无论是余沧海还是玉风道长的强大,都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那战斗中微微漏出的一丁点气息,便已经让他冷汗大冒,此刻便像是刚刚从水里捞出来一般。
  
      “好了!余沧海已经退走,此刻怕是已经逃回了青城山。只是我震慑不了他太久,也不可能永远保护你,古公子还是要早做打算才是。”玉风道长说道。
  
      古传侠微微沉思,今日余沧海和玉风道长算不上真正交手,只是相互试探了一番。那余矮子胆小,见了玉风道长的实力强大,便落荒而逃。但是却让古传侠真正惊醒。
  
      他之前招揽的一些手下,最多不过是后天九层,练的都是内气,尚未内外合一与天地勾连形成真气,实力看起来也就比一般人强一些,强的不是太离谱。
  
      但是今日亲眼看见了两位先天之上的强者战斗,古传侠方才知道自己有偌大家业,却无相对的武力守护,能活到今天实属幸运。
  
      “道长提醒的是,在下决定明日便变卖了家财,启程前往终南山。”古传侠道。
  
      玉风道长道:“终南山全真教!倒也是个好去处,昔年南宋第一大教派,中神通王重阳一身修为惊世骇俗,似乎已经打破命星,只是最终却也坐化。如今虽然有没落之势,传承却也还在,与桃花岛郭大侠有些关系,对于你而言的确是个好去处。”
  
      古传侠也是点头。终南山全真教正是他思虑过后的最终选择。
  
      至于埋藏在昆仑山的九阳神功,古传侠暂时已经不做指望了,见识过玉风道长和余沧海的些许实力,古传侠方才知道这些真正强者的强大,对于寻常镖师找到被破命强者昆仑三圣隐去的昆仑山,不再有奢望。何况昆仑自古是神山,山中多精怪,没有先天以上的实力,进去也只是送死。
  
      微微踟蹰,玉风道长开口说道:“不过这也只是正常情况下最佳的选择。如果你想要破命,甚至成为破命之上那如仙如神的强者。留在如今的大明朝,却是最恰当不过。”
  
      古传侠心中一动,等着玉风道长的下文。
  
      “你可知何为破命?”
  
      古传侠早先也研究过,简略的来说,应该是打破宿命的意思。但是从玉风道长的表情看来,不会这么简单。
  
      果然玉风道长道:“打破宿命!这是答案,却也是谎言。试想一个祖辈都是耕农出生,传到不知第几辈,突然出了个读书人。这算不算是打破了宿命,更改了命运?”
  
      “除真武仙圣以外,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自然算是改变了宿命。”古传侠点点头。
  
      “是的!宿命被改变了,但是那改变命运之人,可有机会万古长存?”玉风道长摇摇头接着道:“不会!虽然跨过了一个台阶,但是依旧泯然于众。”
  
      “那真正的破命究竟是什么?”古传侠双眼发亮,急切的问道。
  
      玉风道长抬头望月,指着天上的月亮道:“看到了吗!满天星辰,皆自发光。却唯有那一轮明月,虽然是借势却比所有的星辰都要闪亮。”
  
      “明月的光芒是借来的,但是它却让诸天星辰暗淡。如果有一天这月亮变成了太阳,那么它就打破了它的宿命。它依旧耀眼,但是它的光芒却全都源于它自身。”
  
      “你问我什么是破命,这就是破命。占据在众人仰望的所在之处,打破自身的原本命运,这就是破命。”
  
      古传侠内心震荡,玉风道长所言他懂了大约三分。
  
      按照古传侠的理解就是,想要破命先要成为天地大势下的主角,至少也是重要的配角,天下闻名。然后在最为关键的时候,打破本身由天地大势规定好的宿命。
  
      成功了便是打破命星的仙圣强者,打不破虽然能留下一段传说,却也难免黄土一杯。
  
      “十年前天涯海阁、灵鹫宫、侠客岛、少林寺、桃花岛、天龙寺···一众武林圣地皆有传言,大明风云将起,诸多主角、配角之位虚位以待,就等着诸多英豪登场。或留下传说,或打破宿命。”
  
      “贫道到此隐居修道,何尝又不是为了等那一丝的机会?今日贫道出了手,便再难隐藏,明日便会前往衡山挑战衡山莫大,之后转战五岳。明尊逝后,大明朝武林凋敝,唯有五岳与日月神教方可称得上大明武林的代表,风云既起那么定然在这五岳与日月神教之间。”
  
      “贫道转战五岳和日月神教之后,也要选择押宝,看能否挣得这天地的主角、配角之位,获得宿命之力。”
  
      说话间,玉风道长的身影已经远去,声音却残留在原地,就仿佛他依旧在古传侠的耳边诉说。
  
      “何去何从你自己决定,贫道观察那中岳嵩山有崛起之势,连少林也早在数十年前在嵩山上立了分院山门,你若有心便去嵩山拜师求艺。风云一起,侥幸获得一丝宿命之力,修行起来也是一日千里。”
  
      古传侠微微一笑。
  
      心中已然有了计较。
  
      家产也用不着全面贩卖,只是收集了大量的金银细软和浮财,召集人马聘请了镖局护卫,一路直朝着西岳华山奔去。
  
      既然风云将起,那定要争一争主角之位才是。
  
      而主角···此时除了古传侠谁有知道,其出身却是那早已落魄的华山?
  
      

看过《仙武金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