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四百六十三章 局势的变化


    此时来的正是京城的金吾卫,也就是长安的治安部队,尽管这次他们来的人不多,但是却也有上千人,足以应付各种突发事件了。

    看到眼前的状况,在郑子文身后的几百名护卫也露出了凝重的神色,他们把手里的武器握的更紧了,只等郑子文一声令下,他们便会冲上去拼杀。

    在这样的情况下,场中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其实郑子文的手心也完全都是汗了,他很清楚,只要他下令动手,那么就和叛乱无异了,但是如果他束手待毙,可能就将面对被终身软禁长安的结局。

    而这两种结局,都是他想要的,所以一时间,郑子文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之中。

    看着金吾卫越来越近,郑子文知道不能再拖了,现在动手还有五成的成功可能,要是等金吾卫到达,那么他就一点机会都没用了。

    想到这里,郑子文立刻抬起了手。

    “听我命令,给我……”

    还没等郑子文的那个“杀”字喊出来,城外顿时就传来一阵叫喊声。

    “快快打开城门,我们是左屯卫,奉大将军的命令前来戍守长安!”

    听到门外的叫声,千牛卫的卫兵顿时大喜,连忙就打开了城门放左屯卫的士兵进来。

    因为要戍守长安,这次来的左屯卫士兵来的不少,大约有四五千人的样子。

    “唉,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看着从城外源源不断涌进来的左屯卫士兵,郑子文的脸上顿时充满了苦笑。

    而这时,刚进来的那名左屯卫将军也看到了郑子文。

    “咦?”

    他惊讶的说了一声,然后就从马上跳了下来,然后走到了郑子文面前,摘掉了头盔朝他行了个礼。

    “末将薛礼见过镇西王。”

    来的人正是薛礼,他朝郑子文行完礼之后,又看了看郑子文身后神色紧张的护卫,顿时皱了皱眉头。

    “王爷,您这是打算离开长安?”

    听到他的话,郑子文顿时无奈的点了点头。

    “原本是这样的,只不过现在看起来现在是走不掉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木已成舟了,单凭他们这几百人,是不可能冲出去的,所以郑子文只能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准备回芙蓉园。

    不过他才刚刚转身,薛礼就叫住了他。

    “王爷您等一下,其实我家大将军交代过,如果王爷您打算离开大唐,就让末将护送王爷走。”

    听到薛礼这话,郑子文顿时就愣住了。

    郑子文当然知道薛礼口里的将军是谁,能被薛礼称为大将军的,除了李绩也没有别人了,但让郑子文疑惑的是,李绩为什么要帮他?

    要知道,在官场之上,锦上添花的永远都比雪中送炭的要多得多,毕竟别人也担心被连累,所以能不落井下石就算得上是好人了。

    不过当街头出现金吾卫的身影时,郑子文也知道这时候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了,于是他便朝着薛礼点了点头。

    “多谢了!”

    看到郑子文的这个动作,薛礼顿时也笑了起来。

    “该谢王爷的应该是我。”

    说完,他立刻就转过身去,朝着旁边的卫兵喊了起来。

    “传我命令,打开城门,护送镇西王前往登州,若有阻拦者,斩!”

    “诺!”

    随着薛礼的一声令下,进门的左屯卫士卒立刻挤开了千牛卫,然后打开了城门,护送着郑子文的车队出了城。

    郑子文的马车才刚刚走出城门,后面的金吾卫就已经到了,看着站在门口的薛礼,为首的校尉立刻拉住了缰绳,朝着薛礼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听到他的问题,薛礼顿时微微一笑。

    “我是左屯卫的中郎将薛礼,封大将军的命令前来接手四城门,这是我的调令!”

    说着,就就怀里拿出了一封调令出来,金吾卫的校尉看到调令上确实盖着李绩的印信,立刻便恭恭敬敬的将调令还给薛礼,朝着他行了一礼之后就带着人离开了。

    金吾卫的人走了之后,薛礼也不再停留,而是直接骑上马出了城,去追郑子文的车队去了。

    郑子文在薛礼的护送下出了东都洛阳之后,并没有选择北上登州坐船,而是让老刀带上他的信物去调船,而他则带着大队人马南下,准备经庐州、宣州直达上海,只等老刀带着船队一到,他们就在那里登船返回欧洲。

    郑子文这样做的原因,一方面是为了避开可能会出现的追击部队,另一方则是为了去宣州接尉迟宝林一起走。

    这一路行来,郑子文一行人可谓是星月兼程,终于在半个月内到达了宣州,然后见到了尉迟宝林。

    看着郑子文风尘仆仆的样子,尉迟宝林顿时露出了一脸的惊讶。

    “二叔,你怎么来了?”

    听到他的问题,郑子文顿时露出一脸的苦笑。

    “我这是不得不来啊!”

    接着,郑子文就把李世民驾崩,然后李治打算将他软禁京城的事告诉了尉迟宝林,而尉迟宝林听完了郑子文的话之后,也是一脸的震惊。

    回过神之后,尉迟宝林就开始急急忙忙的吩咐下人收拾东西了,因为他也很清楚时间的紧迫。

    “只带贵重的,其他的都不要了,动作快点!”

    在他的催促下,收拾东西的下人们连忙加快的动作,整个府里顿时忙成一团。

    看着这一幕,郑子文慢悠悠的走到了尉迟宝林的身前,然后微微叹了口气。

    “宝林,你如今已经继承了你爹的爵位,是大唐实实在在的鄂国公,你抛下这些跟我走,值得吗?”

    听到郑子文的话,尉迟宝林顿时笑着摇了摇头。

    “二叔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这事不仅我自己想,同样也是我爹的遗愿,我爹当初就说了,他和大唐的情分就是他和太上皇的情分,现在我爹已经死了,而太上皇也驾崩了,这情分也就没了。”

    说到这里,尉迟宝林的神色顿时有些黯然。

    “就连二叔这样的人,如今都走到了这一步,又更何况是我?如果是无处可去我也就认了,但是现在有了二叔你,我当然是跟你走了。”

    听完了尉迟宝林的话,郑子文的脸上顿时抿着嘴点了点头,然后又拍了拍尉迟宝林的肩膀,却什么都没有说。

    第二天一早,郑子文和尉迟宝林一行人就直接去了宣州以东的海港,这时老刀已经带着船队等候在那里了,郑子文他们到了之后就直接登上了船,然后起航返回欧洲。

    郑子文的船队出发了,几天之后,远在长安和李治却一脸踌躇的坐在御书房里,而在他的下方,则是坐着长孙无忌和李绩。

    过了好半天,李治才有些不自信的开口问道:“两位爱卿,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

    李治的话音刚落,李绩就点了点头。

    “陛下,如果您真的软禁了郑子文,那才是真正交恶了他,就算能让他一辈子都呆着长安,但是一旦他有了什么问题,那么等待大唐就是刀兵之祸!”

    李绩说完之后,长孙无忌也点了点头。

    “陛下,老臣与郑子文同僚多年,对他还是了解的,他这个人最重感情,他的身边有长乐公主和晋阳公主,所以不是万不得已,他不会与陛下为敌的。”

    长孙无忌说这话已经算是很客气了,其实他心里就是在想李世民当时是不是病糊涂了,居然下这么一个命令,幸亏郑子文安安稳稳的走了,要不然非弄出大事不可。

    得到这两位重臣肯定的答复,李治这才放下来了心来,留他们吃了晚饭之后,李治就回寝宫去了。

    他刚到寝宫,就发现御医从里面走了出来,他顿时就皱了皱眉头。

    两个御医看到李治之后,连忙过来向他见礼,而李治却直接摆了摆手。

    “怎么回事?是不是皇后身体有恙?”

    听到李治这话,两个御医顿时就笑了起来。

    “恭喜陛下,皇后娘娘是有喜了。”

    李治一听,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喜色。

    “真的?”

    这时他也不等两个御医回答,就直接越过了他们,然后快步走进了寝宫。

    他才刚进去,便就看到正端着一碗汤在喝的武媚,李治顿时就猜出了武媚应该是在喝御医开的保胎药。

    看到这一幕,他顿时就笑了起来。

    “媚娘,朕听御医说你有喜了?怎么不早点告诉朕?”

    看着一脸喜色的李治,武媚顿时也笑着点了点头。

    “陛下国事繁忙,臣妾只是打算过些时日在告诉陛下的。”

    听到她这么说,李治反而露出了愧疚的表情,他慢慢的走到了武媚的身后,然后轻轻搂住了她,并用自己的下巴抵着她的头顶。

    “媚娘,是朕冷落你了,还有镇西王的时,你是不是在怪我?”

    李治的话音刚落,武媚就立刻摇了摇头。

    “陛下是一国之君,臣妾相信陛下自有主张。”

    看着她一脸认真的表情,李治再次微笑了起来,不过很快他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

    “皇后,其实有一件事朕很在意,当初听守卫城门的千牛卫说,当时子文哥手里还有一份盖着玉玺的圣旨……”

    听到李治提起圣旨,武媚的眉头顿时猛的跳了一下,她顿时就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啊……陛下,臣妾的肚子好痛,陛下……”

    说着,她整个人就软倒了下来,李治看到这一幕,顿时就慌了。

    “难道是刚才的保胎药有问题?”

    想到这里,李治顿时就慌了,朝着外面就喊了起来。

    “来人!快传御医……快!”

    此时的李治心里只有武媚,至于刚才所说的圣旨一事早就被他抛之脑后了。

    李治并不知道,在他转过头之后,武媚的脸上顿时闪过了一丝得逞的笑容。

    半年之后,武媚诞下一女,李治给她取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李令月。

    李令月的出世,在一定程度上冲淡了李世民逝世的悲伤,所以对于这个小女儿,李治是非常喜爱的,在她满周岁之后,就赐予了她“镇国太平公主”的封号。

    同时,在武媚的建议下,李治再次更改了年号,把“龙朔”改为“麟德”。

    这是李治改的第四个年号了,所以当他宣布这一消息的时候,众臣的反应比之前一次还要更强烈一些。

    但是这依然没有什么用,年号依然被改了,与此同时,皇后武媚的影响力开始逐渐展现了出来。

    长孙皇后和李世民夫妇俩的相处方式,给李治带来的影响是很大的,不过李世民遇事虽然询问长孙皇后的意见,但只是用来参考的,但到了李治这里,就变成了武媚提出意见,然后他就按照武媚说的去做。

    李治性格软弱而不自信,而武媚却刚好相反,不但才貌双全,同时还具有坚毅的性格,在这样的情况,她作为李治最亲近的人,自然也就得到了李治最大的信任。

    此后数年,武媚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程咬金和李绩等老将过世后,朝中只剩下了长孙无忌一个人还在硬撑着。

    接下来的几年里,李治的身体开始出现了问题,经常卧床不起,汤药不断,就连奏折都开始由武媚进行批阅。

    至此,武媚手里的权力和影响力开始实现了质的飞跃。

    在这样的情况下,长孙无忌也开始体会到独木难支的状况了,他虽然意识到现在的朝廷有问题,但是却已经力不从心了。

    此时的长孙无忌已经快到八十岁了,接连在武媚那里碰了几个钉子之后,气急之下干脆一咬牙就告老还乡了。

    武媚也不待见他,所以直接就批准了他的要求,长孙无忌告老还乡之后,就带着家人去了长孙冲那里,然后在恒州定居了下来。

    远离了朝堂之后,长孙无忌的心情并没有平静下来,反而对大唐的未来更担忧了,而这个时候,他忽然就想起了郑子文。

    “如果郑子文在的话,或许武后就不敢这般肆无忌惮了吧?”

    长孙无忌出现这样的想法是正常的,因为要论起大唐的重臣,不管是论资历、论本事还是论威望,郑子文都是排在顶尖的。

    不过这个想法刚一出来就被长孙无忌甩掉了,因为他想起郑子文是被李世民和李治赶走的,他不回来捣乱就算好了,怎么可能会帮大唐?

    而且最重要的是,武媚的亲妈还是郑子文的宠妾,真算起来,郑子文和武媚才是一伙的,他要真在,还指不定帮谁呢!

    想到这里,长孙无忌脸上更加忧愁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http://.com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