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四百六十二章 李世民驾崩
    和以往不一样的是,这一次郑子文回到了长安之后,立刻就闭门谢客了,除了崔、郑两家亲戚之外,其他人都是一律不见,就连一些朝廷官员的拜贴都压了下来。

    郑子文这样做的原因,其实主要还是为了避嫌,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懒得招待客人。

    宣布了闭门谢客之后,郑子文并没有把自己也关在家里,而是带上几个护卫就去渭水河边钓鱼了,一直到傍晚才回家。

    偶尔李世民也会召他进宫和他聊两句,郑子文高兴的话就能和他多聊两句,要是不高兴依然还是分分钟逗得他吹胡子瞪眼睛。

    就这样,郑子文过这简单而又轻松的生活。

    不过郑子文也知道,恐怕他呆在长安的时间不多了,因为他发现李世民的身体几乎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了,看样子撑不了几个月了。

    当李世民再一次召见郑子文的时候,已经是半年之后了。

    这一次还是和以往一样,屏退了所有人,只让郑子文一个人进去。

    不过让郑子文感动奇怪的是,这一次他进去之后,却发现李世民没有躺在床上,而是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脸上也是一片红润。

    看到郑子文进来了,他顿时就笑了起来。

    “子文,你看,朕的病已经好了。”

    说着,似乎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他还站起来走了两布,一副神采奕奕的样子。

    看到他这个样子,郑子文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朝着他躬身行了一礼。

    “恭喜太上皇康复!”

    听到郑子文的话,李世民再次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你这话朕听着舒服!”

    说完,李世民便一甩袖子,然后坐了下来。

    “子文,现在朕想明白了,这次朕是真的想明白了,朕老了,以后也不去管国事了,朕要带着刘炳去恒州去安度晚年,就像当初朕的父皇那样,恒州是个好地方呢,否则高明怎么会那么喜欢那里?”

    说着,他自顾自的就笑了起来。

    “哈哈,就这样说定了,明天你准备好车马,到时候朕和你一起去恒州!”

    看着李世民一脸认真的样子,郑子文也只好点点头。

    “那微臣这就回去准备?”

    李世民立刻点了点头,然后朝着他一摆手。

    “去吧,明天朕会直接骑马去你的芙蓉园,躺了半年多了,骨头都快生锈了,朕要好好活动一下,好了,你快回去准备吧!”

    “是!”

    郑子文点了点头就离开了,回到府里之后就让下人准备好车马,以便明天李世民到了之后可以直接出发。

    不过让郑子文感到奇怪的是,直到中午,他都没有看到李世民到来。

    他顿时就纳闷了,因为按照李世民的那雷厉风行的脾气,应该是天一亮就来的呀,怎么现在太阳都升到老高了还不来?

    正午刚过,随着一声急促的马蹄声响起,刘炳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看到郑子文之后,顿时“噗通”一声就摔倒在地,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

    “驸马爷,太上皇他……驾崩了……”

    听到刘炳这话,还没等郑子文有所反应,和郑子文一起出来的李丽质还有李明达顿时瞪圆了眼睛,然后直接就晕了过去。

    随着她们两人晕了过去,整个芙蓉园顿时就乱成了一团。

    看到自己妻子晕过去了,郑子文也反应了过来,一边吩咐下人送她们回去休息,一边扶着刘炳坐到了凳子上,然后皱了皱眉头。

    “太上皇他昨天还好好的,怎么……”

    说到这里,郑子文突然就意识到了不对劲,因为他想到了四个字。

    回光返照!

    当初他回到长安之后看到李世民的第一眼,他就知道李世民撑不了多久了,就算他看走眼了,那也只是多几个月少几个月的问题罢了,怎么可能康复了?这不合理!

    但如果是回光返照的话,那么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想明白了这些之后,郑子文顿时就叹了口气。

    “唉,陛下他昨天还跟我说他想明白了,要带着你和我一起去恒州的,可惜啊,他要是早十年想明白这个道理该多好!”

    听到郑子文的话,刘炳的眼泪顿时淌的更厉害了。

    看着他一把年纪还哭的眼泪摩挲的样子,郑子文再次摇了摇头,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行了老刘,别哭了,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原本刘炳正在擦眼泪,忽然听到郑子文问他有什么打算的时候,顿时就愣住了。

    按照他原本的想法,他是准备去恒州的,因为郑子文在那,他去了也能有个照应,但是现在郑子文已经不在恒州了,他去恒州又有什么用呢?

    看着刘炳发愣的样子,郑子文不用猜就知道他没想好,顿时再次摇了摇头。

    “行了,我看你也没想好,这样吧,等这边事完了之后,你就跟我去欧洲去,就照我之前说的,让熊家那两孩子认你做义父,以后就让他们给你养老送终,你要乐意,就跟我一起回去,你要是不乐意……”

    还没等郑子文说完,刘炳就重重的点了点头。

    “驸马爷不嫌弃,咱家这条命就卖给驸马爷了。”

    看着刘炳一脸认真的样子,郑子文顿时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得,我要你的命干嘛,你都一把年纪了,还来这一套累不累?行了行了,就这么决定了,没事你先回去吧,等把太上皇的事处理完了咱们就走。”

    让郑子文没想到的是,他的话音刚落,刘炳却摇了摇头。

    “不,驸马爷,咱们现在就走!”

    看着刘炳一脸的坚决,郑子文顿时皱了皱眉头。

    “不用这么赶的,这太上皇的后事还没料理清楚呢,咱们现在走也不合适吧?”

    听到郑子文的话,刘炳顿时再次摇了摇头。

    “不能等了!”

    说到这里,刘炳连忙看了看四周,发现旁边没有人之后才凑到了郑子文耳边,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上次我听到太上皇和陛下说,不许让你离开京城!”

    听到刘炳这话,郑子文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难道是是我刚回来时候?”

    郑子文话音刚落,刘炳就点了点头。

    看着刘炳的表情,郑子文的眉头顿时皱得更深了,而刘炳看到他在思考问题,也不再出声,而是静静的等待他做出决定。

    郑子文很快就有了决定,他直接就把老刀叫了过来。

    “老刀,你护送着夫人她们出城,如果有人阻拦,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等老爷我的消息。”

    “是!”

    把这事交代了之后,郑子文就和刘炳一起进宫了。

    不过还没等他到皇宫门口,他的轿子就被一个女子拦住了。

    “轿子里坐的可是荆州武二娘子的义父?”

    听到这话,郑子文连忙叫住了轿夫,然后直接下了轿子,走到了那名女子的身前。

    “你是谁?”

    那名女子看到郑子文之后,连忙朝着他福了一福,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卷黄绸布交到了郑子文的手里。

    “王爷,这是皇后让婢子叫给您的,皇后说了,让您尽快离开长安,最好立刻就走!”

    听到这名女子的话,郑子文的眉头顿时皱得更深了。

    “媚儿让你送来的?”

    说着,他就把黄绸布打开了,看到里面的内容,郑子文的目光顿时凝固了。

    这不是一般的黄绸布,而是一份盖着皇家大印的圣旨!

    圣旨的上面写的东西很简单,就是让郑子文返回欧洲镇守,看起来和之前的圣旨没有什么区别,但是郑子文却知道这圣旨是武媚伪造的!

    想到这里,郑子文的表情顿时严肃了起来。

    这事之前刘炳就说过了,现在竟然连武媚都这么说,看来这事十有**是真的了。

    不仅如此,而且事情恐怕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否则按照平时李治对武媚言听计从的态度,武媚也用不着伪造一份圣旨出来帮他出逃。

    看着手里这道伪造的圣旨,郑子文顿时有些惆怅起来。

    “最是无情帝王家,这话果然没错,我郑子文为你们家做了那么多事,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现在居然就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猜忌,就打算软禁我,呵呵……”

    说到这里,郑子文顿时握紧了手里的圣旨,然后朝着那名女子点了点头。

    “好了,你回去吧,回去以后告诉你家夫人,让她以后好好照顾自己。”

    “是!”

    看着那名女子匆匆忙忙的离开了,郑子文也坐上了轿子,然后朝着轿夫摆了摆手。

    “起轿,出城!”

    坐着轿子,郑子文很快就到了城门口,刚到城门口就发现了不对劲。

    此时城门口已经被封住了,几百名千牛卫正守在城门口,对出入的人进行盘查,而之前郑子文让老刀护送的车队也被拦在了城门边,双方正在相互对峙着。

    看到这一幕,郑子文立刻就下了轿子,然后皱起了眉头。

    “怎么回事?”

    老刀见郑子文来了,连忙朝着他躬手行了一礼。

    “王爷,卑职已经向他们说明了,但是他们却还是不放行!”

    听到他的话,郑子文立刻转过了头来,然后看向门口的千牛卫。

    “我是郑子文,你们说是管事的,出来说话!”

    很快,一个身穿玄色军铠的男子就走了出来,然后朝着郑子文一抱拳。

    “末将千牛卫校尉王朔,奉皇命驻守城门,得罪之处还请王爷海涵。”

    他的话音刚落,郑子文顿时就冷笑起来。

    “要是我不海涵呢?”

    显然,郑子文的这个回答出乎了这名校尉的意料,所以他顿时一愣,然后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如果王爷硬是要为难末将,那末将也只能得罪了!”

    听到他的话,郑子文再次冷笑了一声,然后从袖子里把那道伪造的圣旨拿了出来。

    “本王也是俸了皇命了,圣旨在此,还不快快放行!”

    看到郑子文手里的圣旨,这名校尉顿时一愣,然后将信将疑把圣旨接了过来。

    等他看完圣旨之后,连忙又恭恭敬敬的将其还给郑子文,然后再次朝着郑子文抱拳道:“王爷,此事关系重大,还请王爷稍等片刻,末将立刻就让人前去确认。”

    听到他这话,郑子文的脸色顿时就难看了起来。

    “你这是怀疑本王假传圣旨了?”

    郑子文话音落下之后,这么千牛卫的校尉的脸上顿时闪过了一丝踌躇,但他还是咬紧了牙关,硬着头皮向郑子文说道:“还请王爷海涵,末将立刻就派人……”

    没等他话说完,他的眼睛就瞪圆了,当他低下头时就发现一把唐刀透过铠甲的缝隙,直接捅进了他腹部,他顿时不敢置信的抬起了头来。

    “你……”

    这把唐刀的主人正是一直站在郑子文身边的老刀,此时他双手握着唐刀,一双眼睛则是杀气腾腾的看着这名校尉。

    “一名小小的校尉,居然胆敢以下犯上对我家王爷无礼,这是死罪!”

    说完,“唰”的一下将手里的刀抽了出来,然后收刀入鞘,与此同时,那名千牛卫的校尉也软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就断了气。

    看到他一双眼睛中还残留着不敢置信的目光,郑子文顿时微微叹了口气,然后蹲下了身子帮他合上眼睛。

    “尽忠职守是好事,但是你却妄图踩着我上位,这才是你的取死之道,下辈子记得做个本分人。”

    说完,郑子文立刻站起身来,然后把手里的圣旨高高举起。

    “陛下圣旨在次,谁敢阻挠本王,一律就地处死!”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在他身后的几百名护卫立刻“唰”的一下抽出了手里的唐刀,然后面色不善的看着城门口的千牛卫们。

    正在这些千牛卫们陷入了两难境地的时候,一阵脚步声顿时传进了他们的耳朵里,他们连忙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当看清楚对方时,这些千牛卫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喜色,而郑子文的脸色却难看了起来。

    “金吾卫也来了,看来麻烦大了……”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