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六十三章 宝宝心里苦


    驸马遇刺,三夫人郑丽琬昏迷不醒,整个驸马府顿时乱成了一团。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皇宫,李世民带着御医就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大批的御林军,把整个驸马府都团团围住了。

    “怎么样了?”

    看着躺在床上一脸铁青,满头汗水的郑子文,李世民的脸色也不好看。

    驸马刚大婚就遇刺,这是不给他老李面子啊?万一死了人家不是要说公主克夫,这不是戳他老李的脊梁骨吗?

    御医给郑子文把了把脉,眉头皱得很深。

    “启禀陛下,驸马爷卖相有力,而且身上也没有血迹,微臣需要进行全面的检查才能判断出驸马的伤势,请陛下恩准。”

    李世民顿时朝着他摆了摆手。

    “你看着办吧,快点!”

    “是!”

    把闲杂人等赶出去之后,几个御医一起动手,麻利的把郑子文给剥成了一个小白条。

    然后这几个大老爷们全都震惊了!

    “哇!”

    “哎呀!”

    “啧啧!”

    李世民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实在没想到郑子文的“本钱”居然比他的还雄厚!

    不过很快,一个御医惊呼了起来。

    “咦?不对,这是肿了呀!”

    其他的几个御医也瞪圆了眼睛,然后纷纷点了点头。

    “不错不错,差点看走眼。”

    “对对对,这是肿了,是肿了没错!”

    “啧啧,能肿成这样,真是罕见呀。”

    “……”

    李世民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原来是肿的,还以为自己的本钱不够呢,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涉及到男人的自尊,老李也不能免俗,不过比完之后,正事还是要做的。

    “你们几个商量好没有,该怎么办?”

    几个御医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站了出来。

    “陛下,驸马爷只是受了点外伤,其他并无大碍,待会我们再给他开几副活血化瘀的方子,让他修养个十天半个月的,应该就没事了。”

    李世民又看了昏迷不醒的郑子文一眼,然后压低声音道:“那个……他还行吧?”

    御医眨了眨眼睛,很快就领悟了李世民的意思,连忙点头道:“这个没事的,只是小伤,并不会影响到驸马爷的人伦大事。”

    李世民这些发现的点了点头,虽然他的闺女还小,但他可不希望等十多年以后自己的闺女守活寡。

    “既然没事就下去开药吧!”

    “是,微臣告退!”

    御医们给李世民鞠了一躬,然后都退了出去,只留下李世民独自一人呆在屋子里。

    再次看了看郑子文受伤的患处,李世民的脸色有些古怪。

    “居然会伤在这里,到底是什么人干的?莫非是郑子文这小子相对府里的丫鬟用强?”

    想想这不合理,李世民又摇了摇头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毕竟以郑子文的身份,只要勾勾手指头,别说丫鬟了,就算是一般的官家小姐都会投怀送抱的。

    “难不成是这小子把谁给得罪,这个倒是有可能的!”

    正在他自言自语的时候,郑子文“啊”的叫了一声,然后睁开了眼睛。

    “嗷呜……”

    睁开眼睛后,他先嚎上一嗓子,然后又看了看四周,顿时发现了李世民。

    “陛下,您来了,请恕微臣不能给您见礼了!”

    “无妨!”

    李世民顿时摆了摆手,然后坐到了他的旁边。

    “我听说你遇刺了,就带着御医过来给你看了,你这是怎么回事啊?”

    郑子文一听,顿时悲从心来,泪如泉涌。

    “陛下,您要为我做主啊,呜呜……”

    李世民一看,连忙宽慰他。

    “哎,你先别哭,有什么都说出来,郑一定给你做主。”

    郑子文这才压住了哭声,然后一边抽泣一边说道:“这事得从半年前说起,那时寒风萧萧,飞雪飘零,长路漫漫……”

    李世民连忙打断了他。

    “长话短说!”

    “是!”郑子文顿时叹了口气,然后才接着开口道:“早上我去库房发现有个女人鬼鬼祟祟的,我便上去与她理论,没想到她不但冒充我夫人还殴打我,呜呜……陛下,我好惨啊……”

    “等等!”

    李世民立刻又打断了他。

    “你说他冒充你夫人是怎么回事?”

    “她说她是郑丽琬呀!”

    郑子文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李世民。

    “这不是瞎扯么,谁不知道郑丽琬是陛下您的……那啥么!怎么可能是我夫人呢?我当然立刻就把她拆穿了,然后……然后她恼羞成怒就下此毒手了呀……呜呜呜呜……”

    “……”

    李世民顿时沉默了,听着郑子文嚎啕大哭,半晌之后才同情的说道:“那个……子文呐,你误会了,这个郑丽琬呢确实是朕赐给你的……”

    “啥?”

    郑子文的哭声瞬间停止,露出了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您的意思是那个郑丽琬是您给我的?”

    李世民点了点头。

    “那么我这一脚就算是白挨了?”

    李世民沉思了一会,再次点了点头。

    “哇……呜哇……呜哇啊啊啊……”

    郑子文再次痛哭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委屈而哭,还是太过于疼痛才哭,或者两者都有。

    哭了一会眼泪就没了,然后他就开始干嚎。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李世民顿时忍不住了。

    “别叫了!你都叫了快一盏茶了,还没叫够啊?”

    郑子文顿时不干示弱的也朝他吼了起来。

    “宝宝心里苦!宝宝就要叫!嗷嗷嗷嗷……”

    忍无可忍的李世民“哼”了一声,推开门出去了,留下郑子文一个人继续在屋子里面干嚎。

    过了一会,郑子文发现没什么听众,感觉再嚎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于是就停了下来。

    他掀开了被子,打算看一看自己的伤势,这一看之下,他顿时浑身一震,再次忍不住痛哭失声。

    “呜呜呜……二弟啊,是大哥对不住你啊……是大哥没用啊……是大哥没有保护好你才让你遭此大难啊,瞧瞧你肿得跟条火腿肠似的,大哥心疼你啊,二弟啊……”

    而此时站在门外的李世民先是一愣,但听到后面脸色却越来越难看,最后忍无可忍之下拂袖离去。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