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七十章 我愿与你双双飞


    驸马府的人知道,郑子文酒量不好,一旦喝高了就喜欢唱些奇奇怪怪的歌,一开始觉得挺古怪的,后来也就习惯了。

    两人迅速脱掉外衣,然后吹灭了蜡烛,钻进被窝里等郑子文。

    “我是萍,你是水,相逢相爱不是罪。地久苦,天长泪,为你染红我的血……”

    门被打开了,郑子文走了进来,随着他一起进来的还有他那“深情演绎”的歌声。

    “我愿与你双双飞……我愿与你双双飞……双双飞……双飞……”

    唱着唱着,忽然变味了。

    他把门一关,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扒掉袍子,然后就朝床榻扑了过去。

    “我扑……”

    众所周知,喝醉的人平衡感一般都不怎么样,更何况是要平地飞跃两米左右直接上炕,显然是非常有难度的。

    所以他失败了。

    “噗通!”

    “哎呀,摔死本宝宝了……冬儿……冬儿快来扶爷一把……哎哟……”

    卢敏顿时又好气又好笑,连忙走下床过来扶起了他,然后直接把他拉进了被窝里。

    喝醉酒的人一般痛觉并不是很强,刚进被窝,郑子文顿时又精神起来。

    “嘿嘿,你们两个小妖精,今儿爷再教你们一个新招式!”

    说着,一把就抱住了卢敏,欺身压了上去。

    “啊……”

    卢敏的娇呼声就响了起来,弄得旁边的郑丽琬六神无主,面红耳赤。

    过了一会,卢敏的娇呼声停下来了,但郑子文的呼噜声却响了起来,郑丽琬顿时松了口气。

    没过一会,她也睡着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子的时候,郑子文就醒了,睁开眼睛后,第一眼看到了正在自己怀里熟睡的卢敏,他顿时愣了一下。

    难道自己昨天晚上喝醉酒所以跑错屋子了?

    想了一下还是没想起来干脆就不想了,反正这也是自己的媳妇,睡谁都一样。

    这时他又感觉有人贴在自己的背上,顿时好奇的回过头一看,这一看之后,他再次愣住了。

    他没想到这贴在他身后的人竟然是郑丽琬!

    此时的郑丽琬睡得正香,嘴角还带着笑容,长发下是一张慵懒中带着一些妩媚的脸庞,郑子文一时间不由得看痴了。

    漂亮,真漂亮!

    不过她是什么时候来的?难道昨天晚上自己喝醉酒把她给拿下了?那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想了半天还是没想起来,郑子文顿时“啪”的就给自己后脑残一下。

    “笨,既然想不起来就算了,反正这个也是我媳妇儿,而且人就在自己身边,大不了幸苦点再来一次呗,嘿嘿!”

    想到这里,郑子文立刻决定付诸行动,翻过身扑到了郑丽琬身上,手刚摸上去郑丽琬就醒了。

    看着睁开眼睛的郑丽琬,郑子文顿时展颜一笑。

    “嘿嘿,你醒啦?”

    郑丽琬眨了眨眼睛,看了看郑子文,又低头看了看按在自己宝贝上的一双手,顿时瞪大了眼睛尖叫起来。

    “啊……”

    郑丽琬拼命的挣扎起来,当她猛的一抬腿的时候,就听到从郑子文的嘴里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嗷呜……呜呜……”

    只见他如同一只中箭的兔子般浑身一抖,然后“噗通”一声就侧身倒了下去,两只手捂着自己的重要部位在床上滚来滚去。

    他的脸色红的发紫,长大的嘴没有发出其他声音,只是拼命喘气,似乎忍受着莫大的痛苦。

    最终他还是眼睛一翻白,然后晕了过去。

    郑丽琬此刻也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做了什么,两只漂亮的大眼睛里弥漫着水光。

    “相公,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相公……”

    可惜她的道歉郑子文是听不到了,旁边也传来了一声尖叫声。

    “你……你都做了什么?”

    她转头一看,顿时发现卢敏正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不等郑丽琬说话,卢敏连忙套上衣服就跳下了床,然后打开门朝着外面叫了起来。

    “来人啊……快来人啊……驸马爷晕过去了……”

    冬儿就在旁边的屋子,听到了她的声音后连忙跑了过来,卢敏看到她之后连忙拉着她的手道:“冬儿,快……快让周御医过来,驸马爷晕过去了!”

    看到她那焦急的样子,冬儿也顾不上细细询问,连忙跑去叫周御医。

    周御医是这次队伍的随行御医,是李世民为了以防万一,专门为长乐公主准备的。

    没想到这一路行来长乐公主的身体并没有出什么问题,反到是郑子文出的问题最多。

    听到冬儿的传话后,周御医叹了口气,拿起药箱跟着冬儿就去了郑子文的卧室。

    给郑子文检查了一下患处,然后又看了一眼旁边红着脸低着头的郑丽琬,周御医顿时对这个脾气不太好的驸马爷有了一丝丝的同情。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从药箱里拿出了一个小瓷瓶递给郑丽琬。

    “这是老夫配置的药膏,一会你给驸马爷涂上,早晚各一次,大概一周即可痊愈。”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

    “说句不当说的话,驸马爷身子再好也经不住这般折腾啊,算了,是老夫多嘴了。”

    说完,周御医就拎起来药箱,一边摇头一边走出了屋子,留下满脸通红的郑丽琬。

    郑丽琬手里拿着药瓶,又看了看旁边的卢敏,声音细若蚊蝇。

    “妹妹,要不你来涂?”

    卢敏顿时翻了白眼,然后叹了口气。

    “我说你呀,挺聪明的一个人,就是不懂得把握机会,早上明明多好的一次和相公亲近机会,硬被你搞砸了,搞砸了不算还把相公弄成这样。”

    看着郑丽琬低下了头,卢氏顿时摆了摆手。

    “算了算了不说这个了,现在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来给相公涂药,这几天你负责照顾相公,说不定相公心一软就不处罚你了,要不然一纸休书写下来,你哭都来不及!”

    听到了卢敏的话,郑丽琬再次咬了咬嘴唇,然后直接给卢敏福了一礼。

    “妹妹,你的情份姐姐记下了,以前是姐姐错怪你了!”

    卢敏连忙上前扶起了她。

    “姐姐不必如此,我们都是妾身,再争也是无益,反倒让相公闹心,其他的先不说了,先给相公上药吧,剩下的事等相公醒了再说吧。”

    郑丽琬想想也觉得没错,于是点了点头,然后红着脸拉开了郑子文的褻裤,开始给他上药。

    下午的时候,郑子文终于醒了过来。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