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四百五十九章 匆匆十年
    当郑子文带着郑龙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等吃过晚饭之后,郑子文照例躺在院子里乘凉,而崔茵茵则把郑龙叫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儿子,你爹今天教你那什么厚黑学了?”

    郑龙顿时点了点头。

    “教了!”

    听到郑龙肯定的答复,崔茵茵脸上顿时就笑开了花。

    “那你学会了没有?”

    郑龙再次点了点头。

    “还差一些,不过我很快就能学会的!”

    这下子崔茵茵更加高兴了,摸着郑龙的头就夸赞起来。

    “娘的儿子就是聪明,那你说说你今天都从你爹那学到了什么?”

    听到母亲夸奖自己了,郑龙顿时更开心了,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就点了点头。

    “爹说了,厚黑学就是心要黑,脸皮要厚,只要做到了这两点,在官场之上就能无往不利了!”

    “呃……”

    崔茵茵一听这话,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出生书香门第的她很想告诉郑龙这样是错的,但是当她联想到自己父亲做了一辈子的官,到头来连一个爵位都没有,而郑子文却在十年间就已经位极人臣,难道他真的是对的?

    想到这些,她突然觉得脑子有些乱。

    她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干脆就不想了,郑子文再怎么乱来,总不可能害自己儿子吧?

    崔茵茵想的无疑是正确的,郑子文当然不可能害自己的儿子,相反,他还要把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以及价值观这三观都传授给自己的孩子,避免他们成为封建礼教迫害下的牺牲品。

    当然,完全做到是不可能的,所以郑子文也只能要求自己尽量做到。

    可能是更靠近北半球多一些,欧洲的冬天似乎要比大唐更冷,加上外面不确定的危险,所以郑子文这一整个冬天几乎都没用出过什么门,一直在家专心教导自己的孩子。

    郑子文的几个妻妾都是来自书香门第的,所以读书识字都是她们自己教孩子,而郑子文只负责教他们为人处世的道理。

    郑子文的课一般都是三天上一次,几个孩子有什么问题他都会在这一天一齐解答,当然,为了防止他有所错漏,每次他给孩子上课的时候,李丽质一般都会跟着旁听。

    这一天,为了给自己的儿女们“传道授业解惑”,郑子文特地起了个大早,然后来到书房开始上课。

    “孩子们,今天还是老样子,你们有什么问题为父都会为你们解答,就从郑龙开始吧!”

    听到他的话,郑龙就站了起来。

    “父亲,昨天有好几位官员上书说想要增加赋税,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势必会引起一些动乱,但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长安那边恐怕会有所不满,孩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郑龙说完之后,还一直皱着眉头,看起来这事的确难到他了。

    郑子文当然知道为什么郑龙会发愁,因为欧洲作为大唐的殖民地,而且是最原始的资源掠夺殖民地,大唐的当权者当然需要把欧洲的财富掠夺到大唐去了。

    但是贸然增加赋税的确是动乱之源,而恰恰现在郑子文又是欧洲的管理者,他首先要考虑的是局势的平稳,所以两者之间就出现了矛盾。

    看着郑龙愁眉苦脸的样子,郑子文却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他一个问题。

    “郑龙,就觉得我们现在是效忠于谁的?”

    听到郑子文这个问题,郑龙顿时就愣住了。

    “我们当然是效忠于陛下了。”

    郑龙话音落下之后,郑子文却摇了摇头。

    “不,儿子,你错了。”

    说到这里,郑子文顿时微微一笑,然后拍了拍郑龙的小脑袋。

    “孟子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君以路人待我,我以路人报之’,我告诉你这句话的意思,其实是想让你明白,当我们一家背井离乡来到这片异国的土地上时,陛下就不再是我们需要忠诚的对象了。”

    听到郑子文这句话,正在旁边听着的李丽质顿时就站了起来。

    “相公你……”

    她才刚站起来,郑子文就朝着她微微一笑,然后摆了摆手。

    “丽质你别激动,我这样说并不是要对大唐怎么样,就算我身在异国,但是我依然是大唐的人,我这么说只是想告诉孩子们,现在我们所需要考虑的,更多的则是我们自己。”

    说完,郑子文又把头转向郑龙,然后微微一笑。

    “儿子,爹的意思你懂了吗?”

    郑龙立刻点了点头。

    “爹,我明白了,一会孩儿就会批复奏折,不许增加赋税!”

    不过令郑龙没想到的是,他的话音刚落,郑子文就抬起了手。

    “不,赋税还是要增加的!”

    看着郑龙不解的眼神,郑子文再次笑了起来。

    “不过增加赋税并不是要把钱送回大唐,而是要用于建立一些公共的设施,不说别的,你看这一个城里面居然连一个公共的茅厕都没有,这些洋鬼子都是随地拉,太脏了。”

    听到了郑子文的话,郑龙立刻点了点头。

    “父亲,我明白了。”

    看到郑龙点头了,郑子文又看向其他几个孩子。

    “你们有没有什么问题要问的?”

    郑虎每天不是看兵书就练武,所以听到郑子文的话之后立刻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问题,而郑萌宝却举起来自己的小手。

    “爹,那我不嫁给王子安行不行?”

    听到郑萌宝的话,郑子文顿时一愣,但他很快就板起了脸。

    “不行!王勃是为父精心给你挑选的夫婿,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入赘咱们家了,等他及笄之后就该到咱们家来了,你不许欺负他!”

    郑萌宝一听,顿时扭过了头,然后撅着小嘴坐下了,看着她闷闷不乐的样子,郑子文连忙上去安慰她。

    “闺女啊,人家王勃可是这初唐四杰之首,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佼佼者,你能给他做媳妇是好事,这种好处别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呢!”

    正当郑子文忙着安慰郑萌宝的时候,一旁只有四岁的郑豹也凑了过来。

    “爹,我也要媳妇儿!”

    看着这个小不点,郑子文顿时就乐了,一把就把他抱起来,然后在他的光腚上轻轻的拍了一巴掌。

    “你个小鬼头,这么小就想媳妇啦?放心吧,你的媳妇爹早就给你定好了,你乖乖吃饭快快长大,长大就能娶媳妇了!”

    小家伙一听,顿时咧开嘴笑了。

    这时候郑子文也觉得今天的课程算是上的差不多了,所以直接就宣布了下课,然后抱着小郑豹去院子里玩去了。

    在郑子文离开之后,郑龙的小脸上却露出了坚毅的神情。

    “父亲,我们总有一天可以再回大唐的,到时候,谁也没办法赶走我们了!”

    郑子文并没有意识到,他无意间的一番话会带给郑龙什么,不过值得高兴的是,从此郑龙学习起来更加用心了。

    而自从郑子文来了之后,经过他一番粗暴的镇压,欧洲就稳定了下来,所以一个月之后,李绩也就放心回大唐去了。

    走的时候他还打算把郑虎带回去教导,但是却被郑子文婉言谢绝了,李绩也不再强求,点了点头就登上蒸汽帆船回去了。

    李绩离开了,郑子文站在港口边上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朝着远去的大船拱了拱手。

    “保重!”

    郑子文知道自己恐怕短时间内是回不了大唐了,因为只有在他不在大唐的时候,他的影响力才会被降到最低,如今大唐已经足够强大了,所以李世民不希望他回去。

    郑子文猜的没错,李世民连他压下赋税这件事都没有过问,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对方是打定注意不让他回去了。

    过完了年之后,新的官员就来欧洲上任了,交接完毕之后,卸任的官员们就来向郑子文告了别,然后登上了返回大唐的船。

    十年光阴匆匆而过,欧洲的官员也已经换了好几批,如今郑子文已经不再过问这些事了,而是全都交给了郑龙。

    这十年来,郑龙也由当初的一个懵懂少年,成长为雷厉风行的决策者,基本上所有的大小事务都由他来管辖。

    就连熊大和熊二这两个二货,见了他也会恭恭敬敬的叫一声“小王爷”。

    郑龙的成长是让郑子文感到骄傲的,而郑虎也没有让他失望。

    如今郑虎手下已经掌管了超过百万的兵马,在他的威慑下,整个欧洲境内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出现过大乱子了。

    郑龙和郑虎都有了自己的事,郑熊当然也没闲着。

    如今如今欧洲境内也已经开始使用纸币了,而郑熊则是欧洲大唐皇家银行的管理者,每天从他眼皮低下过的纸币更是超过了数千万贯。

    他们三兄弟分别控制的欧洲的政治、军事和财经,正因为有了他们,如今郑子文算是提前享受退休生活了。

    有时候郑子文都会想,就这样在欧洲呆着也不错,啥事都不用操心,自由自在的,也没人管。

    而当郑子文以为自己会在欧洲终老的时候,一张圣旨却随着大唐的远洋船队来到了欧洲。

    这道圣旨是李治下的,但郑子文觉得这应该是出自李世民的手笔。

    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听完了圣旨之后,郑子文完全呆滞了。

    “什么?陛下要召我回长安?”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