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回到长安


    推荐阅读:             

    如今的郑子文作为名副其实的“欧洲王”,只要是他下的命令,执行力度自然是非常高的,所以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远航需要的一切物资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当刘炳和尉迟宝林踏上战船的那一刻,他们还有些不敢相信,因为就算是当初他们奉命从大唐出发的时候,也是准备了三天左右的时间。

    但是现在郑子文呢?恐怕连十二个时辰都不到吧?难道是连夜准备的?

    想到这里,两人看向郑子文的目光有有些不一样了。

    不过郑子文并没有去关注他们两的表情,而是直接走进船舱里检查物资去了,毕竟这些东西马虎不得,郑子文也不得不加倍小心。

    检查完毕之后,郑子文就下令开船了。

    郑子文乘坐的是长达百米的主舰,而他的周围还有上百条体型稍小的船只作为护卫舰,单单战船上的人数加起来,就已经超过两万人了。

    看着周围浩浩荡荡的船队,尉迟宝林有些目瞪口呆。

    “二叔,咱们……真的需要这么多人么?”

    听到尉迟宝林的话,郑子文再次微微一笑。

    “当然!”

    其实按照郑子文的想法,一百条战船所组成的船队真的不算什么,如果不是担心带太多人会引起李世民的猜忌,郑子文恨不得带上一千条战船上路呢!

    不过看着尉迟宝林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郑子文知道不给他的解释,恐怕他连睡觉都不安稳了,于是他只好再次摇了摇头。

    “宝林,你二叔我镇守欧洲十余年,先后镇压叛乱暴动百余回,方才有了如今的稳定局面,我手下的亡魂已经过了万数,想要我郑子文的命的人更是犹如过江之鲤,如果我不带这么多人,恐怕连长安都到不了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

    听完了郑子文的话,尉迟宝林和刘炳都沉默了,虽然郑子文是一副那满不在乎的口气,但是他们也听出来他镇守欧洲的不易。

    看着他们都不说话了,郑子文再次微微一笑,然后摆了摆手。

    “行了,时候还早呢,要不去咱们船舱里,我教你们玩玩扑克?这路途遥远,不找点乐子的话,日子可是很难熬的哟!”

    听到郑子文这么说,尉迟宝林顿时就来了兴趣,刘炳也不好扫他们的兴,也跟着两人进了船舱。

    两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而郑子文的船队也停靠在了大唐的登州港口,下了船之后,郑子文只带了几百人的护卫队就前往长安了,至于剩下的人,则让他们原地驻扎。

    为了照顾女眷,郑子文等人是乘马车前往长安的,所以用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大约半个月才到达了长安。

    回到长安之后,郑子文并没有第一时间去见李世民,而是带着自己的妻儿回了芙蓉园洗漱休息,等待李世民的召见。

    毕竟他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皇帝近臣”了,而是拥有很大权柄的外戚,所以很多地方都要注意,否则就容易招来是非。

    李治召见郑子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而且也不是正式的下旨召见,而是邀请他参加晚上举办的宴席,算是换个名义为他接风洗尘,顺便拉近关系。

    郑子文当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带着李丽质和李明达,以及小丫头郑萌宝,坐上轿子就前往皇宫赴宴了。

    当一身紫袍的郑子文走下轿子的那一刻,前来赴宴的大臣们纷纷都过来向郑子文见礼,目光中充满了敬畏。

    从他们那恭敬的态度就可以看出,他们并不是把郑子文当作一名王爷来看待,而是把他当成一位别国的国君来对待了。

    郑子文也是官场上的老油条了,自然也看的出来这一点,所以只是朝着他们微微颌首,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就在几名小太监的引导下走进了皇宫。

    不多时,郑子文就来到了李治举办晚宴的地方,看着那张张摆满了水果糕点的小桌子,郑子文顿时就笑了起来。

    像大唐的这种小案牍,自从他去了欧洲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如今这么一见,反而感觉有些怀念了。

    就在这个时候,郑子文的耳边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是……子文?你回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郑子文顿时回头一看,等他看清楚对面来的人之后,顿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你还活着?你不是已经自缢身亡了吗?”

    来的人正是长孙无忌,原本他是满脸笑容的来的,但是听到了郑子文的话之后,他那满脸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那表情就像是便溺了三天还没有拉出来一样。

    此时长孙无忌的心里已经开骂了。

    妈蛋,十年不见了,你小子是一见面就咒我死是怎么回事?而且还是自缢的?一听就是不得好死的样子,你丫说的这话是人话么?

    看着长孙无忌阴晴不定的脸色,郑子文顿时就反应了过来自己说错话了,于是他朝着长孙无忌就干笑了起来。

    “呃……是舅舅啊,哎呦哎呦,瞧我这记性,我刚才是认错了人了,嗯,没错,我是把你看成了那啥……那个王麻子……”

    “……”

    听着郑子文这个牵强的解释,长孙无忌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很勉强的笑容。

    “哦……原来是这样,那个王麻子怎么了?”

    郑子文顿时一耸肩。

    “上吊自杀了。”

    “……”

    郑子文当然不会告诉长孙无忌,历史上他的命运就是被许敬宗诬陷,然后被武则天贬到了外地,最后穷途末路之下自缢身亡。

    看着长孙无忌一脸愕然的表情,郑子文为了转移话题,干脆一把将自己的闺女拽了过来,然后指着长孙无忌说道:“闺女,叫舅公!”

    小丫头听到郑子文的话之后,立刻就朝着长孙无忌甜甜的叫了起来。

    “舅公!”

    听到小丫头叫他,长孙无忌顿时整张胖脸都笑成了一团。

    “哎呀呀,这是小萌宝呀?一晃眼十年了,当初的小丫头都长成大姑娘了,哎……瞧我都老糊涂了,老臣见过明月郡主!”

    说到这里,长孙无忌顿时轻轻的在自己脸上拍了一下,然后朝着郑萌宝行了个礼。

    不过他头才刚低下了,就听到郑子文说话了。

    “萌宝,瞧见没有,你这舅公就是小气的很,他来这一套就是怕你找他要见面礼的。”

    听到郑子文的话,长孙无忌顿时老脸一抽,连忙就把自己腰间的玉佩解了下来,然后笑着递给了郑萌宝。

    “瞧我这记性,明月郡主这声舅公自然不能白叫的,这个小玩意就拿去玩的!”

    看着长孙无忌递过来的玉佩,郑萌宝顿时抬头看向郑子文,见郑子文朝着她眨了眨眼睛,她顿时就笑了起来。

    “谢谢舅公!”

    说完,就把玉佩从长孙无忌的手里接了过来,然后顺手就系在了自己的腰间。

    看着她动作利落的样子,长孙无忌的嘴角再一次抽搐了两下,心里暗暗想道:“不愧是郑子文这小子的亲闺女,拿好处的动作和她爹一样快!”

    不过他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脸上还是露出了一副的笑容。

    “子文,既然来了,就快快入席吧,来,你坐上首。”

    听到他的话,郑子文立刻笑着点了点头。

    “恭敬不如从命!”

    说着,就落落大方的坐了下来。

    郑子文坐下之后,李丽质和李明达就带着郑萌宝去见李世民去了,而郑子文则继续留在了宴会当中。

    在晚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小太监就来到了郑子文的耳边轻声耳语起来。

    “王爷,太上皇召您觐见。”

    郑子文顿时皱了皱眉头。

    “刘炳在哪?”

    小太监朝着一个方向一指,刘炳随着他指的方向一看,果然看到了刘炳,于是他直接站起身来离开了宴席。

    看到郑子文走过来了,刘炳立刻朝着他点了点头,然后就带着他就去了李世民的寝宫。

    等郑子文到达李世民的寝宫的时候,李丽质她们刚好从里面走出了,一边走还一边擦眼睛,看起来应该是哭过了。

    看到这一幕,郑子文顿时就皱了皱眉头,然后加快了脚步走进了李世民的寝宫。

    可能是之前就得到了李世民的吩咐,所以刘炳并没有跟着郑子文一起进去,等他进去之后,就把寝宫的门关上了,做完了这些之后,刘炳又退了几步,然后守在门口。

    而刘炳进了李世民的寝宫之后,径直就走到了最里面,然后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李世民。

    此时的李世民看起来比从前苍老了许多,可能是因为生病的缘故,脸上的颧骨都有些凸起。

    此时看到郑子文走了进来,他立刻笑了起来。

    “子文,你回来了?”

    听到他的话,郑子文顿时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然后恭恭敬敬的朝着他躬身行了个礼。

    “微臣郑子文见过陛下!”

    听到郑子文的话之后,李世民再次点了点头,然后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床沿。

    “子文,你坐过来。”

    “是!”

    郑子文答应了一声就走了过去,然后坐到了李世民的床沿上,看到李世民挣扎着想起身,他连忙扶他坐起来,然后又拉起被子盖住他的腿。

    看着他动作细致的样子,李世民再次微微一笑,然后朝着他点了点头。

    “子文,你恨过朕么?”

    听到李世民的话,郑子文顿时一怔,然后笑着摇了摇头。

    “一开始的时候可能恨过吧,不过我这人记性不好,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都忘了。”

    郑子文话音刚落,就发现李世民正定定的看着他,顿时有些疑惑的说道:“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吗?”

    看着郑子文一脸疑惑的样子,李世民轻轻摇了摇头。

    “你没有错,你只是变了,变得更加稳重了。”

    听到李世民的话之后,郑子文立刻点了点头。

    “是啊,我变了,但是陛下您却没有变,目光还是这么犀利,连我变稳重这样一个细微的优点都被你发现了,您果然是目光如炬!”

    被郑子文这么一打岔,李世民顿时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来朕说错了,你这小子还是老样子,对了,你小子为什么老是盯着朕旁边的屏风看,难道是朕的屏风有什么问题吗?”

    听到李世民的话,郑子文立刻摇了摇头。

    “不,我是在想,太上皇您会不会在屏风后面布置五百个刀斧手,只要微臣一句话说的不让您满意,你就以摔杯为号,然后让这五百个刀斧手一起跳出来把微臣砍成肉酱。”

    “……”

    看着李世民愕然的眼神,郑子文顿时露齿一笑。

    “陛下您别介意,我是就是看你闷得慌,和你说着玩的,呃……你为什么还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莫非您真的在屏风后面藏了刀斧手?”

    “……”

    过了好一会,李世民才抬起来颤抖的手指向门外,然后冲着郑子文吐出了一个字。

    “滚!”

    郑子文出来了,他走出寝宫之后,顺手还把李世民寝宫的门关好。

    看到他出来了,刘炳立刻压低了声音问他。

    “怎么样?驸马爷,太上皇他还你说什么了?”

    郑子文顿时砸吧了一下嘴。

    “还是老样子,他让我圆润的从里面出来。”

    一听这话,刘炳顿时更疑惑了,连忙冲着郑子文问道:“驸马爷,你能不能说明白一点,啥叫‘圆润的从里面出来’啊?”

    郑子文正背着手往外走呢,听到刘炳这个问题之后,顿时就回过了头来,然后朝着他点了点头。

    “就是滚!”

    “……”

    这下刘炳明白为什么刚才郑子文说是“老样子”了,这时他又回想起当初李世民把郑子文从御书房里踹出来的场景,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

    “果然还是老样子。”

    郑子文的确还是老样子,出了李世民的寝宫之后,他连宴会也没有回去,直接就带着李丽质他们回府去了。

    在郑子文走了之后,李世民就把李治召进了寝宫之中,两父子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一直到了天色很晚的时候,李治才从李世民的寝宫里出来,然后就去了御书房。

    于是,御书房里的灯亮了一整夜。

    本书来自http:////.>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