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四十章 驸马爷的特权


    提议给街使升品的金吾卫将军左衡现在终于松了口气。

    今天上朝的时候,好多官员找他,都是想把自己的儿子送到他的金吾卫来当一个小小的巡夜武侯。

    原本这事也不算什么,但问题就出在来的居然都是长安城里数得上号的纨绔!

    说白了,这些想来他手下当巡夜武侯的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这些纨绔子弟,难道是别的地方玩腻了,想来祸害我的金吾卫?”

    先是崔家的女婿被皇帝亲自下旨来金吾卫当了左街使,然后房杜两位朝堂重臣的儿子也来了,而现在又要来十几个这样的纨绔?

    左衡感到很为难,然而不让这些纨绔来金吾卫,势必得罪他们的爹,到时候自己在朝堂就难混了;但要是让他们进来,如果闹出什么大乱子,皇帝一怒自己立刻就不用混了。

    进退两难啊!

    但现在好了,借着陛下封驸马都尉的机会把这事摆平了,以后谁想当巡夜武侯,都去找皇帝好了。

    不用得罪人,也不用担责任,真是一箭双雕!

    左衡开心了,房玄龄和杜如晦更开心。

    他们两人的儿子,借着郑子文的东风成了朝廷命官了,简直应了一句话,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郑子文这小子果然不简单,简直就是天生的福将!

    两人已经做了决定,回去一定要叮嘱自己的儿子好好跟着郑子文,以后说不定还有更多的惊喜呢?

    相比于他们几个,王珪有些失落。

    昨晚他可是答应了自己的儿子要帮他弄一个管武侯的官职,原本像街使这样的流外武散官,只要他去吏部跑一趟就可以搞定了,但现在不行了。

    只要有了品级,就属于朝堂命官了,需要呈给皇帝批示之后才可以任免,看着不远处面带笑意的房玄龄和杜如晦,王珪顿时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想到这里,他也站了出来,朝着李世民就行了一礼。

    “陛下,武侯任免之事,虽然繁琐却并非大事,陛下已经为大唐操劳甚多,臣建议将此事交由其他人即可。”

    李世民顿时点了点头。

    “那既然王爱卿这么说,这事就交给你去办吧!”

    王珪顿时大喜。

    “谢陛下,臣一定不负圣恩!”

    这一次的朝会似乎成了关于武侯的朝会,反倒是郑子文这个准驸马爷成了配角。

    下朝之后,李世民把郑子文单独叫到了御书房,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子文呐,马上就要当驸马了,有什么想法?”

    想法你妹!

    老子一脸娶了两个小萝莉,快特么成大唐萝莉控了!

    不过这些郑子文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表面上还是给了李世民一个勉强的笑容。

    “呵呵!”

    看着郑子文那张假笑的脸,李世民顿时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继续问他。

    “子文呐,其实有很多人想要做驸马呢!”

    骗鬼呢!老子不信!

    不过这些话也不能说,郑子文只好再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呵呵!”

    李世民有些生气了,这小子算是怎么回事?

    于是他决定换个话题。

    “子文,上次派到崔府的御医回来之后,已经炼制出阳气了,朕每晚批示奏折之后都会服用,确实能消除疲惫。”

    “您高兴你好!”

    “皇后以后学会太极拳了,现在每早都会打一遍。”

    “呵呵!”

    “你在金吾卫还顺利吗,有什么想和朕说的?”

    “您高兴就好。”

    “子文,你这是在和朕赌气?”

    “呵呵!”

    “……”

    郑子文最后是被黑着脸的李世民一脚踹出来的,这次郑子文没敢还手。

    一方面打皇帝这种玩命的事一次就够了,另外就是现在李世民已经成了自己的准岳父,媳妇还没娶过门就动手打岳父这种丧心病狂的事郑子文还做不来。

    当然,媳妇娶过门了也不能打。

    被踹出门了就回家呗,这一点郑子文觉得自己挺想得开的。

    出皇宫时还偶遇了金吾卫的大将军左衡,这位郑子文昔日的**oss,见了他反而露出满脸的笑容,拉着他说了好一会的话。

    听了一会之后郑子文算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归纳起来很简单,就是郑子文以后在金吾卫他罩了。

    有事可以找他说,没事可以找他喝茶,甚至金吾卫那里,郑子文想去就去,不想去就在家呆着,月底照样发军饷。

    这是摆明了把自己当老爷供着呀!

    郑子文顿时高兴了,一把就握住了左衡的手。

    “左将军,小弟当初就觉得您是一个好上官,现在一看,原来您不但是一个好上官,还是一个好大哥,吃空饷肯定是不行的,就算行,兄弟也不会让大哥难做的!”

    左痕顿时有些感动了,也握住了郑子文的手。

    “好兄弟!”

    两双大手紧紧的握着,郑子文觉得自己都有些热血沸腾了,他用颤抖的声音继续对左衡说道:“每个月我一定会去上三天的班的!”

    左痕:“……”

    虽然不知道什么叫上班,不过三天他是听清楚了。

    一个月就来三天就还好意思说你不是吃空饷的?

    不过谁让人家是驸马呢?

    几乎所有的官都知道,驸马没什么政治前途,但有一点,就是不能得罪。

    要是把人家得罪了,人家回家给老婆吹吹枕头风,人家的老婆再去皇帝那诉一下苦,得,你这上司就算当到头了。

    左衡已经做好了决定,就把这小子当成金吾卫的大爷供着,反正一个月也就是那么几贯钱,算不上大事!

    理由就是郑子文身体不适回家休息了,这种事大家早就司空见惯了,再说这是老大做的决定,谁愿意去找不自在?

    而郑子文原本以为可以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但他再一次失望了,

    和公主的婚期还有半个多月,崔卢氏就再次把那个当初教他礼仪的大婶从本家找来了。

    面对郑子文惊讶的眼神,大婶含蓄一笑。

    “姑爷,好久不见了。”

    郑子文很想对她说一句“相见不如怀念”然后把她踢出去,但想到崔卢氏的手段,还是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呵呵……”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