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大唐小相公 > 第三十八章 武侯威武


    郑子文刚才当然不是真要想要去上厕所,他只不过是借着“尿遁”的机会避开房玄龄和杜如晦罢了。

    这事两边都心知肚明,只不过没有说开罢了。

    郑子文刚坐下没多久,崔贵就从屋子里出来了,看到他的走出来的时候,郑子文还愣了一下。

    “岳父,你……”

    崔贵顿时摆了摆手。

    “些许手段,不值一提。”

    郑子文顿时没话说了。

    这当然是明摆着的,就连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都会使的招数崔贵这个混迹官场多年的“老油条”怎么可能不会?

    而且人家使出了更加自然,完全不着痕迹。

    别人只当崔贵懦弱怕老婆,却不知道他借着“崔卢氏蛮横”这个坑避开了多少大大小小的政治漩涡。

    果然是姜还是老的辣啊!

    相比之下,自己简直就是图样图森破啊!

    太年轻太单纯了,这一点很有必要和崔贵多学学。

    崔贵出来之后直接来到郑子文的身边坐下,然后给自己倒酒,一边倒一边对说道:“子文,陛下明天早朝可能会宣你觐见,你准备一下。”

    郑子文没问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崔贵把酒喝了之后,什么话都没说直接起身离开了,郑子文看到家丁丫鬟已经过来收拾碗筷,也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秋儿和冬儿已经准备好了热水,等郑子文一回去,两人立刻就伺候他沐浴。

    这几天小丫头崔茵茵都是崔卢氏带着,而秋儿和冬儿则专心负责照顾郑子文,这也是崔卢氏为了安抚郑子文的情绪所采取的措施。

    不得不说,这个措施让郑子文感到十分满意,沐浴之后,他一脸贼笑的就搂着两个美娇娘回房了,不一会,房间里就传出了冬儿和秋儿两人此起彼伏的娇喘声。

    这是属于男人的浪漫,只有真正的男子汉才会懂!

    等他再次出现在玄武门的时候,脚已经有些发软了。

    “唉,色是刮骨钢刀啊,我这还是两把,啧啧,惨,太惨了!”

    说里说着惨,但脸上那春风得意的表情却出卖了他。

    点完卯之后郑子文就打算直接回去了,他觉得自己那新官上任的三把火已经放完了,所以现在呆着也没什么意思。

    再说明天一大早可要进宫面圣的,不休息好怎么行?

    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走,就被人给叫住了。

    “子文贤弟慢走!”

    “子文贤弟等等!”

    郑子文转头一看,顿时一愣。

    “怎么是你们,你们这是?”

    来的人正是房遗爱和杜荷两人,更加奇怪的是两人居然穿着巡夜武侯的军服。

    房遗爱顿时笑了。

    “子文贤弟,实不相瞒,自从遇到你之后,为兄意识到做武侯也是极好的。”

    “对对对!”

    杜荷也连忙点头。

    “我们兄弟二人一直无所事事,于是我便恳求了父亲,让他和金吾卫的上官说了一声,还给了我一个左判官的职位呢。”

    房遗爱也点了点头。

    “我也得了个右判官的职位,从今以后整个京城晚上都是我们说的算,谁敢冒头就打谁!”

    郑子文:“……”

    他算是明白这两人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这两人本来就是家中的二子,自己亲爹将来的爵位都是留给长子的,对长子的约束也比较多,相比之下,他们就自由很多了。

    想必这些年该玩的也玩腻了,自从挨了郑子文一顿打之后,顿时悟了。

    往常他们在外面惹是生非,回到家少不了挨一顿痛扁,但现在不一样了,做了武侯,只要碰到犯宵禁的人,揍了也就揍了。

    论公,他们是执行公务,别人没话说;论私,他们都是官二代,是活跃在长安城里的顶级纨绔,谁要报复尽快来!

    谁怕谁啊?

    房玄龄和杜如晦当然不知道两人心里在想什么,只当他们是挨了顿揍痛改前非了,想要做点正事,这是必须支持的。

    再说像武侯这种连流外九等都排不上的职位,连吏部都不用通过,直接和金吾卫的五品将军说一声就行了,面对像房杜这样的朝廷重臣,他们敢说个不字?

    于是房遗爱和杜荷就可以进来了。

    弄清楚前因后果之后的郑子文顿时感到无语了,这帮纨绔实在太会玩了!

    这两人来了,郑子文也不好早退了,正在考虑把这两人安排到长安六街的哪个位置呢,杜荷就已经凑了过来,然后露出了恶狠狠的表情。

    “俊儿哥,要不咱们先去找王敬直那小子吧,上次他当众辱我,我一直没找到借口,但是现在这笔账该算了!”

    房遗爱的点了点头。

    “没错,该让那小子吃点苦头了。”

    说着,两人就勾肩搭背的走了,看着两人快要消失的背影,郑子文一咬牙,连忙跟了上去。

    不跟去不行啊,谁知道这俩二货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他们很快就到了目的地,看着那高高的红色大门,还有门口的石狮子,已经大门上方那大大的“王府”二字,郑子文有些愣神。

    崔贵和他提到过,这是王珪王大人的府邸,这王珪当然不是无名之辈,他和魏征、房玄龄、杜如晦一起被称为唐朝的四大名相。

    虽然现在还差一点,不过也快了!

    这时候郑子文才想起王敬直是谁了,这个人是王珪的二儿子,也是将来李世民三女儿南阳公主的夫婿。

    简单来说,这将是未来的驸马爷。

    仔细一想,在原来的历史中,房遗爱娶了高阳公主,而杜荷则娶了城阳公主,都是驸马。

    只不过看起来这三位未来的驸马关系并不是太好。

    到了王府之后,杜荷立刻就上前敲了敲门,等看门的门子出来了,立刻递上去一小串铜钱。

    “告诉你们二爷,说他老朋友来了,就在前面的大树底下等他,有好东西要给他!”

    门子抛了抛手里的铜钱,然后不屑的看了杜荷一看。

    “行,等着,啊!”

    说完,又关上了门。

    这门子收了杜荷的钱,还是很负责的把话带到了。

    “二公子,有位自称是您老朋友的巡夜武侯找你,说在咱们府外面的树下等你,说要有好东西给你。”

    收到这个消息后,王敬直顿时皱了皱眉头。

    “武侯?”

    说着,就起身出了府邸,朝着门外几十米的大树下走去。

    看着走过来的王敬直,躲在树后面的房遗爱和杜荷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阴恻恻的笑了。

    ...  

看过《大唐小相公》的书友还喜欢