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武后称帝
    跟着郑子文一路行来,李承乾一家还有李令月终于亲身体会到了郑子文这个的“欧洲王”的号召力,那种整个城市都在高呼“忠诚与荣耀”的场景,他们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特别是李令月的感触最深,她出身皇室,父母更是大唐的皇帝和皇后,但是她长这么大,还从未看到过这么盛大的场面, 她甚至不敢想象,一个人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号召力。

    看着人群中那一道道炙热的目光纷纷,她忍不住露出一脸的赞叹。

    “没想到镇西王如此受人尊敬!”

    听到她的话,走在前面的郑子文顿时就笑了起来。

    “这话不假,不过尊敬我的人虽然多,但是像要我命的人也不少,还有,你以后得改口称呼我为父亲了,当然,我更希望你能叫我爹。”

    看着郑子文似笑非笑的表情,李令月的小脸顿时就红了,羞得把头都低了下来。

    “是,爹。”

    她是声音很小,如果不是郑子文耳力还好,几乎都听不到了,看着她羞涩的样子,郑子文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哈哈,好,既然都改口了,那改口费还是得给的,我看看给你什么合适……”

    说着,郑子文就在伸手摸了起来,最后他从自己怀里摸出来一块金砖,然后直接就递给了李令月。

    “给,这是我们老郑家的传家宝,传里不传外,传媳不传子,你拿着,以后郑龙这小子敢欺负你,你就用这个金砖抡他,不过别打他脑袋。”

    “……”

    一听郑子文这话,李令月顿时傻眼了。

    按照正常情况下,这时候家长不是应该告诉她让她好好相夫教子的吗?怎么变成拿金砖抡自己丈夫了?哪有这样教儿媳妇的?

    看着郑子文递过来的金砖,李令月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就这样愣在了原地。

    不过郑子文可没想那么多,看到她发愣了,直接就把金砖直接塞进她的手里,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想当年,为父我就是凭着这一块金砖,大杀四方,谁敢冒头就拍谁,拍的朝堂里那帮穷酸腐儒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胆战心惊,魂飞魄散……”

    “……”

    看着被郑子文塞到自己手里的金砖,李令月顿时露出一脸的愕然。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不过这金砖可真沉,难不成真的是金子做的?”

    想到这里,李令月顿时把金砖在手里掂了两下。

    让李令月没想到的是,她刚做了这个动作,郑子文就凑了过来,然后一脸宽慰的点了点头。

    “闺女,怎么样?可还趁手?”

    “呃……”

    听到郑子文这话,李令月都快哭了,这话怎么听起来不太对劲啊?

    还有趁手是什么意思?难道趁手了我还能真的用它去打自己丈夫不成?

    想到这里,李令月连忙看向一旁的郑龙,而郑龙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父亲给你,你就收下吧。”

    “哦!”

    既然郑龙都这么说了,李令月也只好点了点头,然后把金砖收了下来。

    看着她收下了金砖,郑子文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嗯,这就对了,这东西你以后好好保管,你要记住,这金砖就是我们郑家的家法,不出则已,一出必定要见血!”

    “……”

    李令月再次傻眼了,而郑龙则感觉自己的脑仁有点疼。

    这就是亲爹啊!

    而在郑龙旁边的李承乾一行人此时也听到了郑子文的话,大家顿时都用同情的目光看向郑龙。

    众人神色各异,在回去郑子文府邸的一路上都默契的保持了沉默,似乎在为郑龙的将来而担忧。

    相比之下,郑龙的神色反倒是没有什么异常,因为这么多年来,他知道自己父亲郑子文的性格,所以也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而且在郑龙看来,他那个远在大唐的那个岳父才是最惨的,不但被武媚吃得死死的,就连大权都旁落了,那个才叫真的惨。

    不过这也只是郑龙以及其他人的看法罢了,在李治自己看来,他一点也不惨。

    自从一年前开始,李治发现武媚对他越发顺从了,几乎达到了百依百顺的地步,这在他看来,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

    而且为了照顾他的情绪,武媚每次批阅奏折之后,都会挑一些比较“重要”的来询问他的意见,一旦他提出了,武媚都是会招办。

    这样一来,李治也对武媚彻底放下了戒心,他越发觉得当初是自己错怪了武媚,而那些向他告状的大臣,则都是些仗着他不能处理朝政,想要欺负武媚这个女流之辈的懦夫,于是对于这些人,李治直接采取了置之不理的态度。

    在这样的情况下,武媚把持起朝政来就越发轻松了。

    随着新一年的科举考试开始,武媚直接给考官下了密令,这次科举录用的人里面,只从恒州的大唐皇家书院里面取,其他的人一概不用。

    考官也是出自恒州皇家书院的人,对于武媚这个要求,自然是欣然领命。

    武媚要用恒州大唐皇家书院的学生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就是那里的学生百分之九十都是来自寒门,而不是来自世家大族,这样的人,她用起来放心。

    而第二个原因,则是因为那些出来的学生入了朝堂之后,基本都会投到许敬宗这一脉,以后能成为她武媚手里的尖刀,为她扫平障碍。

    除了科举之外,武媚还提拔任用了一大批官员,小至各郡县的县令县丞,大到州府的刺史府尹,不过要说最惊人的还是新上任的尚书左仆射,因为他的名字叫做狄仁杰!

    狄仁杰最初被大家熟识还是郑子文收他收入义子的时候,后来他从大唐皇家书院毕业之后,就通过了科举进入了朝堂,并且一直在刑部尚书的门下做事。

    据说他做事颇为老道,深得上司信任,不过后来随着郑子文远调欧洲,狄仁杰也收到了波及,被调去了一个州县做县丞,慢慢的销声匿迹了。

    不过随着武媚大权在握,狄仁杰也再次被启用,而且直接就一跃成为朝堂的核心人物。

    事实上狄仁杰也没有让武媚失望,他成为尚书左仆射之后,对政务也非常用心,和许敬宗一起成为了武媚的左右手。

    如果是狄仁杰的才干是让群臣服气的话,那么另外四个人,则是让大家感到恐惧了。

    他们的名字,分别是周兴、索元礼、万国俊,以及来俊臣。

    在群臣眼中,这四个依靠高密发家的小人物,在得到了武媚的信任之后,立刻就化身成为了洪水猛兽。

    他们善于罗织罪名,构陷大臣,最擅长的就是把一个人罪名攀扯到几十个人的身上,然后将其置之死地。

    在短短几年里,死在他们手里的大臣就已经超过了两位数,这还不算那些受牵连的。

    他们的所作所为让大臣们又愤恨又恐惧,还送了他们一个外号,叫做“长安四豺”,意思就是说他们像豺狼一样凶狠和无情。

    在很多人看来,武媚会任用这四个酷吏,是因为她受到了四人的蒙蔽,但是少部分明眼人却看的出来,武媚就是故意要用这四个人来铲除异己的。

    事实也的确就是这样,自用武媚对内启用了狄仁杰的这样能臣,对外使用了来俊臣等酷吏之后,她对大唐的掌控可以说达到了极致!

    五年之后,李治病逝,享年五十五岁,葬于乾陵,庙号高宗。

    李治死后,武媚的长子李弘继位称帝,可能是历史的偏差,这位原历史中得了肺痨而死的太子并没有死,而且还活得很滋润。

    而李弘也知道自己母亲喜欢权势,所以几乎对武媚的要求言听计从,武媚对于这个儿子也越发满意了。

    不过当一个傀儡皇帝显然也不是李弘的愿望,所以在他登基的第三年,李弘就以自己对治学很有兴趣为由,将皇位禅让给了武媚,而自己则跑去恒州皇家学院做院长去了,算了步了他祖父李渊的后尘。

    李弘这一举动显然是得到了武媚的授意,所以这个圣旨一下,立刻就就像一滴水掉进了沸腾的油锅力,一下子就炸开了,而武媚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也毫不犹豫的举起了屠刀。

    在武媚血腥的镇压之后,局势再一次稳定了下来,而武媚也当众宣布自己改名为武则天,然后登基称帝。

    而她登基称帝的时间,比原历史中提前了整整六年。

    武媚称帝之后,改国号为“大周”,并宣布定洛阳为都,改称“神都”,然后宣布册封她爹武士彟为太zu无上孝明高皇帝。

    武媚所做的这些措施倒是没有让别人感到意外,但是她的下一个旨意就令人寻味了。

    因为武媚在册封了武士護之后,又册封了郑子文,而且这一封,就是直接封了个大的。

    镇西武威隆德皇帝!

    一个皇帝册封了另外一个人为皇帝,这事本来是透着一股子怪异,但是到了郑子文这,大家反倒没有什么奇怪的了。

    因为郑子文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欧洲皇帝了,他所欠缺的也就是一个名号罢了,现在武媚给了他这个名号,也算得上是成人之美。

    武媚的这一举措当然得到了郑子文的肯定,正所谓礼尚往来,四个月之后,郑子文就派来了几千人的使节团,向武媚递交了国书,表示愿意与武媚“共同进退”。

    有了郑子文开头,接下来,新罗和阿拉伯等国家跟着给武媚递交了国书,这下子,几乎所有人看武媚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难怪这女人底气这么足,原来是有人撑腰啊!

    背后有了人撑腰,武媚的底气自然就不一样了,迫于形势,那些原本蠢蠢欲动的势力也沉寂了下来,趁着这个机会,武媚比较平稳的完成了权力的过渡。

    至此,武媚便成为华夏第一个正统的女皇帝,而她的名字亦将永载史册。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