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五十七章 金丹风波 中


    郑子文觉得自己的三观被颠覆了。

    以前他只听说哪有工厂乱排乱放,居民铅中毒然后打官司之类的,还真没听说谁主动把那些要命的玩意往嘴里扔的。

    “哎,我说!”

    郑子文眨了眨眼睛,然后走到了那姓赵的道士的面前。

    “这东西你吃了多少了?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那姓赵的道士顿时微微一笑。

    “贫道自先皇起就担任炼丹师,服用的金丹更是超过九九之数,如今已感到身轻如燕……”

    轻你大爷!得,果然是铅中毒了,郑子文觉得自己有必要让他认清现实。

    “赵真人,照这么说,你已经达到半仙之体了?”

    赵道士笑而不语,郑子文则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就请赵真人指点几招,小子早就想看看仙人是如何飞天遁地的了,接招吧,哇打啊……”

    说着,郑子文跳上去就是一记飞腿,一下就把赵道士踹倒在地,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他就扑了上去,直接骑在了对方的身上,两只拳头就往赵道士的脸上招呼。

    他一边打还一边骂。

    “我让你炼丹,我让你当神棍,老子打死你个牛鼻子,看你还敢无视我,妈蛋,人丑就该多读书,让你不好好读书,让你就知道坑蒙拐骗……”

    “哎呀,你这个疯子……啊,陛下救我……孽畜,老夫必不与你干休……啊……”

    李世民:“……”

    长孙皇后:“……”

    等刘炳把郑子文拉开的时候,姓赵的道士的脸已经肿的如同猪头一般,他用尽了浑身的力气挪到李世民的面前,然后扑在他脚下痛哭失声。

    “陛下……您要为我做主啊,呜呜呜……”

    三十老几的人了,哭得跟孩子一样,让李世民也微微动容。

    “子文,你……你这是干嘛?”

    只见郑子文正从地上捡起一颗“金丹”在手里掂量着。

    这个金丹是刚才他揍姓赵的道士时,从道士身上遗落的,现在又被他捡了起来。

    “咦,挺沉啊!”

    金丹大约鸡蛋黄般大小,但重量却沉了许多,里面应该含有不少的重金属矿物。

    难怪历史上李世民只活了五十岁,在位二十年,吃了这么多重金属丸子,能活五十岁已经是命大了!

    想到这里,郑子文顿时一脸严肃的看着李世民。

    “陛下可还记得前两日我和孙道长讨论时提到的免疫力?”

    李世民看他神色严肃,顿时点了点头。

    “自然记得,免疫力就是一个人体魄强健时,可以抵抗疫病的能力,你现在为何提起这个?”

    郑子文顿时点了点头。

    “既然陛下记得,那么就好解释得多了。”

    说着,他就举起来手里的药丸子。

    “这里面含有的有毒物质并不能立刻置人于死地,赵真人之所以现在还活着,无非就是因为人体的免疫力救了他,不过再可以下去他的日子也不多了。”

    赵道士立刻瞪圆了眼睛。

    “你胡说!”

    “不,我说的是真的!”

    郑子文再次抬头看向李世民,然后把那颗“金丹”递给他。

    “陛下,你服用此物时间较短,而且你体魄强壮,足以抵抗此物的毒性,但如果换一个体质弱的,结果就截然不同了。”

    李世民顿时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他看了看长孙皇后,发现她也露出了思考的神情,一颗心顿时就沉了下去。

    “空口无凭,你有何证明?”

    “那还不简单?”

    郑子文忽然笑了起来。

    “论语中说杀鸡焉用牛刀,微臣认为毒药和刀子一样的,不如陛下拿一只鸡来,再用这颗金丹来喂食那只鸡,便可知道答案了。”

    李世民的脸顿时阴沉了下来。

    “刘炳,去拿只鸡来。”

    “是!”

    一只大公鸡很快就被送到了御书房,刘炳当着所有人的面,把那些金丹分成了十几块喂进了鸡的嘴里。

    但一个时辰过去了,那只鸡非但没有没有死,还活蹦乱跳的,李世民顿时皱起来眉头。

    而姓赵的道士脸上则是压抑不住的得意,还时不时冲郑子文冷笑。

    郑子文也在冷笑,因为他知道现在鸡没事只不过是因为那些丹药的小块还停留在鸡的食袋里,过不了多久,那些含有各种矿物和重金属的金丹就会进入鸡的肠道,到那个时候,他倒是要看看这姓赵的道士还笑不笑得出来!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了,李世民都有些不耐烦了。

    “这就是你让朕看的?你……”

    没等他话说完,只见那只原本正在转悠找食的公鸡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卧在一个角落打盹儿。

    郑子文顿时微微一笑。

    “开始了!”

    李世民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那只正在地上打盹的鸡。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那只鸡就躺下来了,连两腿都伸直了,不一会就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张开的喙里还流出一死乌黑的血液。

    李世民的目光似乎凝固了。

    “噗通!”

    姓赵的道士一下子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看样子应该是被吓的。

    此刻李世民的脸色非常阴沉,看起来十分可怕,在这样的情况下,长孙皇后也选择了沉默。

    郑子文猜想,这一定是老李那想依靠吃“金丹”来成仙得道的梦乡破碎了,所以才这么生气。

    看起来老李要发飙了,郑子文觉得自己有必要离这条快要发飙的暴龙远一点。

    “陛下,微臣忽然想起家中还有要事,微臣告退!”

    站走了两步,背后忽然想起了李世民的声音。

    “站住!”

    郑子文的身子顿时一僵,然后慢慢的回过了头来,只见李世民闭上了眼睛,然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子文,今日之事若没有你,朕恐怕还要被蒙在鼓里,你想要什么就说吧,朕一定满足你!”

    原来是这样,吓我一跳!

    郑子文顿时松了口气,然后笑了起来。

    “嗨,说这干嘛,论公你是我老大,论私,我娶了你闺女,你是我岳父,我要是不管你的死活,我还是人吗?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好了,我走了!”

    说完,转身就走,留下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面面相觑。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了,李世民才冲着长孙皇后笑了起来。

    “皇后,看见了吧,朕是不是早说了这小子不一样吧?”

    长孙皇后也点了点头笑了。

    “还是陛下慧眼识珠,臣妾真是佩服万分呢,陛下,这个人怎么办?”

    李世民顿时微微一笑,直接对刘炳吩咐道:“传朕旨意,将赵思等一干人等全都交由刑部,以行刺论处,家眷一应充入教坊司,立刻去办!”

    “是!”

    李世民似乎只是处理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然后揽着长孙皇后走出了御书房。

    等他们两人走后,刘炳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赵思冷笑起来。

    “哼,得罪了咱家也就算了,连郑爵爷都不放在眼里?赵思啊赵思,我看你是找死啊!”

    赵思难逃一死,这一点刘炳都知道,但他却不知道,赵思的死只是一个开始。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