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三十九章 提升品级


    王敬直还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他一边慢悠悠的朝着大树的方向走,一边自言自语着。

    “哼,一个小小的武侯,八成是想通过我向父亲行贿罢了,我倒要看看,你能拿出什么好东西!”

    当他走到树下时,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声炸喝顿时在他耳边响起。

    “王敬直,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犯了宵禁?”

    他猛然回头,顿时看到了一脸阴谋得逞的杜荷。

    “是你!”

    话没说完,后臀已经挨了一脚,他站立不稳一下子扑倒在地,顿时惊怒道:“谁?”

    “我!”房遗爱走了出来,一边卷起袖子一边朝着他狞笑道:“王敬直,你个战五渣,受死吧!”

    说着,跳上去就是一顿猛踹,杜荷也不落人后,两人相互配合着把王敬直按在地上就是一顿暴揍,直打得他哭爹喊娘。

    “哎哟我的娘哎,疼死我了,你们两个孙子,老子不会放过你们的!”

    “等等!”

    杜荷叫住了房遗爱,然后看着地上的王敬直,一把就从怀里掏出了腰牌。

    “小子,今天爷就让你死的瞑目,看看这是什么?”

    王敬直顿时瞪大了眼睛,上下仔细的看了看杜荷,又看了看他手上的腰牌,顿时露出了悲戚的表情。

    “你们阴我?”

    现在他也明白为什么人家那么大胆了,他这次的打是白挨了。

    亥时已经过了,按照唐律,现在已经是宵禁的时间,也就是说他已经犯了宵禁了,这事他忍了还好,要是闹大了,说不定还要去大牢里呆几天。

    郑子文顿时也意识到了纨绔加武侯这个组合的强大杀伤力!

    这帮纨绔真特么有才,钓鱼执法这种勾当居然无师自通,他算是长了见识了。

    房遗爱和杜荷似乎并不懂什么叫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此刻他们揍王敬直揍得很嗨,似乎要把从郑子文那里受到的委屈一并发泄出来。

    郑子文顿时叹了口气,然后默默的离开。

    这大唐的风气不好呀,人心太险恶了!

    这事不关他的事,他也不打算参与,有这精力,还不如回去找冬儿和秋儿再来两发,早点造出小人来也好把老郑家的血统在这个时代发扬光大。

    郑子文的梦想, 就是加油努力,生出一个足球队外加一个啦啦队,姐妹们给兄弟们加油喝彩,想想就觉得很有爱。

    不过再想想,貌似这个任务挺有难度,不过没办法,谁让自己是男人呢。

    男人就是累啊!

    “男人就是累,男人就是累,地球人都知道,我活得痕疲惫……”

    哎呀,一不小心就唱起来了。

    当郑子文决定再回崔府去“累一累”的时候,房遗爱和杜荷已经爽了,丢下鼻青脸肿的王敬直,高高兴兴的赶往下一个地点了。

    两人走后,王敬直挣扎着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然后一瘸一拐的回了府邸。

    当看到他鼻青脸肿的样子时,王珪顿时大吃一惊。

    “敬直,你这是怎么了?”

    王敬直没有说话,“噗通”一声就给他跪下了,然后说了一句令王珪愣了半天的话。

    “爹,我要当官,我要当能管武侯的官!”

    王珪顿时长大了嘴,这个在自己眼中只知道玩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儿子,居然想当官了?

    虽然想当的官职有些奇怪,不过他上进就是好事,于是他便一口答应道:“武侯隶属金吾卫,不必经过陛下,我明天就去找金吾卫帮你安排。”

    王敬直顿时大喜。

    “谢谢爹,孩儿一定不会丢你的脸的!”

    王珪顿时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一晚长安城里很不平静,大凡和房遗爱还有杜荷有仇的纨绔们,都被两人给收拾了个遍,从子时一直打到卯时,城里又多了十几个鼻青脸肿“猪头三”。

    这些郑子文并不知道,此时的他穿着一身被擦得亮晃晃的武侯铠甲,端端正正的坐在轿子里,跟在崔贵的轿子后面,踏上了前往皇宫的路。

    上朝了,随着里面传来的一声声“传金吾卫左街使上殿”的通传声,郑子文走进了大殿。

    “臣金吾卫左街使郑子文,参加皇上!”

    大殿两旁站满了文武百官,他们纷纷都用好奇的眼光看向郑子文。

    被这么多人盯着,郑子文忍不住开始有些紧张起来。

    好在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李世民朝着旁边一使眼色,站在他旁边的刘炳立刻拿着圣旨就出来了。

    刘炳念圣旨念得很清晰,但涉及到很多专业词汇郑子文也没完全听明白,只听懂了几个大概的意思。

    首先就是皇帝已经决定把公主嫁给他了,并且日子都选好了,还有半个多月,让他乖乖在家等着不要乱跑。

    其次封了他一个叫做“驸马都尉”的官,代表他以后就入赘老李家了,所以还送他一座驸马府。

    多好的老丈人啊,嫁闺女不要彩礼还陪嫁房产一座,假设他闺女再大个十几岁,自己一定高兴得跳起来啊!

    但是现在却没有假设的机会。

    圣旨读完了,郑子文老老实实的接了旨谢了恩,然后安安静静的站到武官最末尾的位置。

    刘炳继续喊道:“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话音刚落,立刻有人站了出来。

    “臣金吾卫将军左衡有事启奏!”

    李世民居高临下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淡淡的吐出一个字。

    “讲!”

    那人顿时开口道:“金吾卫街使乃是流外武散,而驸马都尉乃是从五品下的官职,驸马都尉兼任金吾卫街使之前从未有过,臣恳请陛下提升金吾卫街使的官职。”

    他说的也是有道理的,就像一个副厅级的干部,你让人家去当一个小科员,他的品级比他的上司都高,这工作还怎么干?

    李世民也想到了这一点,于是扫视了下面的官员。

    “那就将金吾卫的左右街使的品级改为从六品下,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杜如晦顿时眼睛一亮,然后看了看旁边的房玄龄,发现他的眼睛也是亮的,顿时朝着他点了点头。

    房玄龄点了点头,然后站了出来。

    “启禀陛下,街使、判官、武侯届属一脉,臣认为既然街使已经是从六品下的官职了,那么判官应该改为从七品上,武侯则是从九品上的官职。”

    李世民想了想,觉得五品以下官职的任免也不是什么大事,于是便点头同意了。

    房玄龄和杜如晦喜上眉梢,而王珪却皱了皱眉头。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