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四十一章 武侯的变化


    仅仅只过去了一周,郑子文就发现他对这个教授礼仪的大婶实在是没辙了。

    其他的礼仪他也算做得有模有样,但这个“正坐”,他是真没办法啊!

    老子的膝盖都快跪肿了!

    你到底有没有人性?

    郑子文哭丧着脸,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

    “婶子,您是我亲婶子,咱今天就到这行不行?”

    在他旁边的是跪得端端正正的大婶,她似乎在言传身教,面对郑子文的问题,她连眼皮子都没眨一下。

    “不行!”

    “嗷呜!”

    郑子文惨叫了一声,身子一歪就倒在了旁边,然后在地上滚来滚去。

    “我的膝盖裂开了啊,就好像中了箭一样啊,疼死我了!”

    看着在地上打滚的郑子文,大婶叹了口气,然后慢慢站起身来。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说完,也不看郑子文,而是径自走到了屋外。

    等她的背影完全消失在门外之后,原本“膝盖中箭”的郑子文顿时一骨碌坐起身来,然后大声叫道:“二狗,二狗!”

    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曹二狗的声音。

    “姑爷,我来啦……”

    声音由远及近,很快他的身影就出现在郑子文的视线当中,只见他一路飞奔过来,直接冲进了郑子文所在的屋子。

    “爷,我来了,呼呼……”

    可能是跑得太快的原因,他一边喘着大气,一边向郑子文行礼道:“爷您有……有何吩咐?”

    郑子文瞥了他一眼,然后叹了口气。

    “爷的脚麻了,你扶我回屋去。”

    膝盖中箭虽然是装的,但脚麻却是真的。

    曹二狗“哦”了一声,一边扶起郑子文,一边同仇敌忾的骂道:“太过分了,爷您现在贵为驸马都尉,她居然敢如此对你,小的都看不下去。”

    郑子文斜着眼瞥了他一眼。

    “没事,她才刚走,你可以现在跟上去敲她闷棍。”

    曹二狗顿时大惊,一边扶着郑子文往外走,一边问道:“爷,何谓闷棍?”

    郑子文顿时朝着前面指了指。

    “前面的库房有好几个空麻袋,你拿一个过去,趁她不备套她头上,然后用木棍将其打翻在地,然后痛扁她一顿,这样既可以帮爷我出气,又可以隐藏你的身份,一举两得。”

    曹二狗一听,顿时露出意动之色。

    “那要是被她发现了呢?”

    “嘿嘿!”郑子文顿时冷冷一笑:“被发现了你就死定了,别指望我救你,而且你要是敢出卖我,我第一个打死你!”

    曹二狗顿时露出哭丧之色。

    “爷,这个闷棍太危险了,小的还是回去剪个纸人诅咒她,帮爷你出气好了。”

    郑子文:“……”

    好吧,曹二狗你真聪明!

    回去休息了一会,郑子文觉得自己还是去衙门上班好一些,再跟着那大婶练几天礼仪,自己的膝盖说不定还真被她给弄废了。

    晚饭过后,郑子文又抱着冬儿和秋儿缠绵了一会,然后在两女的娇嗔当中出了崔府。

    “二狗,走了,你去把马车牵出来,爷我要去点卯。”

    “是,爷!”

    很快两人就到了目的地,郑子文让曹二狗原地等着,自己则走进了武侯衙门。

    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空无一人,他顿时感到十分惊讶。

    “这帮兔崽子以前千方百计的偷奸耍滑,一有机会就溜进来睡大觉,今天怎么都不在?”

    想不明白就找人来问,这是最简单的办法。

    走出去左右看了一眼,便发现正巧有一个武侯急匆匆的准备往外跑,郑子文连忙叫住了他。

    “哎,站住,说你呐,过来过来!”

    那人走了过来,看到郑子文之后顿时大喜。

    “哇,郑爷,您回来了?”

    郑子文点了点头,然后直接朝他问道:“这里的人呢,怎么我进来一个人都没看到,他们都上哪去了?”

    那武侯顿时朝着郑子文一抱拳。

    “回禀郑爷,杜判官大人还有房判官大人带着人去找右街使的麻烦去了,还有……”

    “等等!等等!”

    郑子文一顿一拍额头,然后还搓了搓自己的脸。

    “首先第一个问题,房遗爱算是我的手下,但杜荷却是右街使的手下,他为什么要去找右街使的麻烦?”

    那武侯顿时眨了眨眼。

    “这个具体的小的也不知道,不过看起来新上任的右街使和房杜两位大人很不对付啊!”

    “好吧!”

    郑子文顿时揉了揉自己额头。

    “那你再告诉我,明明晚上的巡夜任务是左武衙门的,那个右街使是不是有病?”

    这次武侯却摇了摇头。

    “大人有所不知,现在规矩变了,原本是一月一轮换的巡夜任务,现在已经变成一天一换了。”

    一天一换岂不是武侯得上一个昼夜的班?

    郑子文顿时就怒了。

    “谁改的?”

    “右街使大人。”

    “卧槽!”

    郑子文一把就把自己的头盔摔地上了。

    “右街使,右街使,特么的这个右街使到底是谁?”

    “是王侍中的次子王敬直。”

    这名字听着有点耳熟啊!

    郑子文突然想起这个人是谁了,他不就是前几天被杜荷和房遗爱的钓鱼执法给阴了的那个倒霉蛋么?

    怎么现在成了右街使了?

    想到这里,郑子文有看了一眼旁边这个一脸急迫的武侯一眼。

    “他们有私仇,那你们急个什么劲儿?”

    那武侯顿时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大人有所不知,现在我们武侯衙门成了香馍馍了,不说像大人这样的街使和判官,就连最普通的武侯的位置也被人盯得死死的。”

    这时他的脸上又有些担忧。

    “原本我们这些小小的武侯,但现在却成了从九品下的武官,这可是有品级的朝廷命官,再不兢兢业业,要是出了差错被踢出衙门怎么办?”

    说着,就朝着郑子文一抱拳。

    “大人,那小的就先去执行公务了!”

    说完之后转身就走,动作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只留下一脸呆滞的郑子文。

    过了半晌,郑子文才回过神来,看着刚才那个武侯消失的方向,笑着点了点头。

    “果然是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啊!好好干,也看好你哟!”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