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五十八章 金丹风波 下


    君王之怒,伏尸千里,匹夫之怒,血溅五步。

    郑子文觉得自己是后者,之前刘思惹怒了他,哪怕当着李世民的面,他也毫不客气的找了个由头痛扁了那家伙一顿,打得他满脸桃花开。

    打完了,气也就消了。

    但李世民却是前者,他的想法和郑子文的想法本质上完全不同。

    目睹了吞下金丹的那只鸡的死状,李世民觉得浑身都发凉,这还是发现得早,要是晚一些,难道自己一个皇帝,要像那只鸡一样垂死挣扎,然后咽下最后一口气吗?

    他怒了。

    姓赵的道士在当天就被下了大狱,连夜审讯过后,第二天一大早就被扔到菜市场砍了脑袋,和他一起的还有另外几个负责为皇帝炼丹的道士。

    在李世民的震怒下,他们的死只是开始。

    几个道士被处斩之后,但凡那些和他们沾上关系的官员都步了他们的后尘,死的死,充军的充军,最轻的也是剥掉官服永不录用。

    这次事件可谓是一场不小的“地震”,长安周边十余个道观被毁,牵连的大小官员更是过了百数。

    一时间,菜市场杀得血流成河,教坊也是人满为患。

    君王之怒,何等可怖!

    如果说郑子文是这次事件的导火索,那么大唐国舅爷长孙无忌则是名副其实的幕后推手。

    他借着这次机会,排除异己,朝中一哥的位置更加稳如泰山。

    但他却对郑子文这个五品小官却有些忌惮。

    炼丹房里那几个道人的圣眷有多浓长孙无忌是知道的,扪心自问,就算是他想要将其扳倒也得费一番功夫,但郑子文呢?

    听说只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就说服了李世民把几个炼丹的道士全杀了,这是何等的手段?

    而且据他打听到的消息,事情的起因似乎只是因为姓赵的道士得罪了他,想到这里,长孙无忌都有些骇然。

    难过京城里有人给他取名叫“活阎王”,这小子太狠了!

    当下,他立刻招来了管家,吩咐道:“长乐公主乃是老夫的侄女,还有两天就大婚了,你代老夫准备一份重礼,不能出任何差池!”

    “是,老爷!”

    管家走后,一个身材矮胖的青年走了出来,恭恭敬敬的朝着长孙无忌行了一礼。

    “爹,您交代的事情孩儿已经办妥了,请柬已经送到了崔府!”

    来人正是长孙无忌的长子长孙冲,长孙无忌看了他一眼,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

    看到长孙无忌的反应,长孙冲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不解的问道:“爹,那郑子文就那么难对付吗?为何还要送他请柬,直接叫他过来不就行了?”

    长孙无忌却摇了摇头。

    “冲儿,你要记住,这个郑子文不是你的敌人。”

    长孙冲一怔,立刻拱手道:“是,爹!”

    长孙无忌看他有些不以为然,顿时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昨天我已经进宫去见了你姑母,她气色好了许多,她说这有郑子文的功劳,冲儿,只要你姑母在一天,我长孙家就不会倒。”

    说道这里,长孙无忌的表情也轻松了许多。

    “况且这郑子文圣眷正浓,而且似乎还有些不为人知的手段,你去交好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

    长孙冲这才认真的点了点头。

    “是,我明白了。”

    长孙无忌欣慰一笑,然后伸出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头。

    “冲儿,爹能有今天的成就依仗的就是敏锐的判断力,你将来是要继承爹的爵位的,所以你遇事一定要想清楚,因为你只要走错一步,就会跌得粉身碎骨,也许永远都爬不起来,知道吗?”

    看他说得郑重,长孙冲再次认真的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了爹。”

    长孙无忌微笑着捻了捻自己的胡须,然后朝着长孙冲摆了摆手。

    “你下去休息吧,明天你亲自去去接郑子文,要让他感觉咱们重视他,你机灵点,别出什么岔子,好了去休息去吧。”

    “是!”

    而郑子文并不知道长孙无忌这个朝堂上的“一哥”这么看重他,此时的他正在一边享受两个婢女温柔的按摩,一边指着桌子十几份红彤彤的请柬叹了一口气。

    “冬儿,秋儿,看到没有?爷我可是朝堂上的重量级人物,这么多人巴结我,讨好我,迎合我,真烦人!”

    正在背后给他敲背的两女顿时对视了一眼,然后捂着小嘴笑了。

    而郑子文还在继续感慨着。

    “但谁让爷我这么平易近人呢,冬儿去帮爷看看,是哪几家请爷去吃饭,小门小户的咱就不去了啊!”

    “是,爷!”

    冬儿乖巧的答应了一声,便一个帖子一个帖子的看了起来。

    “爷,这个帖子户部沈大人的!”

    “户部沈大人?”

    郑子文顿时咂了一下嘴。

    “是沈虚那小子吧,上次的事老子没和他算账呢,不去!下一个!”

    “是!”

    冬儿又接着念道:“这个帖子是房大人的。”

    “房伯伯?这个得去,记下来!”

    “是!”

    “下一个!”

    ……

    最终郑子文只筛选出了三个,分别是房遗爱、杜荷还有长孙冲。

    随便一猜就知道这请柬肯定是出自他们家长的授意,所以不看僧面看佛面,必须得去。

    至于其他人,郑子文全都以“大婚在即脱不开身”的理由回绝了。

    但郑子文这样“不给面子”的行为非但没有引起对方的不满,反而在第二天就送来了拜贴。

    意思很简单——你不是没时间来我家么?那我来你家好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郑子文的俨然成为京城里炙手可热的人物。

    婚期如约而至。

    长乐公主李丽质作为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的第一个女儿,可谓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若不是魏征以“逾礼”劝阻,李世民恐怕要给双倍的嫁妆了。

    知道这件事之后,郑子文内心充满了纠结,在他看来,老李难道大方一次,却全让魏征给搅合了。

    这老小子忒不是东西了!

    不过骂归骂,郑子文对魏征这个敢犯颜直谏的“诤臣”还是挺佩服的,因此他决定不给他下绊子了。

    在做出这个决定的一刹那,郑子文觉得自己高尚了许多,似乎灵魂都得到了升华。

    啊,突然有一种好敬佩自己的感觉。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