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六十一章 冤家路窄


    这一天郑子文起得很晚,他实在没想到卢敏那个小丫头居然那么放得开,他感觉自己快被抽干了。

    “必须得加强锻炼了,八个老婆,这是要我英年早逝的节奏啊!”

    他几乎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才从温柔乡里爬出来,走出来的时候脚都还是软的。

    站在门外深呼吸了好几次,然后郑子文就摆开架势在院子里打起太极拳来。

    “一个西瓜,劈成两半,一半给你,一半给他……”

    他一边比划着一边叽里咕噜的念着口诀,还没打到一半就听到旁边冬儿传来的声音。

    “爷您这么早就起来啦?”

    郑子文头都没抬,手里的太极拳也没停。

    “还早?太阳都快照屁屁了,小妖精,看我白鹤亮翅!”

    他双臂展开就摆了个白鹤亮翅的架势。

    可惜没站稳……

    “哎哟!”

    “爷,你怎么了?”

    “脚软。”

    “……”

    冬儿连忙扶他起来,然后给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爷,最近你气色不太好啊,您都出虚汗了!”

    “唉,谁说不是呢!”

    郑子文顿时摇了摇头。

    “以前爷觉得你和秋儿两个小妖精就够厉害了,没想到卢敏这妹子更厉害,一个就抵得上你们俩,唉,爷我都快被榨干了……不,应该说爷我已经被榨干了!”

    “嘤咛!”

    冬儿的脸唰的一下全红了,一把就把郑子文给推开了。

    “爷……您忒不正经了,婢子……婢子……”

    话没说完,捂着脸就跑了。

    郑子文被她推了一个踉跄,等他站稳的时候冬儿已经跑出好远了,顿时朝着冬儿的背影喊了起来。

    “冬儿,爷的裤衩破了,你下午给爷再缝一条啊,爷不要带花的……”

    “……”

    早上逗逗小丫鬟,真是神清气爽,再喝上一碗热腾腾的八宝粥,啧啧,生活真美好啊!

    对了,昨天似乎收了不少礼啊!

    郑子文忽然想到这件事,笑呵呵的就朝着库房去了。

    “今年过节不收礼呀,不收礼呀不收礼,不收礼呀不收礼……”

    哼哼唧唧的就到了库房,看着敞开的库房大门,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个曹二狗,连库房门都不知道关好,看我待会怎么收拾他!”

    自言自语的就进了库房,忽然,他看到里面有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居然还挨个的把里面的箱子都打开了!

    郑子文顿时怒了!

    “住手!那是我的宝箱!”

    他大喝了一声,就冲了过去,却不料对方此时也回过了头来。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她的脸色涂了胭脂,看起来更加美颜动人。

    说实话,这是郑子文来到大唐见到的最美的女人。

    但他并不高兴,在看到这张脸的时候,他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怎么也忘不了曾经那段每天只能依靠三个面饼充饥的日子,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女人!

    他发誓,这辈子他怎么也不会忘记这张脸的!

    “是你!”

    这句话,他是咬着牙齿说的。

    “我是该叫你小贼呢?还是该叫你骗子呢?婉儿姑娘!”

    郑丽琬也愣了,她震惊的看着郑子文,过了半晌,也咬了咬牙说道:“你想怎么样?”

    “哈?我想怎么样?”郑子文顿时气乐了:“好!那我就让你看看我想怎么样!”

    看着一步步走进的郑子文,郑丽琬顿时慌了神。

    “你想做什么?你不要乱来啊,这里可是驸马府!”

    郑子文并没有停下脚本,眼睛更是直勾勾的盯着郑丽琬。

    “你也知道这里是驸马府?知道你还敢来偷东西?”

    “我没有!”

    “不用狡辩了!”

    郑子文扑上去一把就抓住了郑丽琬,然后蹲下身把她按在自己的大腿,朝着她的翘臀“啪啪”就是两巴掌。

    “我被逐出了自己的故乡,又被你骗光了身上的钱,如今,你居然敢闯入我的领地,你这是自寻死路。”

    他低沉的声音回响在郑丽琬的耳边,她还来不及说话,他的声音顿时又高亢起来!

    “你这是——自寻死路!”

    “啊!”

    伴随着他的声音,他的手掌更是如同暴风骤雨般落了下来,一时间,库房里“啪啪”声不绝于耳。

    当然,还是郑丽琬的哭声。

    “你这个无礼之徒……哎哟,别打啦……呜呜……我不会放过你的……呜呜……我要让驸马砍你的头……”

    等郑子文停下来的时候,郑丽琬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了。

    “呜呜……我要让驸马砍你的头……”

    郑子文顿时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然后松开了手,郑丽琬立刻挣脱了出去,然后大喊起来。

    “来人啊……来人啊……呜呜……”

    一边喊还一边哭,不一会,几个家丁就跑了过来,看到郑子文和正在哭的郑丽琬时,明显愣了一下。

    郑子文再次叹了口气,然后朝着他们挥了挥手,几个家丁朝着郑子文鞠了躬,然后就退下去了。

    郑丽琬顿时傻眼了,不可置信的看着郑子文。

    “你是驸马……”

    郑子文顿时一抹头发,然后昂首挺胸的看着她。

    只听郑丽琬不可置信的接着喊道:“……府的管家?”

    “咳咳……”

    我勒个草,老子怎么成管家了?

    他忽然意识到在郑丽琬没扔出他,顿时裂开嘴笑了。

    “不错,我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无数少女为止疯狂的驸马……”

    他拖了一长串的音,在郑丽琬瞪圆了眼睛时才快速的说道:“……府的管家郑安是也!”

    “……”

    郑丽琬沉默了一下,然后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冷静了下来,然后盯着郑子文道:“郑安,今天的事我不再追究,作为交换,以前的事也一笔勾销,你不能向其他人提起。”

    郑子文顿时不乐意了。

    “凭什么?”

    郑丽琬再次深呼吸了一次,然后瞪圆了眼睛认真的看着郑子文。

    “郑安,以前我骗了你的钱实在是迫不得已,如今我可以十倍百倍的还给你,但是你绝不能把这事说出去,否则我不好过,你也会人头落地!”

    “切!”

    郑子文顿时冷笑了一声,然后环抱着双手。

    “吓唬谁呀?老子什么场面没见过,你能吓得住我?”

    看着他一脸嚣张的样子,郑丽琬也笑了起来。

    “郑安,我不说是怕吓着你,你知道我是什么身份吗?”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