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六十九章 做客王府


    王伦的府邸很大,毕竟他堂堂的一个从二品的朝廷命官,名副其实的重量级人物,住的地方自然不会小气。

    进了王府之后,管家就大声叫着让下人们上菜,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满当当的摆了两大桌子。

    这算是王伦的家宴,所以只邀请了郑子文一行人,那些太原府的官员们并没有跟来。

    在王伦的邀请下,郑子文客客气气的入了席,开始享受这顿丰盛的晚餐。

    大家一边吃一边闲聊,说道郑子文便贬谪的事的时候,王伦还叹息了一句“圣意难测”。

    吃到一半的时候,王伦突然对着郑子文笑了起来。

    “说起来,我有一个和贤侄一般年纪的表侄也在长安,也不知贤侄是否认得。”

    郑子文一听顿时得意的笑了。

    “不瞒王世伯,小子在长安也算人脉通达,不知王世伯的表侄是哪家的俊杰。”

    “俊杰倒是称不上!”

    王伦摆了摆手,露出一脸的谦虚。

    “我那表侄名叫王敬直,他父亲就是朝里的侍中王珪……”

    “咳咳……”

    “哎?贤侄你怎么了?来人,快拿水来!”

    郑子文被呛到了。他怎么都没想到这王伦居然和王珪是表兄弟,这时候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和王伦说了,难道实话实说?

    哎呀,你那表侄我认识,当时我还用墓砖打断了他的鼻梁骨!

    这不是没事找抽么?

    于是郑子文喘过气来之后,顿时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这个……王世伯,王珪大人小子是认识的,不过小子和这个王敬直不太熟。”

    没错,一点都不熟!

    “原来如此!”

    王伦微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没关系,你们都是年轻人,应该多亲近一些。”

    “是是是,世伯说得对!”

    郑子文冷汗都快出来了,连忙转移话题。

    “对了王世伯,我来了这么久了也没看到令郎,不知他去哪了?”

    听到郑子文提到他的儿子,王伦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他捻了捻自己的胡须,然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犬子为了平定乱民,前年就去剑南道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乱民?

    郑子文愣了一下才想起王伦指的乱民是什么人。

    当初隋炀帝暴政,全国揭竿而起的义军数不胜数,不过最后却被老李家给摘了桃子,其他人自然不乐意了。

    从公元618年大唐建国开始,李家就一直在和这些义军掰腕子,前前后后大概花了十来年才把这些人打败。

    郑子文算了算日子,发现时间也差不多了,于是便朝着王伦笑了起来。

    “王世伯不用担心,最迟贞观三年,大唐就会完成统一,到时候令郎应该回来了。”

    王伦顿时愣了,半晌才大笑了起来。

    “哈哈,那就谢贤侄金口了,不过贤侄是如何得知的?”

    郑子文顿时一愣。

    这不明摆着吗?贞观三年再不统一的话,那狂暴的老李怎么去草原上收拾颉利可汗?

    不过这话可不能和王伦说,于是他便再次笑了起来。

    “我要说自己猜的,王世伯信不信?”

    王伦顿时微微摇了摇头,然后举起了酒杯。

    “贤侄真是风趣,不愿意说就算了,来,让我们满饮此杯。”

    “恭敬不如从命!”

    酒足饭饱之后就散席了,王伦走了之后,冬儿和秋儿便扶着有些喝高的郑子文去了浴室。

    进了浴室之后,两女红着脸就把郑子文扒成了一只大白羊,然后把他扔进了浴桶。

    “哗啦!”

    水花四溅中,郑子文突然站了起来,握着拳头放到嘴边。

    “首先……我能站在这个舞台,需要感谢我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姑姑姑父……”

    冬儿和秋儿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

    “咱这位爷啊,什么都好,就是这酒量……”

    “谁说不是呢。”

    冬儿拿着毛巾走到郑子文的身后就开始给他擦背。

    “爷,婢子给您洗澡,您别乱动。”

    “好!”

    听到郑子文这么痛快的答应了,冬儿顿时愣了一下,怎么今天这么好说话?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自己错了。

    “好!那我就给各位演唱洗澡歌!”

    郑子文顿时开始扭动起来。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嗷嗷嗷……带上浴帽蹦蹦跳跳……嗷嗷嗷……”

    顿时,水花四溅,泼了他面前的秋儿一头一脸。

    “哎呀,爷您别跳,水撒啦水撒啦!”

    冬儿:“……”

    两人费了好大劲才给他洗好,然后给他穿上衣服,当他走出去的时候,还分别在两人的脸上捏了一下。

    “宝贝儿,爷先去外面透透气醒醒酒,你们俩赶紧洗白白,在屋里等我哟,哈哈哈哈!”

    说完,就在两女的娇嗔中大笑着走了出去。

    郑子文出去了没多久,冬儿就探出头来朝着外面看了看,并没有发现郑子文的身影,于是朝着秋儿招了招手。

    “秋儿,快去告诉四夫人。”

    秋儿顿时有些不乐意。

    “为什么呀,咱们俩伺候爷不好吗?”

    “就你话多!”冬儿顿时笑着轻轻打了她一下:“让你去就去,爷疼爱我们,但夫人还是夫人,别让爷为难!”

    秋儿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快步走到了卢敏的的门口。

    “四夫人,爷沐浴完了。”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是!”

    秋儿走后,卢敏的门就开了。

    如果秋儿没走的话她一定会感到惊讶,因为出来的不止是卢敏一个人,郑丽琬也在屋子里!

    卢敏伸出头来看了看外面,发现没什么人之后,便拉着郑丽琬的手径自走进了郑子文的卧室里。

    郑丽琬的脸色有些微红。

    “妹妹,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呀?”

    卢敏顿时白了她一眼。

    “有什么不好的,相公平时就喜欢冬儿她们两个丫头一起伺候他,别啰嗦了,快脱!”

    郑丽琬一听,整张脸都红透了。

    “这……这样太荒唐了!”

    “您现在还有闲工夫想这些?”

    卢敏顿时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相公多宠那两个小丫头,要是咱们再顾及颜面,说不定什么时候那俩小丫头就爬我们头上去了。”

    卢敏一伸手就拉住了郑丽琬的手。

    “姐姐,咱们上面有两位公主,下面还有四个丫鬟盯着,相公那人又没什么架子,咱们这位置可不稳呢!”

    郑丽琬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但最终还是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正当卢敏和郑丽琬两人忙着宽衣解带之时,就听到门外传来了脚步声,以及一阵狂放的歌声。

    听到这阵歌声的时候,卢敏顿时捂着小嘴笑了。

    “嘻嘻,驸马爷到了,姐姐快一些。”

    郑丽琬顿时莞尔,随即点了点头,紧张的心也松弛下来了一些。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