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六十二章 蛋蛋的忧伤


    看着一脸胜券在握的郑丽琬,郑子文顿时再次咧了咧嘴。

    “又想骗我,你还真把老子当棒槌了?”

    说着,他就把自己的靴子脱了下来,然后指着郑丽琬勾了勾手。

    “你给我过来,要是今天郑爷要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都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郑丽琬顿时急了,连忙朝着他喊道:“你别乱来啊,你只是一个小小的管家而已,你得罪不起我的!”

    郑子文一听,顿时把靴子放下了。

    “你倒是说说看,你是什么身份,说出来看看能不能吓到郑爷我!”

    “哼,你别后悔!”

    郑丽琬顿时再次昂起了头。

    “听着,我就是驸马爷的夫人郑丽琬,怎么样,吓到了吗?”

    “吓到个屁!”

    郑子文再次把鞋子举了起来。

    “又想骗我?两个公主一个六岁,另一个才五岁,再看看你,快二十了吧,就算早熟也没你这么熟的啊?”

    他一边朝郑丽琬走过来,一边挥舞着手里的靴子。

    “老子最讨厌的就是你们这种想骗人还不动脑子,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的家伙,真把别人当二傻子呢,你给我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我说的是真的!”

    郑丽琬都快急哭了,一边后退一边给郑子文解释。

    “我真的是驸马的夫人,我是在跟着长乐公主一起来的,驸马昨天晚上不是去卢家丫头那边了吗,所以我一早就过来检查库房了!”

    郑子文顿时停了下来,脸色闪过一丝狐疑。

    毕竟他在哪过夜的事,一般的家丁丫鬟都是不知道的,唯一知道的就是两个当事人,无论自己去了哪边,另一个肯定是知道的。

    难道这个郑丽琬真是自己的老婆之一?

    咦,郑丽琬着名字有点耳熟啊?

    郑子文顿时皱了皱眉头,开始回想自己是在哪儿听过这个名字,似乎还听说了不止一次。

    “对了!”

    他忽然想起来了,看着郑丽琬时眼睛都瞪大了。

    “你说你是郑丽琬?”

    “对!”

    郑丽琬顿时微微一笑,一副“你才知道啊”的表情。

    郑子文顿时又皱了皱眉头。

    “郑仁基是你爹?”

    “大胆!”郑丽琬顿时瞪大了美目,如同一只愤怒的小猫。

    “我父亲岂是你一个小小的管家可以直呼其名的?”

    卧槽,还真是!

    郑子文顿时“啪”的一巴掌就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郑丽琬一看顿时笑了。

    “知道怕了吧?”

    怕个毛啊!

    郑子文一下子就蹦了起来,两步就来到她面前,和她四目相对。

    “你不是皇帝的……那啥么?你不在皇宫里好好当你的妃子什么的,来我这干嘛?”

    还没等郑丽琬回答,他忽然又笑了。

    “不对,你怎么可能是郑丽琬,老李那么霸道,他怎么可能把郑丽琬给我,所以你一定是骗我,哎哟哟,差点又上你的当了,还不快趴下让我踹你两脚出出气!”

    郑丽琬顿时快崩溃了,一向自诩聪明伶俐的她,没想到在郑子文这里屡栽跟头,她顿时有些后悔当初骗郑子文的钱了。

    “我说你怎么就怎么难缠呢?不就是一百多文钱吗?”

    郑子文却不动声色。

    “一文钱也是钱!”

    “……”

    看着手拿靴子跃跃欲试的郑子文,郑丽琬双手捂着自己的小屁屁,一步步的后退。

    “你要怎么才相信我是驸马的三夫人。”

    郑子文面无表情的一步步逼近。

    “我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那没办法了!”

    郑丽琬突然停了下来,一副认命的样子,郑子文顿时愣了一下。

    还没等他反应过了,郑丽琬突然暴起。

    “看招!”她大叫了一声,然后一脚就踢中了郑子文的脐下七寸。

    “嗷呜……”

    郑子文仿佛听到了鸡蛋破碎时的“咔咔”声,两世为人的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蛋疼”。

    不是男人无法这种痛苦,这种蛋蛋的忧伤也不是一般人可以体会得了的。

    母亲的话似乎回响在郑子文的耳旁。

    “儿子,你要记住,打女人的男人是绝对没有好下场的!”

    母亲的身影也出现在他的眼前,然后越飞越高,声音也越来越模糊。

    “没有好下场的……好下场的……场的……”

    郑子文顿时泪流满面,他一只手蒙着要害,抬起了另一只手,似乎想抓住什么,但却什么都没有抓住。

    “妈妈我错了,妈妈我再也不敢了,妈妈不要走……”

    得,都产生幻觉了。

    这时是人的保护机制发生了作用,郑子文顿时眼睛一翻,晕过去了。

    而郑丽琬则立刻跑出了库房,大声叫道:“来人啊,快来人啊!”

    曹二狗顿时跑了过来。

    “三夫人,什么事?”

    郑丽琬顿时一指库房。

    “郑安对本夫人无礼,你快让人去抓住他!”

    “郑安?”

    曹二狗眨了眨眼睛,然后朝着郑丽琬笑了起来。

    “三夫人说笑了,咱们驸马府有一共六个家丁,十二个丫鬟,小的敢保证,没有郑安这个人!”

    郑丽琬顿时瞪大了眼睛。

    “那他就是贼啊,驸马府进贼了,不过他已经被本夫人制服了,你还不快去抓住他?”

    “哦!好!”

    曹二狗连忙点了点头,然后冲进了库房。

    看着冲进去的曹二狗,郑丽琬的嘴角顿时露出了一丝笑意,微微泛红的脸颊上闪过一丝愠怒。

    郑安是吧,居然敢打本夫人的小屁屁,待会我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正当她琢磨着待会该怎么去向驸马爷哭诉,好让驸马出门狠狠处罚郑安的时候,就听到库房里传来了曹二狗的喊叫声。

    “啊……爷,爷您怎么了,是谁打了您?”

    郑丽琬还没反应过来呢,曹二狗就冲了出来,然后撕心裂肺的叫了起来。

    “来人啊,有刺客!驸马爷遇刺啦,来人啊!快来人啊!”

    喊完之后,他又冲进了库房,跪在郑子文旁边就哭了起来。

    “爷,您别死啊……呜呜……爷,您要挺住啊……到底是谁如此大胆敢行刺驸马……爷您醒醒啊!”

    站在库房门口的郑丽琬顿时懵了。

    驸马?郑安?郑子文?

    郑丽琬顿时长大了嘴,她的身子摇晃了几下,然后“噗通”一声,晕倒在地。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