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四十二章 长安四虎


    事实证明,当人还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时,也许内心很迫切,但脸上还是会表现出无所谓的态度。

    不过一旦得到,并害怕失去时,就会爆发出几倍的力量!

    就好像一个临时工突然间变成公务员了,工资待遇和社会地位都提高了,这时再让他重新变为临时工,他还愿不愿意?

    现在的武侯们就是如此。

    郑子文觉得这样的转变是好事,大家都知道努力做事了,至少可以让他省了很多的事。

    “那我还是先回去睡觉吧,等明天白天再来上班,还可以避开那个老巫婆,一举两得。”

    老巫婆指的当然是那个整天强迫郑子文学习礼仪的大婶。

    而正当郑子文要走的时候,就听到门口传来了房遗爱和杜荷的声音。

    “俊儿哥,那个王敬直真特么狡猾,居然拿官位压我。”

    “要是郑老虎在就好了。”

    “就是就是……”

    郑子文顿时眨了眨眼睛。

    郑老虎是谁?

    这时两人已经走了进来,一眼就看到了郑子文,两人顿时大喜。

    “贤弟,你可来了!”

    “贤弟,我们想死你了!”

    妈蛋,看这个样子,郑老虎说的不会是老子吧?

    想到这里,郑子文干脆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先给我解释一下郑老虎是什么意思吧!”

    房遗爱顿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嘿嘿,贤弟,这个可不是我说的,现在京城这片,谁不知道我们长安四虎啊?”

    杜荷也笑着走了过来。

    “就是就是,不过我倒是觉得应该叫长安三虎,王敬直那小子辱没了这个名头,他只配当犬!”

    房遗爱一听,顿时一拍大腿。

    “杜贤弟高才,三虎一犬,不错……”

    “行了行了,搞得我一头雾水。”

    郑子文连忙叫停,然后用手指了指杜荷。

    “你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咧,我先喝口水。”

    杜荷顿时笑呵呵的走到郑子文的旁边坐下,然后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咕嘟咕嘟”就喝了下去,然后才开始向郑子文讲述起来。

    “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自那天郑子文回去“养病”之后,金吾卫中的武侯衙门就发现了大变化,不但补充了几十个武侯进来,就连原来的右街使都换了个人。

    不管是原来的武侯,还是新加入的纨绔们,对巡夜这个看似普通的任务爆发了前所未有的热情,每天晚上街道的很多角落都会传出了各种惨叫声。

    在这帮注入到武侯衙门的“新血”的带领下,武侯门的战斗力完全爆表。大唐开国八个年头了,宵禁这一制度在此刻被执行到了极点。

    只要是亥时以后出现在街上的生物,都免不了冠上“犯宵禁”的罪名挨上一顿毒打。

    街上没有人也不要紧,这帮纨绔会想办法把那些自己看不顺眼的人引出来,然后再打。

    大唐没有规定不许钓鱼执法,所以被引出来的被打了也就打了。

    这些人中,下到平民富户,上到京都小官,甚至包括和他们一样的武侯。

    什么?你说你是隶属右街使武侯衙门的?

    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是我们左街使的武侯负责巡夜,所以你出现就犯宵禁,打!

    唯一不受影响的只有四个武侯衙门的顶头上司,左右街使和左右判官。

    因此,他们被称为长安城黑夜中的四只老虎,简称“长安四虎”。

    第一个是右判官杜荷,人称“笑面虎”,善于布下陷阱引人上当,令人防不胜防。

    第二个是左判官房遗爱,人称“下山虎”,每次冲锋在前,悍不畏死,以一当十。

    第三个是右街使王敬直,人称“奔雷虎”,做事雷厉风行,以一人之力对抗左右判官不落下风。

    最后一个就是左街使郑子文,武侯衙门变制之后一直没出现,不过传闻他曾吊打现在的左右判官,不但武力强横,而且还是当朝驸马爷。

    人送外号“吊睛猛虎”!

    得,名字都比另外三个多一字,一看就知道逼格高了不少!

    不过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似乎那个叫王敬直的在跟老子炸毛?

    “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了!”

    郑子文觉得现在自己有必要让王敬直那小子知道,这长安街晚上到底是谁说的算!

    “右街使在什么地方?”

    “朱雀门右街使武侯衙门。”

    得到信息后郑子文带着房遗爱和杜荷就往朱雀门走,半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地点。

    “就是这了!”

    门口站着两个武侯正在打瞌睡,看起来很累的样子,郑子文皱了皱眉头,然后叫醒了他们。

    “喂,醒醒,去告诉你们王大人,就是左街使郑子文找他。”

    那武侯顿时打了一个激灵,朝着郑子文一躬身,然后一路小跑的进去了。

    很快,里面就传出了一声大笑。

    “哈哈哈哈,原来是左街使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

    只见一个身上穿红色武侯铠甲的男子走了出来,身后还披着一个长披风,郑子文顿时眉头一皱。

    “王大人,请恕我直言,一天一轮换的制度很不合理,这意味着两边的武侯需要比之前执勤的时间多六个时辰,这对他们负担很大。”

    而且不光要多执勤,还要跟着你们这般纨绔折腾,还让不让人活?

    郑子文觉得自己已经讲得很清楚了,但王敬直似乎没听懂。

    “这帮丘八现在成了朝廷命官,多幸苦一些也是应该的,郑大人,你多虑了。”

    郑子文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王大人,武侯过于劳累的话,很容易犯错的……”

    不等郑子文说完,王敬直便一摆手。

    “那有什么,犯错了就让他们滚蛋,现在的武侯衙门可是有多人眼巴巴的望着,想进来却不得门而入呢,听说郑大人有病,还是早点回去养病吧,哈哈!”

    房遗爱顿时忍不住了,顿时指着王敬直就骂了起来。

    “王敬直你大爷的,你会不会说话?”

    杜荷也冷冷一笑。

    “子文,你也不用多说了,说多了也是对牛弹琴。”

    郑子文顿时点了点头,他也发现自己的耐心已经完全被王敬直耗尽了,于是他把手伸进怀里拿出来了一样东西。

    然后朝王敬直笑了起来。

    “王大人,你把头伸过来,本官给你看一样好东西!”

    王敬直将信将疑的把头伸了过去,却赫然发现郑子文的手里赫然是一块方方正正的板砖!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