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六十六章 处置


    李世民发现自己和郑子文就是天生犯冲,每次收拾他,到最后却总是自己吃亏。

    上次收拾他不但没成功,被他用笔架砸了一下,还挨了他一拳,这次收拾他,虽然把他唬住了,不过自己也被吓得够呛。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亏大了!

    看着拎着菜刀在屋子里张牙舞爪的郑子文,还有四散奔逃的御医们,李世民怒喝了一声。

    “郑子文,你闹够没有!”

    “没有!”

    郑子文毫不示弱。

    “失去了最重要的宝物,我的愤怒,我的痛苦和悲伤,你怎么能懂?”

    看着郑子文眼神中露出的绝望,李世民不知怎么的,心里的愤怒一下子就平息了。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郑子文这样失态,貌似把这家伙吓唬惨了,长长的叹了口气,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宠辱不惊知道吗?就算你真的被阉了,你也应该学习太史公,现在你看看你,成什么样了?”

    太史公就是司马迁,这个郑子文是知道的,所以他更愤怒了。

    “宠辱不惊个屁,司马迁又怎么样,我……呃?陛下你刚才说‘就算我真的被那啥’是什么意思?”

    李世民再次叹了口气。

    “御医们只不过是想和你开个玩笑罢了……”

    郑子文顿时懵哔了。

    开玩笑你妹!尼玛有这么开玩笑的么?我开你一脸!

    不过现在还是得先确认李世民说的是不是真的!

    郑子文转过身就把裤子褪了,然后细心的把缠绕在“小子文”上面的布条一圈圈的解开。

    等完全解开之后,他顿时惨叫了一声。

    “啊……这黑漆漆的一坨是什么玩意?”

    李世民顿时一拍脑门,露出一脸无语的表情,一个太医连忙凑了上去。

    “驸马莫急,这是老夫精心调制的‘周氏活血化瘀膏’,对您的伤势有帮助,您现在是不是感觉不疼了?”

    郑子文顿时面无表情的转过脸看着他。

    “不但不疼了,就连其他的感觉都没了,不信你来舔一下试试!”

    周御医的脸一下子就绿了——舔你妹夫啊!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此时的李世民也露出了一脸的疲惫。

    “你别再咋咋呼呼的了,你那破玩意最迟明后天就好了,好了之后就给朕滚出长安去吧,朕现在多一眼都不想看到你!”

    说完就走了出去,走了两步又停了下来,不过却没有回头,似乎真的不想再看见郑子文。

    “丽质朕带回宫住两天,你走的时候朕会让人把她送来,记住照顾好她,否则朕绝不饶你!”

    说完就迈开步子离开了,留下一脸蠢萌的郑子文。

    御医们看到李世民离开了,也纷纷向郑子文行了礼,然后飞快的离开这个让他们心惊胆战的是非之地。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屋子里就只剩下郑子文和一帮家丁了,看着躺下顿时昏迷不醒的曹二狗,郑子文又叹了口气。

    “唉,这个蠢货,胆子那么小还充什么大爷。”

    说着,就朝旁边几个趴在地上发抖的家丁招了招手。

    “好了被抖了,人都走了,你们几个把曹二狗扶回去,这两天也别让他干活了,喜欢吃什么就让他吃什么,让他吃好睡好,过两天我们就要上路了。”

    “是!”

    郑子文没有想到,他的话被下人们传达给曹二狗之后,对后者造成了多大的精神创伤。

    曹二狗这两天可谓是吃不香睡不好,整天窝在自己的屋子里以泪洗面。

    第二天郑子文路过他的屋子时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哭声。

    “呜呜呜呜……”

    郑子文顿时就纳闷了。

    “难道是因为老子对他太好,感动得哭了?”

    推了一下就发现门开着,郑子文直接走了进去,看着正趴在床上哭得欢实的曹二狗,顿时就笑了。

    “二狗,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如今像你这么知道感恩的人不多了,准备准备吧,过不了多久咱们就该上路了!”

    “哇……”

    不说还好,一说曹二狗哭得更厉害了。

    “呜呜……爷,我对不起你……呜呜……大……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呜呜……”

    郑子文:“……”

    就没见过哭得这么厉害的好汉,你以为你是宋江吗?

    不过这小子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二狗啊!”郑子文顿时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咱们只不过是被赶出长安罢了,又不是去菜市场砍头,你犯得着哭成这样么?”

    “不是砍头?”曹二狗一听,顿时止住了哭声,一骨碌从床榻上翻身起来,端端正正的跪在郑子文面前。

    “爷,你没骗我?咱们前两天都把皇上那样了,他就这样放过咱们了?”

    郑子文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

    “谁告诉你皇帝放过咱们了?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已经被赶出长安了,估计圣旨下来也就在这两天了!”

    “这……”曹二狗顿时张大了嘴:“那爷您让我好好休息,吃好睡好,好上路是?”

    “嗨,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呗,你小子就是瞎琢磨,你也不想想自己的身份,人家陛下能把你放在心里吗?尽瞎想!”

    郑子文顿时笑着给了曹二狗脑袋一巴掌。

    “不过这次你表现得不错,爷很满意,所以想给你一点奖励,你吃饱睡好了,到时候爷带你离开长安时你也有精神不是?”

    “呃……”

    曹二狗愣了一下,“噌”的一下就跳下了床,然后冲出了门外,郑子文顿时眨了眨眼睛。

    这是什么毛病?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外面传来了厮打声和惨叫声。

    “二愣子你大爷的,老子让你造谣,麻辣戈壁的吓死狗爷我了,今天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哎呀,狗爷饶命!”

    “……”

    郑子文一听,顿时站了起来,跳出门口指着曹二狗就骂了起来。

    “你大爷的曹二狗,你特么的又学老子说话,这个月工钱已经扣完了,你现在已经欠我五百文钱了!”

    “爷,我错了,看在以往的情份上,求您高抬贵手。”

    “好吧,给你打个九五折,你还欠我四百七十五文。”

    “……”

    郑子文预料的没错,第二天一早,刘炳就来到了驸马府。

    他是来宣布圣旨的。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