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六十七章 离开长安


    圣旨的结果和郑子文想得差不多,这次皇帝不但把他赶出了长安,而且连五品掌街使的位置也没了。

    他被贬到了一个名叫恒洲的地方,此地位于长安城东北方向,距离长安大概三百多里地。

    当然,这个地方也是李世民精挑细选的。

    第一,这里不属于崔家和卢家的势力氛围,不用担心郑子文因此被他们拐走。

    第二,这个地方距离长安不算太远,也不属于边境,不用担心郑子文和自己的闺女遇到危险。

    第三,这里属于太原王氏的地盘,无论他们给郑子文找麻烦,或者郑子文给他们找麻烦,李世民是十分喜闻乐见的。

    李世民给的时间很紧,让郑子文三天内启程,半个月内赶到恒洲上任。

    接到圣旨之后,郑子文立刻就让曹二狗开始收拾东西,可惜的是库房里大大小小几十个箱子是没办法带走了,郑子文便拉上十几箱墨锭宣纸去了崔府。

    毕竟自己在岳父家白吃白喝了半年,这些东西自己也不方便带走,拿去送给崔贵也算人之常情。

    而布匹丝绸什么的就让曹二狗拿去低价处理了,倒也卖了几十贯钱。

    剩下的就是些值钱的东西了,比如人参貂皮鹿茸之类的,这些东西体积不大,郑子文直接让人把它们用箱子封存起来,然后装上了马车,准备带到恒洲去。

    下午的时候郑子文带着崔茵茵和卢敏就去了崔家,打算临走前吃顿团圆饭,顺便告别一下。

    原本郑子文打算把崔茵茵留在长安的,但崔贵没同意,老李似乎也准备让他把李丽质带到恒洲去。

    毕竟两只小萝莉再怎么说也是他名义上的妻子,不带不行,但他又怕自己不能照顾好两个小丫头,这让他很是无奈。

    饭桌上,崔卢氏的眼睛有些泛红,手里抱着小丫头,嘴里一个劲的说李世民不通人情,还没过年就把人赶走之类的话,这一次崔贵倒也没说什么。

    相同的事也发生还皇宫里,长孙皇后虽然没说什么,但那“哗哗”往外流的眼泪也让老李心里很不是滋味。

    但圣旨已经下了,皇帝下旨了就是金口玉言,自然是不能出尔反尔的。

    于是他只能轻声宽慰长孙皇后。

    “朕只是把他外放几个月,让他吃点苦头,省的他不知天高地厚的。”

    长孙皇后这才点了点头。

    “陛下自然是有自己的缘由的,这一点臣妾明白,只不过此去路程遥远,臣妾有些担心罢了。”

    “嗯,朕知道!”李世民微微一笑,双手握住了长孙皇后的手,然后在她手背上轻轻的拍了拍。

    “此去恒洲并无危险,而且朕会派人护送他们安全到达恒洲的,皇后放心吧!”

    于是,第二天当郑子文带着车队出城时,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震住了。

    不但朝中的文武百官来了,旁边在站着一群武装到牙齿的千牛卫。

    这么大的排场,知道的说是郑子文是被贬官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高升了呢!

    虽说是贬谪,但就凭这场面,谁敢把他当过气的官来看待?

    看到郑子文来了,为首的千牛卫将领便朝着他抱拳道:“驸马爷,小的奉命护送您前往恒洲。”

    郑子文朝着他微笑着点了点头,这时房遗爱和杜荷也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来到了郑子文的旁边。

    杜荷直接上前给了他一个拥抱。

    “老大,出门在外多保重,还有……我爹的事,谢了!”

    郑子文也明白他说的是什么,顿时笑着给了他一拳。

    “客气话就不要说了,好好照看你爹,没事多往孙大夫那走动走动,不要让人家说咱们不懂得做人。”

    “这个我知道。”

    郑子文又拍了拍房遗爱的肩膀。

    “房俊,你脑子不如杜荷好使,平时有什么多问问他,两人相互帮衬点,知道吗?”

    “知道了大哥,你也多保重。”

    这时刚才那个千牛卫的小将有来到了郑子文的身边,压低了声音道:“驸马爷,时间差不多了!”

    郑子文点了点头:“长乐公主和广乐公主到了没有?”

    那小将点了点头。

    “到了,现在坐在中间马车里等驸马爷,还有您的家眷都在,可以出发了。”

    郑子文再次点了点头,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谢谢你了!”

    那小将连忙躬身道:“不敢,多谢驸马爷抬爱!”

    很平常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却不料对方一脸的受宠若惊,郑子文顿时耸了耸肩膀,然后朝着周围的官员们再次拱了拱手。

    “多谢诸位同僚前来相送,这个情谊子文记下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有缘再会!”

    看到他打招呼了,周围的官员也纷纷上前。

    “驸马爷言重了。”

    “郑爵爷此去一路多保重啊!”

    “是极,是极!”

    马车开动了,车夫的吆喝声和马匹的嘶鸣声顿时响了起来,过了一会,郑子文的破锣嗓子也响了起来。

    “说走咱就走哇……你有我有全都有哇……”

    “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闯九州哇……嘿儿呀……咿儿呀……”

    “……”

    随着车队慢慢远去,郑子文的歌声也慢慢的变小,直至完全消失不见。

    当郑子文的车队完全消失在城外时,刘炳才从城门后面走出来,然后朝着远方自言自语道:“驸马爷您自个儿多保重啊!”

    说完,就矮下身子钻进了一顶蓝色小轿里。

    “起轿回宫!”

    一个时辰之后,刘炳就回到了宫里,他来到了御书房门外朝着里面的轻声道:“刘炳参见陛下!”

    李世民正在批阅奏折,听到刘炳的声音后头也没抬。

    “回来了?怎么样,郑子文那小子没在背后骂我吧?”

    “陛下说笑了!”刘炳顿时笑了起来:“说起来驸马爷的心情似乎挺好的,走的时候还唱着歌呢!”

    “哦?他还会唱歌?”

    李世民顿时放下了手里的笔,然后抬头笑道:“他都唱了什么?”

    “驸马唱的挺有意思,小的记不全,就记住了两句,是什么……说走咱就走,你有我有全都有,还有什么……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李世民:“……”

    这瘪犊子完全没有悔改的心思啊,看来他还得闹幺蛾子,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让他到外面去祸祸去,眼不见心不烦!

    “唉!”

    李世民叹了口气,然后又继续拿起笔来批阅奏折。

    “好了没你的事了,下去吧,过会儿把你看到的给皇后说说。”

    “是!”

    刘炳微微一笑,就退了出去。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