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四十六章 玄武门熟睡事件


    等郑子文回到崔府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刚进了大门口顿时愣住了,因为他一进门就看到门后整整齐齐的站着俩行人。

    一行家丁,一行丫鬟,曹二狗则站在最前面。

    “姑爷回府喽!”

    听到曹二狗的声音后,顿时,两边的家丁丫鬟一起朝着郑子文行礼。

    “恭迎姑爷回府,恭喜姑爷官至五品掌街使!”

    “呃……”

    郑子文顿时张大了嘴,然后把脸转向曹二狗,小声道:“二狗,这一套是你小子搞出来的?”

    曹二狗顿时猛摇头,而就在这时候,一声洪亮的大笑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哈哈哈哈,贤婿回来了,怎么样,老夫的安排你可满意?”

    说完,又朝着里面喊了一声。

    “夫人,快快让厨房把菜端上来!”

    说话的人正是郑子文的岳父崔贵,此时他身穿一件淡青色长袍,大笑着走了出来,然后拍了拍郑子文的肩膀。

    “贤婿,以后我们翁婿同朝为官,可要相互扶持啊!”

    郑子文连忙朝着他躬身行礼。

    “以后还要劳烦岳父照料了!”

    “哈哈哈哈!”

    崔贵顿时笑得更开心了。

    “哪里哪里,我们一家人无需客气,你岳母已经让人准备好晚膳了,走吧!”

    “是!”

    在大唐的官职当中,正五品就是一道门槛,除了一些特殊的言官、御史,只有正五品的官员才能获得每天上朝的权力。

    郑子文想睡懒觉不去上朝,却没有意识到之前的他连上朝的资格都没有!

    既然现在要上早朝了,自然就不能去巡夜了,这也是为什么李世民要把房遗爱和杜荷提升为左右街使的原因。

    其实李世民都已经盘算好了,先让郑子文在朝堂上混个眼熟,攒上几年的资历,到时候就直接把他调到秘书监去做一个秘书少监。

    正五品下的官职提升为从四品上的官职,虽说是连升三级,但秘书监毕竟只是一个闲差,不算实权衙门,文武百官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

    郑子文还不知道自己的官路都被人安排好了,由于昨晚没睡好,此时睡眠不足的他正在和自己的两个婢女较劲。

    “爷,卯时了,该去上早朝了!”

    “等一会,我再睡一会。”

    “……”

    冬儿没办法,于是换秋儿上。

    “爷,卯时三刻了,快起来。”

    “呼噜……呼噜……”

    “……”

    软的不行来硬的,两女干脆直接上去把他扶起来,一个扶着他,一个拿着衣服往他身上套,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处在半梦半醒之间郑子文送出了门外,推上了轿子。

    看着轿夫抬着轿子走远了,冬儿才擦了擦脸上的汗。

    “哎,咱们这位爷呀……”

    秋儿顿时笑了。

    “还好没耽误,应该不会误了早朝。”

    两个小姑娘实在太过于想当然了,她们完全低估了郑子文的睡眠能力。

    轿子停在了玄武门之外后,前面的轿夫便说了一句。

    “大人,到了。”

    话音落下,郑子文却没有出来,只有匀称的呼噜声从轿子里传了出来。

    “呼噜……呼噜噜……”

    轿夫们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都没吭声,只是安安静静在站在轿子旁边。

    天逐渐亮了起来,一缕阳光透过轿子的纱窗照了进来,郑子文眼皮动了动,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顿时打了个哈欠,然后伸了个懒腰。

    “啊……睡得好爽!”

    这时,外面传来嘈杂的人声,郑子文顿时掀开轿子的门帘,然后就看到外面穿着各色官服的官员们。

    郑子文顿时乐了。

    “哈哈,还好赶上了!”

    说着,就下了轿子,然后朝前面走去。

    两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帘之中,郑子文顿时大喜,加快了脚步走了过去。

    “岳父,房伯伯,你们也来上朝了?哈哈,同去同去!”

    房玄龄眨了眨眼。

    “上朝?”

    郑子文点了点头,顺便回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

    “是啊!”

    相比之下,崔贵的脸却有些黑,朝着他就喝道:“竖子,已经下朝了,你还来做甚?”

    “下……下朝了?”

    郑子文顿时傻眼了。

    当崔贵得知郑子文在玄武门外的轿子里睡了一早上时,脸更黑了。

    郑子文在玄武门外睡着了因此导致了“旷工”,这件事很快就传开了,谁让他偏偏在人家下朝时出现呢?

    几十位目击证人让崔贵也没了办法,第二天上早朝的时候,郑子文就遭到言官的弹劾了。

    “陛下,郑子文不知体统,罔顾朝政,当罚俸一年!”

    “陛下,郑子文此举有失礼仪,当三年之内不得擢升!”

    “陛下,郑子文……”

    看着这跳出来的一群弹劾他的言官和纠察御史,郑子文咧了咧嘴,然后掏了掏耳朵,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李世民此时也在憋着笑,他从秦王到皇帝,上朝这么多年以来从没听说谁会在玄武门外面睡着的,这郑子文简直就是个奇葩。

    不过既然有人弹劾了,照例还是得问俩句的,于是他板起了脸来。

    “郑子文,可有此事?”

    郑子文顿时站了出来,也板起脸来。

    “陛下,自微臣担任掌街使以来,殚精竭虑,以思回报君恩,故而夜不能寐,以至于早上在玄武门外失仪,还望陛下恕罪。”

    太无耻了!

    掌街使这个官职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就是个闲差,而且还是昨天刚封的,现在居然好意思说自己殚精竭虑夜不能寐?

    李世民的嘴角也抽搐了两下,看着下面的郑子文,他顿时朝着他挑了挑眉毛。

    你小子太无耻了,恐怕殚精竭虑是假,昨晚玩嗨了夜不能寐才是真的吧?

    郑子文看到李世民的表情,也朝着他挤了挤眼睛。

    陛下啊,大家都年轻过,我的情况不用说你也懂的,嗯?

    两人瞬息直接就完成了眼神的交流,李世民顿时危襟正坐,然后清了清嗓子。

    “嗯哼!郑子文虽然玄武门前失仪,但是情有可原,就罚俸三月吧!”

    “陛下英明!”

    大棒子高高抬起,轻轻落下,这是朝堂中惯用的手段,面对看似凶猛的弹劾,有李世民亲自罩着,郑子文自然可以无惊无险的安然度过。

    下朝之后,郑子便在一众言官和纠察御史愤恨的目光中,大摇大摆的出了朝堂,然后打道回府了。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