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七十一章 好人郑子文


    郑子文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醒来以后便自言自语道:“还是相同的感觉,还是熟悉的味道。”

    面无表情的掀开被子,拉开裤子往里面瞅了一眼,顿时叹了口气。

    “果然,就连颜色都是一样的。”

    不过话说这药膏真的很好,消肿止痛效果更是一流。

    简而言之,有了它,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蛋疼了!

    咦?似乎哪里不对?

    “叽里咕噜!”

    肚子开始闹意见了,郑子文才想起自己从早上饿到到了现在,于是他张嘴就吼。

    “来人啊,快来人,妈蛋是不是没人管老子了?老子快要饿死了……”

    叫了两声,就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跑动声,门“吱呀”一声就被打开了。

    郑子文偏过头一看,就看到了抬着托盘的郑丽琬走了进来,冲着他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相公你醒啦?你饿了吧,妾身这就服侍你用膳。”

    郑子文顿时警惕起来。

    这算什么?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老子才不吃你这套!

    “你给我……”

    还没等他说出“你给我滚出去”几个字的时候,郑丽琬已经凑了过来,抓住了他的手,用一双含情脉脉的大眼睛看着他。

    “相公……夫君,今天早上你把人家吓坏了,人家也是不小心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妾身这一次吧,好不好嘛……”

    说着,就如同一只小猫般把脑袋贴了过来,娇嫩的小脸蛋更是在郑子文的手背上蹭着。

    这是在撒娇么?

    真嫩!真滑!

    “妾身知道错了,等相公好了妾身一定会好好补偿相公的。”

    她轻轻把嘴唇凑都郑子文的耳朵旁边,低声道:“就像敏儿妹妹那样子……”

    说完,还在郑子文的耳朵上轻轻咬了一下。

    “嘶……”

    郑子文顿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咳咳……那个……爷我现在要吃饭了,至于你等会我再决定怎么收拾你,哼!”

    话虽说的重,但语气却轻了下来,郑丽琬心里顿时一喜。

    嗯,看来这次是过关了,没想到卢敏给的办法挺好用的嘛,回去得多谢谢她。

    郑丽琬嘴角带着笑容,然后用勺子舀了一勺汤仔细的吹了吹,然后喂进郑子文的嘴里。

    “好吃吗?”

    郑子文点了点头。

    “还行,就是味道有点怪,这是什么?”

    郑丽琬顿时笑了。

    “人参三鞭汤,很补的,我第一次做呢,嘻嘻。”

    郑子文的脸色顿时有些发青。

    “那玩意你洗干净没有?”

    “啊?还需要洗的吗?”

    “……”

    整个下午郑子文都在犯恶心,拒绝了郑丽琬帮他抹药的请求之后就把她赶了出去,然后自己亲手给“小子文”上药。

    一边擦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

    “二弟啊,给你擦点药快点好起来哟,大哥还等着带你征战沙场呢,你快回来吧……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你快回来,生命因你而精彩;你快回来,把我的思念带回来,别让我的心空如大海。”

    哎呀,不知不觉就唱起来了。

    擦完了药之后郑子文早早的就睡觉了,毕竟这是古代嘛,除了造人也就没其他什么有意思的娱乐活动了,现在小子文受了伤,除了睡觉郑子文也没别的选择了。

    庆幸的是他的睡眠真的很好,一觉睡到大天亮。

    今天伤势已经好多了,下床走路是没问题了,不过要逛街或者赶路却不行。

    送早餐来的还是郑丽琬,郑子文小心的在碗里搅了又搅,发现只是一碗普通的八宝粥才放心的喝下去了。

    郑丽琬就和卢敏一起去城里逛街去了,而郑子文则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喝茶。

    没过多久,曹二狗就来了,只见他整张脸都洋溢着欢快的笑容。

    “爷,两位夫人已经去逛街了。”

    郑子文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了。”

    曹二狗又咬了咬嘴唇。

    “冬儿姑娘她们也去了。”

    “噢!”郑子文顿时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你也想去是不是?嗨,去吧去吧,玩开心点啊!”

    “这个……”

    曹二狗样子有些扭捏起来。

    “冬儿姑娘说小人的工钱已经被爷您拿走了,让小人来找爷您,您看……”

    “是这样啊,我差点忘了!”

    郑子文顿时点了点头,然后从怀里拿出一个钱袋,曹二狗连忙伸出了手。

    但郑子文并没有把钱袋直接给他,而是打开之后从里面数了二十五枚铜钱出来放到他的手里。

    “二狗啊,你这个月的工钱就剩这些了,省着点花啊!”

    曹二狗顿时傻眼了。

    “爷,那剩下的四百七十五文呢?”

    郑子文顿时叹了口气。

    “上个月你在打二愣子的时候学了爷说话,学费是五百文,不过看着你平时兢兢业业的份上,爷给你打了九五折,怎么样?是不是特感动?”

    曹二狗愣了一下,泪花在眼眶中弥漫,他开始抽泣起来。

    “爷,您对小的太好了小的真的很感动,吸吸……可是……可是这二十五文钱真的不够呀!”

    “切,怎么可能不够?”

    郑子文顿时白了他一眼。

    “你吃住都是爷管了,平时也没什么用钱的地方,爷帮你攒着,以后好给你说一房媳妇。”

    “可是爷,这快过年了,小人的衣服也旧了,想去布店扯些布缝件新衣裳。”

    “原来如此,这个好办!”

    郑子文顿时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笑起来。

    “前段时间冬儿给爷我缝了好几条花裤衩,爷我一直舍不得穿,等会冬儿回来我让她拿给你,你拿去请裁缝帮你改成新衣裳过年的时候穿,喜庆着呢!”

    曹二狗:“……”

    骗人!舍不得穿还会给我吗?明明就是不喜欢!

    曹二狗顿时觉得心里好痛苦好痛苦,“哇”的哭着跑出去了。

    过了一会冬儿就回来了,进门就看到郑子文正坐在院子悠闲的喝茶,顿时笑了起来。

    “爷您闷了吧,婢子来给你捏捏肩膀。”

    说着就来到他的身后开始给他捏肩膀,郑子文顿时露出了享受的神情。

    “嗯,手艺见长了,不错!”

    “谢谢爷夸奖。”

    冬儿顿时甜甜的笑了。

    “对了,爷,刚才我看到曹二狗哭着跑出去了,爷您知道是为什么吗?。”

    郑子文顿时轻轻摆了摆手,谦虚的笑了。

    “那是因为爷我对他太好了,所以他感动得哭了。”

    “哦,原来是这样,爷您人真好。”

    “那必须的,爷一直都是好人。”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