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七十二章 云岚县


    在王伦的府邸住了住了两天,郑子文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便向王伦告辞了。

    “王世伯,小子还赶着去恒洲上任,就不再打搅了,这些天受世伯照顾,小小心意还请世伯不要推辞。”

    说着,就让人取了两套精致的砚台,还有十几个墨锭,以及十几刀上好的宣纸装成一箱子送给王伦。

    这些东西的价值虽然高达十几贯钱,但却都是文人用的东西,加上郑子文是以小辈的身份送的,所以王伦也没有推辞,只是谦虚了几句就把东西收下了。

    临走前还嘱咐郑子文如果有什么难以解决的事,可以派人到太原找他。

    当然,都是些客气话,这一点郑子文还是能分清楚的。

    告别了王伦之后,郑子文就上了马车向恒州出发了。

    太原府距离恒州不远,只有五六十里地,虽然车队速度并不快,但在天黑之前还是赶到了恒州刺史府。

    可惜的是这并不是郑子文上任的地方。

    恒州是中州,而中州刺史是正四品上的朝廷命官,郑子文接到的任命只是恒州辖区的一个小小的县令罢了。

    虽然他是小官,但恒州刺史对他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知道他来了,笑容满面的就来迎接他了。

    “子文如今来到我恒州,以后我们就是同僚了,为兄已经准备好了酒宴为子文接风洗尘,请!”

    郑子文当然知道刺史为什么对他这么客气。

    第一,他现在虽然只是正七品的小官,但他却受封子爵,虽然封地很远,但名义上却是食邑一州之地的大唐贵族。

    就凭这一点恒州刺史就不敢小看他。

    第二就是郑子文的身份了,不但是五姓七望的崔家女婿,还是李世民钦点的驸马都尉,但凡大唐官员,多多少少也得给点面子。

    郑子文这人就是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不管面前的恒州刺史是真心还好,是假情也罢,总之他给够了自己面子,郑子文当然不会甩他脸子。

    “如此,下官就叨扰了,刺史大人请!”

    恒州刺史顿时摆手笑道:“子文贤弟客气了,为兄姓王,单名一个洛字,贤弟若不嫌弃,叫我一声王兄即可!”

    “恭敬不如从命,王兄请!”

    “子文贤弟请!”

    进了刺史府之后,郑子文就把自己的文书交给了王洛。

    “王兄,圣旨让我需要在这两日到任,您还是先帮我弄一下文书,我好与当地县令交接。”

    看了一眼郑子文的文书,王洛就笑了。

    “子文贤弟不用着急,陛下只是让你在恒州任职,并没有说让你到哪个县去,你到了这里也就算是到任了,明天我就派人送回执进京,贤弟只管在这住下便是!”

    “那我到任的事……”

    看着郑子文还有些不放心的样子,王洛顿时笑着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

    “此去七八里的云岚县一直都是一个县丞负责打理,不过那县丞年纪大了,若是贤弟不介意明天就去那云岚县如何?”

    郑子文当然不会说自己介意,毕竟人家王洛只是客气一下,自己如果当真了,那就显得太天真了。

    于是他便朝着王洛躬身一礼。

    “如此下官明日就出发,今天就叨扰王兄了。”

    王洛顿时哈哈大笑。

    “哈哈,子文贤弟又客气了,快快与我一起入席……来人,上菜!”

    ……

    用过了晚餐之后,郑子文就去浴室洗澡了,不过这一次服侍他的却不是冬儿和秋儿,而是郑丽琬和卢敏。

    卢敏一边给他擦背一边念叨着。

    “王府尹和王刺史倒是一点都不客气,不是贤侄就是贤弟的,一点没把咱们驸马爷放在眼里。”

    郑丽琬顿时皱了皱眉头。

    “敏儿妹,我们都是妇道人家,不要议论官场的事。”

    “哦!”

    郑子文此时却笑了。

    “琬儿说的没错,这些的确不是你们应该谈论的,不过今天相公可以破个例,给你们讲讲这个缘由。”

    他长长了深呼吸了一口气,好让自己那有些昏沉的脑子清醒一些,然后才再次开口。

    “太原王家是本地的大士族,我大唐也是自太原起兵的,所以王家便有了从龙之功,但现在大唐趋于稳定,王家这样的大士族就显得有些扎眼了。”

    “嘶……”

    卢敏没有反应过来,郑丽琬就倒吸了一口凉气,郑子文看到她的样子就知道她明白了。

    “所以呢,王家的人只认我是崔家的女婿,而不是皇家的驸马爷,好了,多的就不能再说了,帮我更衣吧。”

    “是!”

    在王洛的刺史府休息了一晚,第二天郑子文便带着众人去了云岚县,早上出发中午就到了,看着一望无际的无人荒地,郑子文顿时震撼了。

    “距离隋朝灭亡已经过去了十年,民力还是没有恢复过来吗?”

    看到此情此景,郑子文顿时有些感慨的吟诵出了那句享誉数百年的名句。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说出这句话时,郑子文是发自真心的,赶上了朝代更替百姓真的不容易。

    而且还是经过了杨广,又赶上了李世民的百姓。

    老李是个好皇帝,但却不是一个仁慈的皇帝,他本身就出身地主阶级,对百姓的态度比起杨广来说也没有太多的不同,唯一的差别就是他比杨广更懂得控制。

    “百姓无事则骄逸,劳役则易使。”

    在李世民看来,百姓就是不给他们找点事做就要找麻烦的贱骨头,因此大唐的律法对于百姓是十分严苛的,这一点,历史学系出身的郑子文是知道的。

    不过这些却不是他该管的,也管不了,更何况他本身就是大唐的贵族,从本质上说,他也是处在剥削阶级,也没资格说别人。

    他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让自己治下的百姓过得好一些罢了。

    “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

    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听着郑子文的感慨,又看着他站在那发呆,站在郑子文旁边的一个千牛卫士兵忍不住开口提醒他。

    “大人,该出发了。”

    说话的时候,他还用崇敬的目光看着郑子文,对于他这样的小兵来说,一个懂得心疼百姓的官,就是好官。

    郑子文也回过了神来,微笑着朝他点了点头,然后钻进了马车。

    “出发吧,巳时之前必须赶到云岚县城。”

    “是!”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