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四百六十章 迟来的圣旨
对于郑子文来说,这一道召他回去的圣旨来得很突然,如果不是前来传旨的人是熟人,郑子文或许还以为这是一个玩笑(大唐小相公460章)。

    看着郑子文发愣的样子,年逾花甲的刘炳顿时笑了起来。

    “驸马爷,您倒是接旨呀!”

    没错,前来传旨的就是跟随在李世民跟前的刘炳,或者也是考虑到郑子文的心情,所以李世民就把他给派来了。

    而一路护送着刘炳来的则的尉迟恭的儿子尉迟宝林,此时他看到郑子文发愣,也跟着笑了起来。

    “是呀二叔,您还是快接旨吧!”

    听到两人的话,郑子文顿时反应了过来,他点了点头,然后就把圣旨从刘炳手里接了过来。

    把圣旨拿到手里之后,郑子文也冲着刘炳笑了起来。

    “哟,老刘,你这把年纪没回家领孙子,还跑这么远来,真是幸苦你了,怎么样?晕船不?”

    听到郑子文拿他打趣,刘炳非但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

    “原本是有些晕的,不过见到驸马爷之后老奴心里高兴,就不晕了,至于孙子……”

    说到这里,刘炳顿时叹了口气,然后露出一脸的苦笑。

    “老奴是个残缺之人,哪来的孙子?”

    看着到他一脸失落的样子,郑子文顿时砸吧了一下嘴。

    “上次我来的时候还听说你认了几十个干儿子来着,怎么可能连一个孙子都没给你生?那你还留着他们干嘛?都送去皇宫割了算了……”

    “咳咳咳咳……”

    看着刘炳一见面就被郑子文打趣的咳嗽个不停,尉迟宝林连忙凑了上来。

    “那个……二叔,刘公公他的干儿子也都是太监,早就割了……”

    “呃……”

    听完了尉迟宝林的话,郑子文顿时就叹了口气。

    “唉,老刘,你也别怪我说你,你自己就是太监了,还收一帮子小太监干嘛?你这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吗?”

    看着刘炳一脸愕然的样子,郑子文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得,就凭你这声‘驸马爷’让我听着顺耳,这样吧,你要是不嫌弃,我府里还有两傻货,一个叫熊大大,一个叫熊二二,他们的亲爹你也认识,就是我那两保镖,熊大和熊二,怎么样?要不要?”

    郑子文话音刚落,刘炳就重重的点了点头。

    “要!”

    话才说完,刘炳就反应过来自己是来传旨的,怎么成认干儿子了,于是他顿时露出了一脸的苦笑。

    “驸马爷您别逗老奴了,你打算什么之后回京城?陛下还等着呢!”

    听到他的话,郑子文顿时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那就让他等着好了,反正都十年了,再等几个月也无所谓,你就听我的,先安心在这里住下来,认下这两个干儿子,省的你以后伸腿瞪眼之后,连个戴孝的孙子就没有(大唐小相公460章)。”

    看着郑子文说得头头是道的样子,刘炳却再一次苦笑着摇了摇头。

    “陛下是等得了,但是太上皇怕是等不了!”

    刘炳说这话声音不算大,但是郑子文就在他跟前,听到这话耳朵立刻就立了起来。

    “太上皇怎么了?”

    刘炳沉默了,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尉迟宝林,郑子文看到他的表情,立刻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没事,宝林是我侄子,我跟他爹莫逆之交,有什么事不用瞒他!”

    郑子文话音落下之后,尉迟宝林顿时露出了一脸的感动,而刘炳听到郑子文都这么说了,也只好点了点头,然后压低了声音说道:“陛下的身体不成了。”

    刘炳此话一出,尉迟宝林顿时就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怎么可能?太上皇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和尉迟宝林的震惊不同,郑子文只是微微一愣就回过了神来,因为李世民如今的状况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当初在长安的时候,郑子文就已经和李世民说过了,要想多活几年,就得改变他的生活方式。

    但是李世民却没有那样去做,他虽然退位了,但是他依然放不下手中的权力,每天殚精竭虑的,身体状况出问题是迟早的事。

    所以听到了刘炳的话之后,郑子文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多长时间了?”

    看着郑子文的表情很认真,刘炳连忙低下了头。

    “太上皇去年入冬的时候染上了风寒,已经一个冬天没有下过床了。”

    听到刘炳的话之后,郑子文顿时点了点头。

    “行,今天先在我府上休息一晚,我让人准备一下,明天一早我们就走。”

    “是!”

    郑子文把刘炳和尉迟宝林安顿好了之后,就把自己的几个妻妾都叫到了屋子里,就连几个儿女也都叫了回来。

    等人到齐了之后,郑子文就开口了。

    “太上皇生病了,可能通不过今年了,陛下召我回长安。”

    听到郑子文的话之后,李丽质她们几个妻妾都表示郑子文去哪她们去哪,郑萌宝和郑豹也说要跟郑子文一起回去,但是郑龙却摇了摇头。

    “爹,孩儿不赞成你回去。”

    郑龙话音刚落,郑虎也点了点头。

    “爹,大哥说的对,我也不赞成,你回去之后怕是有危险。”

    听到他们两人的话,郑子文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起来。

    “你们能认识到这一点,为父很高兴,但是我还是回去的。”

    “可是……”

    郑龙还准备说什么,但郑子文却抬起来手,然后摇了摇头。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郑龙、郑虎,你们两兄弟现在是欧洲的管理者,你们是不能离开的,郑熊也有事,所以这一次我不打算带你们一起回去。”

    郑子文这话一出,李丽质立刻就拉住了他的手。

    “相公,你说过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妾身要和你一起回去。”

    郑子文顿时点了点头。

    “好吧,这次就丽质和兕子配我一起回去吧,其他人都留在这里。”

    这时候郑萌宝也凑了过来。

    “爹,那我呢?”

    郑子文看了一眼郑萌宝,然后思索了一下,然后也点了点头。

    “嗯,萌宝和我一起回去,王子安今年该及笄了,到时候就让你们在长安完婚。”

    听到郑子文的话,郑萌宝顿时就撅起了小嘴,看着她一脸的不乐意,郑子文顿时就笑了起来。

    “对了,上次我收到了上官仪的信,他说他的孙女出生了,特别写信来告诉我,原本我还以为看不到了,这次也能借着这个机会回去看一眼。”

    说到这里,郑子文顿时就摆了摆手。

    “好了,就这样吧,丽质你和兕子去收拾东西,咱们明天早上走,郑龙你们三兄弟要好好做事,你们做得越好,为父在长安也就越安全,知道了吗?”

    听的郑子文的话,郑龙三人连忙恭声道:“是,父亲我们明白了。”

    看着他们认真的样子,郑子文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了,多的我也不说了,咱们家也好久没有团聚了,你们中午吃了饭再走吧。”

    “是!”

    郑龙他们三人各有各的事做,所以吃过午饭之后就离开了,而郑子文吩咐了下人去准备出海的东西之后,就陪着刘炳和尉迟宝林在城里面转了起来。

    回来吃晚饭的时候,刘炳还好一些,而尉迟宝林却还是一脸的兴奋。

    “二叔,你这里不错啊,都和长安城里一样热闹了,难怪我爹说你有能耐,要我以后跟着你呢。”

    听到他这话,郑子文也笑着点了点头。

    “你爹那是夸我呢,对了,你爹现在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吧?”

    郑子文话音刚落,尉迟宝林那原本高涨的情绪顿时就低落了下来。

    “我爹他几年前就已经去了,不过他交代过不让我告诉你,他说你什么时候回长安,再什么时候跟你说。”

    听到尉迟宝林这话,郑子文顿时一愣,过了好一会才摇了摇头。

    “你爹那人呀,傲气,傲气到没有朋友,唉……”

    说完,郑子文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既然你爹那么说了,以后你就带着家小来我这吧,二叔不能答应你什么高官厚禄,但是却可以保证你一家老小平平安安的。”

    听到郑子文话,尉迟宝林的眼眶顿时就湿了,他擦了擦眼睛,然后朝着郑子文就笑了起来。

    “二叔你说的和我爹说的一样咧,嘿嘿嘿嘿……”

    他一边笑着,眼泪却一边流了下来,郑子文看着心酸,披头就给了他一巴掌。

    “一个大老爷们,哭什么哭?说说看,今天你在我这城里转了一圈,有什么印象比较深的?”

    听到郑子文转移话题了,尉迟宝林连忙把眼泪擦掉,思索了一会就笑了起来。

    “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城里面那所皇家书院门口的雕像,二叔,那雕像刻的是你吧?”

    郑子文顿时笑着点了点头。

    “没错,就是我,怎么样?不错吧?”

    尉迟宝林立刻点了点头。

    “嗯,很不错,不过我有些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你的那个雕像一手拿着书本,一手拿着唐刀呢?”

    尉迟宝林话音刚落,刘炳就笑了起来。

    “这个我知道,我问了那里的学生,他们说这个雕像的意思是要一边读书一边习武,以后才能成为有用的人才,驸马爷,是这样的吧?”

    令刘炳没想到的是,此时郑子文却摇了摇头。

    “这个书院一开始建立的时候是为了让这里的人学汉语写汉字,为了让他们好好学习,所以我才让人立了那么一座雕像,意思是说谁要敢不好好学习,我就用刀砍死他!”

    “……”

    一瞬间,尉迟宝林和刘炳都惊呆了。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