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四百六十五章 上官家之变 下


    这时候上官庭芝把郑子文端出来是非常合时宜的,听到他的话,领头的官员立刻就让人放开了他。

    把他放开了之后,那名领头的官员便用恭敬的语气朝着他问了起来。

    “上官大人,那婚约可还在?能否让来某人一观?”

    由于关系重大,所以他也不得不谨慎,上官庭芝当然也知道这一点,立刻就点了点头。

    “这么重要的东西自然是在的,我这就把它拿出来!”

    说完,就回房把那份精心收藏的婚约拿了出来,然后交给了这个官员。

    “来大人,这就是镇西王爷留下的婚约。”

    而这名官员看到上官庭芝拿出这份婚约之后,便慎重的把它接了过来,然后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这才冲着上官庭芝点了点头。

    “你跟我来!”

    说完,便率先走了出去,而上官庭芝也连忙跟了上去。

    两人出去之后,直接就去了许敬宗的家里,当着上官庭芝的面,那名姓来的官员就把刚才在上官家发生的事都说了一遍,然后把那份婚约书递给了许敬宗。

    许敬宗接过婚约书一看,立刻就认出了上面的笔迹的郑子文的,毕竟郑子文的笔迹是非常特殊的。

    “不错,是那位大人的笔迹!”

    确定了这一点之后,许敬宗顿时就笑了起来。

    “此事是乃是一个误会,让贤侄受惊了,你先回去吧。”

    听到许敬宗的话,上官庭芝顿时有些踌躇的问道:“许大人,那我父亲什么时候能回来?”

    看着他担忧的样子,许敬宗顿时就笑了起来。

    “令尊很快就会回去的,贤侄放心吧!”

    许敬宗这么一说,上官庭芝这才放下了心来,然后朝着许敬宗就深鞠一礼。

    “有劳叔父了!”

    听到他这个称呼,许敬宗顿时笑的更开心了。

    “令尊和本官都是同僚,而且还都是被镇西王爷提拔的,按理说应该亲近些,等令尊回去之后,你要多劝劝他。”

    上官庭芝一听,连忙点头答应起来。

    “是是是,许大人放心,小侄会的,还请许大人转告武后,我们一家绝无反意!”

    说到“反意”的时候,上官庭芝还加重了语气,许敬宗立刻就听出了,顿时再次满意的点了点头。

    上官庭芝回去之后,许敬宗立刻就进宫去见武媚了,然后把上官家和郑子文的事给武媚说了一下。

    看着武媚露出了迟疑的神色,他又连忙补充道:“皇后娘娘,只有镇西王在,我等才无后顾之忧,还望娘娘三思。”

    许敬宗的意思武媚听懂了,毕竟她现在干的夺权的事,稍有不慎就会粉身碎骨,但是如果有郑子文这个掌控欧洲的大手为他们撑腰的话,那么就出了什么岔子,也能有一条退路。

    而且最重要的是,对于武媚来说,郑子文是他的亲人,她不想因为上官仪这种“小人物”而和郑子文产生间隙。

    所以这个时候对于许敬宗的提议,武媚立刻就动心了,当天晚上,她便和许敬宗一起去了关押上官仪的牢狱。

    因为上官仪的罪名是“谋逆”,所以对于他是单独关押的,许敬宗来了之后就将所有的人都屏退,然后守在门口,让武媚一个人进去。

    武媚的到来显然出乎了上官仪的意料,但是当他看到武媚之后,顿时又冷笑了起来。

    “哼,武后是想来看看下官的惨状吗?还是希望下官向你摇尾乞怜?那么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听到他的话,武媚顿时皱了皱眉头。

    “上官仪,当初你只是一个小小的起居郎,是本宫的父亲一手将你提拔起来的,现在你居然向皇上禁言废黜本宫?你还有没有一点良心?”

    看着上官仪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武媚再次冷笑了起来

    “现在你仗着孙女和我弟弟郑豹有婚约,就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你算你真的废黜了本宫,若我父亲回来,你要怎么向他交代?”

    看着武媚一脸愤慨的样子,上官仪顿时就愣住了。

    “你的父亲不是应国公武士彟么,他不是已经……”

    说到这里,上官仪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露出这样的表情,武媚再一次冷笑了起来。

    “看来你是想起来了,不错,本宫的父亲就是镇西王,也就是当初的太师郑子文!”

    说到这里,武媚的眼中顿时露出了温柔的神色。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亲身父亲就去世了,是太师带着人来荆州接我们孤儿寡母,是他给了我一个家,对于我来说,他就是我的父亲,只是后来成为太子妃之后,他便不让我叫他父亲了,但在我的心里,他就是我的父亲!”

    看着上官仪震惊的目光中,武媚脸上的温柔逐渐散去,开始转变为难以掩饰的愤怒。

    涉及到了郑子文,此时的武媚情绪顿时就有些失控了,一改往日“本宫”的自称,而是直接自称为“我”。

    “大唐能有今天,我父亲付出了多少?但是现在他却被赶出了大唐,一家人流落到异国他乡,我的愿望是有一天能让他堂堂正正的回来,上官仪,你是我父亲一手提拔的,他对你有知遇之恩,而你又为他做了什么?”

    听着武媚的质问,上官仪一脸老脸顿时羞得通红,但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于大唐的官员来说,知遇之恩可以说是非常大的恩情,知恩不报是会被人骂猪狗不如的,现在武媚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这意思已经差不多了。

    过了半晌,上官仪才猛的朝着自己的脸上扇了一巴掌,然后朝着武媚说道:“老臣不知道皇后娘娘的用意,是老臣糊涂,还望皇后娘娘恕罪。”

    说完,上官仪就朝着武媚拜倒了下去,看着他这番动作,武媚这才点了点头。

    “本宫可以放你出去,那你出去以后,可还要与本宫继续做对的?”

    听到武媚这话,上官仪立刻摇了摇头。

    “老臣虽不才,却也不是忘恩负义之徒,以后皇后娘娘若有差遣,老臣定不推辞,老臣也希望能有迎回太师大人的一天。”

    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样子不似作伪,武媚顿时就笑了起来。

    “这一天总会有的,本宫这就走了,还请上官大人再在这里委屈一晚!”

    上官仪立刻点了点头。

    “可是老臣咎由自取,老臣恭送皇后娘娘。”

    等武媚离开之后,上官仪顿时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

    “咎由自取……咎由自取啊……”

    他反复的念叨着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说他自己,还是说别人。

    武媚回到寝宫之后没过多久,李治就来了,然后朝着武媚支支吾吾的说道:“媚娘……那个上官仪的事其实……”

    看着他一脸为难的样子,武媚顿时就笑了起来。

    “陛下是想放了他?他犯的可是谋逆大罪呢!”

    听到武媚的话,李治的表情更加踌躇了。

    “皇后,其实是忠儿,他说他并没有谋反之意,依朕的意思,还是……还是……”

    没等他说完,武媚立刻就点了点头。

    “好呀,那此事就这样算了吧!”

    其实李治来说这事的时候并没有抱多少希望的,但现在看着武媚这么痛快的样子,他反而愣住了。

    “皇后,你……”

    看着李治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武媚顿时就叹了口气。

    “陛下为何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臣妾?臣妾和陛下同床共枕这么多年了,难道陛下还不了解臣妾吗?难道在陛下的眼里,臣妾就是那种心思歹毒的女人吗?”

    听到武媚的话,李治本能的摇了摇头。

    “皇后,朕没有……”

    他话还没说完,武媚就伸出了两根手指贴在了他的嘴上,然后摇了摇头。

    “陛下是皇上,不必向臣妾解释什么,这么多年来,臣妾所做的哪一件不是为了皇上?臣妾当初的愿望只是做一个在家相夫教子的女人,若不是陛下信不过臣妾,便找一个信得过的人接替臣妾吧。”

    说着,两行清泪就顺着她的眼角流了下来,看上去就是一副受了诺大委屈的模样。

    看着她这幅样子,李治立刻就使劲的摇了摇头。

    “不,媚娘,朕信得过你的,以前是朕错了,以后朕再也不怀疑你了!”

    听到他的话,武媚这次破涕为笑,一边把自己依在了李治的怀里,一边对他轻声说道:“陛下,臣妾只是一介妇道人家,臣妾什么都不在乎,臣妾在乎的只有陛下一人而已,只要陛下不怀疑臣妾,臣妾就安心了。”

    听着她这近似告白的话语,李治顿时就点了点头。

    “皇后,这些年委屈你了。”

    看着李治认真的模样,武媚顿时就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擦掉眼角的泪水。

    “有了陛下这句话,臣妾就是再委屈,心里也是快活的。”

    说完,武媚便环抱住了李治的腰,把自己的脑袋倚在他的胸口,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陛下好些日子没有在臣妾这里了,今晚就让妾身服侍陛下就寝吧!”

    听着她的柔声细语,又看着她含羞带怯的样子,李治的脸上顿时浮现了一种男人都懂的笑容。

    “嘿嘿嘿嘿……”

    在李治笑得开心的时候,武媚也笑得很开心,只不过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其他人就不知道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